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赎手机

 

 

阿P有个密友在电视台工作,前几日到家里来玩,把手机忘在阿P家了,说好了今天来取。
这会儿,阿P在家等着密友来,正无聊时,他把密友的手机拿在手里把玩,密友的手机是新买的,外形美丽,功效也多,阿P看着心里就痒痒,想着自己那个旧手机用了好几年了,也该去换个新的了。
玩着玩着,阿P无意间打开了密友手机里的通讯录,一看,他一惊:天呀,这都是谁的电话啊,都是明星啊!阿P这才意识到,密友跟他说起过,最近电视台在操持新栏目,请了好多明星来当嘉宾,密友平时也会负责一些招待工作。这么说来,这些个明星的电话都是真的了?阿P不由地高兴起来,他但是第一次离明星距离这么近啊!他一个一个往下翻,忽然看到一个认识的名字—牛露露!那不是最近红翻天了的美人歌星牛露露吗?阿P最近可喜欢听她的歌了,这下亲眼瞥见偶像的电话,阿P高兴到手直哆嗦,他赶快拿出自己的旧手机把牛露露的电话存了进去。
不一会儿,密友到了,把手机拿了回去。临走时,密友又折了回来,拿出随身带着的又一个新手机给阿P,说:“唉,工作需要,手机一天都离不了,这不,这个手机忘在你这里了,我就立马又买了个新的。此刻手机拿回来了,新买的这个也用不到了,你拿着吧。”
阿P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新手机拿在手里,他感动得要命。辞别时,密友握着阿P的手,严肃地说:“老哥啊,有件事我得托付你,我本来那手机里有好些个重要的电话,你都看到了吧?”
阿P下意识地址点头,一想过失,这不是明摆着自己看了人家隐私嘛,他立即又使劲摇头。
“老哥,说实话,我手机里头那些个‘大牌’、‘小牌’,可没一个是好惹的主!他们那些短信、电话等资料万一泄露了出去,我们这种相关职员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老哥你懂我意思吧?”
阿P一愣,想了想便明白了,连连点头承诺:“懂,懂,你那手机,我可什么都没动,你定心。”
密友走之后,阿P盯着旧手机里刚存的偶像电话好一会儿,心想:密友那么仗义地送了他个险些全新的手机,他可不能干出卖密友的事。这牛露露的电话算是打不得了,但是他又不舍得删,便留着不去动好了,这总不算泄露吧。
第二天,阿P就用上了密友送的新手机,旧手机他便卖给了城中村的陈大爷,收了两百元。
过了几天,小兰无意问了一句阿P,当初卖手机时,可有把旧手机里的信息删除洁净?这一问把阿P问傻了,他一拍脑壳:坏了!旧手机里还留着牛露露的电话呢!当初但是跟密友保证不泄露的,这下要闯大祸了。阿P赶快找到陈大爷,又用200元赎回了手机。
回到家后,阿P迫在眉睫地检察手机通讯录,一看他又傻眼了,手机里的信息、电话被删除得干洁净净。希奇,陈大爷大字不识几个,不大概懂得清理内存这种技能活儿的呀,阿P一时也含糊了,不过,为了确定一下,他又找到陈大爷,问他有没有动过手机。
陈大爷一听,果然急了:“没有没有,我咋懂得弄这个,我只会拨键打电话嘛。”
阿P仍旧不太定心,没想到陈大爷想了想说,仿佛他孙子小强拿去玩过。
什么?小强动过?阿P马上脑壳一阵晕眩,小强但是城中村有名的网瘾少年,常常从家里偷钱去泡网吧。万一让他发现了手机里牛露露这么个重量级明星的电话,把号码发布到网上,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呀!回家路上,阿P越想越闹心,正决定要找小强弄个明白时,那小子正迎面走过来了。
没等启齿,小强就一脸坏笑说:“嘿嘿,我瞥见你手机里……”阿P急忙打断他:“什么?你都瞥见了?”
“对了,我瞥见了,骗你是小毛驴!”小强一本正经,不像撒谎。
唉,麻烦了,阿P恼得咬牙切齿,他赶快把小强叫到一边,问他有没有泄露出去。小强说他什么都没做,阿P轻微松了口吻,又问小强,说发现内存被清理过了,是怎么回事。小强说,他那天不小心把手机摔在地上,结果死机了,重启后不知怎么的,手机就恢复了出厂设置,原本手机里的东西都没了。
本来如此,看来手机里的那点“机密”只有这小子看到了,看他适才一谋面就坏笑的样子,是想着要敲一笔封口费吧,邻里街坊都说小能人小鬼大,真是一点也不假。
于是,阿P要求小强万万守旧那个“瞥见了”的机密,为此,他愿意重金答谢。小强一听就乐了,发毒誓表示没问题,定心吧,然后做了一个数钞票的动作,向阿P竖起了食指—“1”。阿P皱了皱眉头:“一千?”
小强直摇头,“什么?一万?”阿P铁青了脸,“这简直狮口大开啊!”
小强反而糊涂了,觉得阿P在恶作剧,回身想走了。阿P见小强“摆架子”,心里急了,立即拦住小强说:“你别急着走啊,事情还可以磋商嘛。”
小强说:“也不是什么大事,阿P叔你也别太在意。”
哪能不在意啊,密友那时那么严肃地嘱咐阿P,说手机里的重要号码若是泄露了,那但是天大的祸事,上回网上泄露很多明星身份证的事,风浪闹得可大了,阿P但是知道其中的利害的。看来,这封口费给少了还真处理不了问题,不过,要给一万封口费,阿P实在是心疼,但是他一想到自己哥们对他那么仗义,还送了自己新手机,他阿P也不能做出不上路的事。更况且,当初他但是拍着胸脯保证没动过手机里的东西,万一让密友知道自己擅自记下了牛露露的电话,预计他阿P的信用全无了,密友都做不成了。想到这里,阿P也不踌躇了,他一咬牙,说:“最多六千,成交吧!”
最后,阿P让小强按指印签协议,内容大抵是:假如小强没有遵守答应,阿P叔叔就可以去派出所告密小强偷了他六千元……
小强十拿九稳就拿了六千元,笑得合不拢嘴,立即去买了一部时下热门的新手机。陈大爷起先觉得那只是一部玩具手机,结果小强的姐姐一看:“不得了,是真的!这手机密五千多块哩!”
“啥?五千多块?”陈大爷瞪着眼睛,急忙追问孙子是不是又干了啥偷鸡摸狗的事。见瞒不过,小强只好认可是阿P叔叔给的保密费。陈大爷以为很希奇,啥机密要给六千啊?小强说:“我也很希奇,也没啥大不了的机密,我原来只想要个一百块就偷笑了,谁知他硬要从一千说到一万,后来又打折到六千啦!”
那到底是啥机密啊?全家人都好奇极了,小强笑着说:“我只不过瞥见了他前几天给妻子发的短信,洋洋洒洒一长段,是篇肉麻的检讨信哩!哈哈!”
再说阿P,事情处理后,他宽心不少,以为虽然花了六千元,什么都没获得,但最起码他保住了自己的信用,也算保卫了和密友之间的友情。至于牛露露的电话,虽然那时存在旧手机里给删了,但阿P其实早就记心里了。事情过去几个月今后,有一天阿P没忍住,终于拨通了牛露露的电话……
只听彩铃是牛露露演唱的歌曲,阿P心想:这肯定是她本人的电话了,一会儿要是电话通了,他就不出声,亲耳听听偶像的声音,那也好啊!但是,阿P屏着呼吸把彩铃听了好几遍,电话就是没人接。终于,彩铃歌声戛然而止,电话接通了,阿P高兴地用手捂着嘴,耳朵死命贴着听筒。
“喂,你哪位?”电话里竟传出一个男性粗厚的声音,阿P吓得脑壳一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号码,重复确认自己没拨错。他再贴着耳朵听,只听里面那男性的语气越来越不耐烦:“喂!说话啊!谁啊?喂!喂……”
阿P不宁愿,捏着鼻子发声说道:“你好,我找牛露露小姐。”
“我是她助理,你有什么事儿?喂!说话啊!喂……”
本来是助理啊,阿P有些败兴,又不敢往下说了,便计划挂了电话了事,但忽然他听到电话里的男性说道:“兔崽子,别跟我玩这套!我这电话号码没几个人有,你哪里的?你从哪儿弄来牛露露的电话?说话啊你!”
阿P心跳得厉害,吓得不敢说话。
“哼!算你行!不说是吧?好,我看得见你的号码,我迟早给你查出来!”说完,男性恶狠狠地挂了电话。
这下,阿P张大着嘴,完全慌了神。是啊,自己怎么没想到,适才是用自己手机拨的牛露露电话,号码全显示在别人手机上了,这不是穿帮了?到时候人家万一拿去给电视台里的人一核对,他阿P该怎么和密友交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