条约谈判:美国退给中国多少辛丑赔款?

《辛丑条约》中,美国退给中国赔款中,持肯定立场者认为,美国此举对中国教育事业帮助甚大。持否定立场者,则认为此举不过是用中国的钱培养反对中国的势力。 1、《辛丑条约》谈判期间,美国曾主张压缩、控制中国的赔款总额 近日,场关于美国庚款兴学一事,再起争议。持肯定立场者认为,美国此举对中国教育事业帮助甚大。持否定立场者,则认为此举不过是用中国的钱培养反对中国的势力,并嘲讽前一立场的持有者拿着国耻,谢恩典也是少见、 如此优雅的跪舔,也是醉了。那么,庚款兴学,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所谓庚款,乃是指《辛丑条约》所规定的中国对列强赔款,共计4.5亿两关平银。所谓庚款兴学,乃是指美国将部分赔款退还,用于中国的教育事业。美国近代素有退还赔款的传统。1883年曾部分退还日本之马关赔款;1885年又曾部分退还中国之广东洋行赔款。具体到庚款的退还,美国政府的立场可以追溯至《辛丑条约》谈判期间。在列强纷纷狮子大开口时,美国是唯一主张压缩、控制赔款总额的国家。 1900年12月29日,美国国务卿海约翰(John Hay)曾指示其驻华公使康格(E.H.Conger),应使赔款保持在中国的偿付能力范围之内。1901年1月29日,海约翰再度指示康格,赔款总数应限制在1.5亿美元(约合2.02亿两关平银)之内,其中,美国的损失和支出约为2500万美元。在此后的谈判中,美国政府又主张将赔款总额限制在4000万镑(约合2.6666亿两关平银)之内。5月7日,列强提出总数6750万镑(约合4.5亿两关平银)的赔款要求,美国持反对立场,并动员中国有实力的地方督抚出来力争削减。 海约翰也指示其谈判代表柔克义(W.W.Rockhill),认为这一总额太高了,为敦促其他国家削减,美国政府愿意将赔款要求折半。清廷几乎未作任何接受了4.5亿两关平银这个赔款总额后,柔克义仍呼吁列强减少赔款,其理由是:虽然中国政府承认了4.5亿两的赔款,但当初我们提出这一要求,只是一个假设性数字。海约翰支持柔克义的立场,指示如有可能,应将赔款问题移交海牙国际法庭来裁决。 但清廷已爽快接受了4.5亿关平银的赔款要求,美国政府的上述倡议遂告破产。至于美国为何独树一帜主张压缩、控制《辛丑条约》的赔款总额,海约翰在给柔克义的指示中是这样解释的:更多的优惠和行政改革,要比大量的金钱赔偿更合乎需要。其时,美国已确立对华门户开放政策,维持一个稳定、完整、且具备改革能力的中国,被认为最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 2、自1909-1946,美国总计退还庚款3493万美元,用于中国文教事业 削减、压缩赔款总额的倡议失败后,美国政府转而开始考虑退还超额的庚款。1904年12月6日,应海约翰的要求,柔克义起草了一份拟提交国会的备忘录。该备忘录指出:经调查,美国公民在义和团时期所遭受的损失以及美队的开支,没有最初估计的那么多。鉴于中国目前财政困难,且美国有退还多余赔款的政策传统,建议国会批准退还部分庚款。1905年1月,海约翰将这一想法秘密告知了中国驻美公使梁诚,希望梁能够在保密的前提下,与清廷商议具体、合理的退还方式,以便早日促成此事。 1905年7月,海约翰病逝,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致电总统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提请其促成此事,作为对海约翰的纪念。罗斯福回电承诺解决,但同时表示,因中国正在美货,要让国会同意退还庚款,存在很大困难。稍后,连州教案五名美国传教士被杀,美国国内盛传中国将发生第二次义和团运动,欲让国会同意退还庚款更成为不可能。直至1906年3月清廷颁布保护外国人命财产的上谕,事情才再现转机。1907年6月15日,国务卿罗脱(Elihu Root)正式致函清政府,宣布美国拟退还超出中国应向美国国家和公民赔偿之外的那一部分赔款。 退还庚款被用做兴学之用,同样与美方的坚持有关。罗斯福、柔克义均认为将退款用于教育(主要是帮助中国学生赴美留学)是最好的方式,不但可以增加两国友谊,且能推动中国开化,使其不再重蹈义和团运动盲目排外的覆辙。中国驻美公使梁诚在了解到美方的这一愿望后,也致函清廷外务部,建议将退款用于兴学。不过,清廷虽然原则上同意兴学,但在具体的操作上则另有打算,主张先用这些退款办理新政,再以新政的获利来兴学。如1908年唐绍仪奉命访美,其目的就是为了说服美方同意将庚款拿来办东三省银行。柔克义则告诫美国政府,中国的财政改革没有成功的希望,拿庚款去办银行,兴学事务可能很快就会因财源断绝而夭折。事实上,清廷对派遣学生赴美留学一事并无兴趣,只是在美国政府以中止退款的压力下,才迟迟于1909年7月启动留美计划。 自1909至1946年,美国总计共退还庚款3493万美元,约占其所获赔款总额的63%。其用途可分为学务费用与文化赞助两项。以前者为大项,主要用于设立清华学堂及派遣学生赴美留学;有学者估计,自1912-1937年间,清华所用庚款经费约银1700万元上下,受资助的留美学生达2000余人,资助总额为美金620万元。后者主要指对大专院校、科研机构、文化团体的资助,以及图书馆建设、教材翻译编写等。美国首开退款先河之后,至1920年代,英法意荷比俄六国也因世局变迁而颇感压力,相继加入退款行列。七国实际退款10589万美元(不包括苏俄销除的4586万美元)。各国退款对用途的要求各有不同,此不赘述;仅就中方的支配权而言,则以美方退款条件为最优。 3、美国庚款兴学,既有实用主义的一面,也有理想主义的一面 综上,乃是美国庚款兴学前后始末的事实判断。至于价值判断,则长期众说纷纭。有学者认为,所谓退款,其前提是中国先要交纳赔款,故退是出于傲态,善意实含怜悯,并非对强权即公理的行为的纠正;且美方对退款用途有严格规定,干预了中国内政,损害了中国主权尊严。更有学者认为,庚款兴学旨在扩大美国在华影响,乃是文化侵略,虽对中国的教育事业有积极影响,但总体上仍应予以否定。 当然,也有学者认为,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本就应该从本国利益出发,不能因一国的外交行为是为其本国利益服务,就斥之为侵略。是不是侵略,取决于该行为是否侵害了他国的主权和利益。 对《辛丑条约》而言,部分庚款的所有权回归,不能说是中国的主权因该行为而受到损害;兴学事务,对国家的发展和社会进步产生了积极作用,不能说是损害了中国的利益,所以,将美国退款兴学完全看做出于自私的动机,是有失片面的,为扩大美国在中国的影响服务,但同时也是为了支持当时中国的改革,体现了美国对外关系中的理想主义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