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邪花

 

 

那是一朵白蕊粉瓣的花。它摇曳在湖面上,如同一位脱尘的仙子。每当月亮归圆的时候,它会满意世人一个愿望。
1.周远的心愿 叶可又梦见了周远。
周远站在一个荒凉的城楼上,风吹着他的头发。他望着叶可,嘴唇蠕动着,好像在说些什么。然后,便有漫天的黄沙飞过面前,沉没了一切……
叶可坐了起来,她蜷缩着身体靠在床头。午后的阳光穿过窗外的树叶渲泄进来,碎影重重。
三个月前,叶可男友周远和学校考古队去寻找明罗古城遗迹。结果,出了意外,一个人都没有回来。虽然校方和警员用尽镑种搜寻方法,却依然一无所获。
床头的桌上放着一本有些破坏的日志,和一个银色的挂饰。这是警员在搜救现场找到的东西,是周远的。
叶可拿起那个挂饰翻来覆去地看。那是一个月亮形状的挂饰,月亮的顶尖是一朵小花。叶可从来没见过那个挂饰,在见到它的第一眼却有种莫名的认识感。她顿了顿,又拿起那本日志。
周远在日志本的第一页,只写了一句话。
我找寻万万里,只为了一个梦中的你。
背面记的是一些行程路线,另有一些关于明罗古城的资料。最后,才有一则日志。
2009年10月3日 月圆之夜
今天是八月十五,我已经听见了清灵的呼喊。那朵传说于世的许愿花,真的能满意我的愿望吗?
夜渐渐深了,我已经听见了许愿花开的声音。
叶可,我……
日志到这里戛然而止,背面的内容好像是被火烧掉了。
叶可合上了日志本,这些内容她看过好多遍,心中依然迷惑万千。周远说,他这次和考古队出去,只是为了却业选题。可日志里说的许愿花又是什么东西?另有,周远在日志里提到的那个清灵又是谁?
叶可左思右想,然后给同屋的姚乐乐打了个电话:“乐乐,你能帮我个忙吗?我想知道周远以前的事情,你能找下你哥哥吗?”姚乐乐的哥哥是警员,而且那时介入了搜救考古队。
“我顿时去找他。”电话那里的姚乐乐爽快地承诺了。
快要薄暮,姚乐乐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
“这次考古队的事情惊动了省里领导,所以警局对失踪职员的资料做得很具体。这是周远的全部资料,叶可,你确定要看吗?”姚乐乐迟疑了一下,问道。
叶可点了点头,接过了档案袋。
周远的家在河南北方一个小城,那边是中国古墓众多的城市之一。所以,很小的时候,他便跟着爸爸和坟地打交道。
十岁那年,当局打击盗墓。周远的爸爸被抓进了牢狱里。不久,妈妈撇下周远一个人走了。
失去爹妈的周远被送到了一个远房亲戚家。在那边,他熟悉了清灵。清灵是亲戚的女儿,两人在一起五年。考大学那年,清灵因为得了绝症而休学。
叶可跌坐在床上,手里的档案袋掉到了地上。
2.明罗古城 正在这时,叶可的手机响了。一看是班导师林子成的电话,叶可很不情愿地按了接听键。
听着电话,叶可却忽然睁大了眼睛,说:“……好的,我顿时过去。”
挂了电话,叶可冲动地对姚乐乐说:“乐乐,林老师说考古队里的一个人回来了!”
“什么?”姚乐乐大惊,“我哥哥他们怎么不知道?”
“不明显。回来的是和周远一个宿舍的胡浩。他此刻被学校机密安顿在一个地方,林老师说胡浩要见我,我此刻就去。”叶可边说边往外走。
“我和你一起去。”姚乐乐跟了上来。
姚乐乐从来不知道,学校的操场背面竟然另有条荒僻的小巷。青石铺成的小路,落日落在上面,有种古香古色的感受。
周远带叶可来过这里。他说,这条小巷就像是隐匿在城市里的一个世外桃源,他们历史系的男生总喜欢来这里寻找写论文的灵感。
在一个墨黑色的屋子前,叶可停了下来,轻轻敲了扣门。
“谁?”里面传来一个低沉警惕的声音。
“林老师,我是叶可。”叶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动。
林子成开了门。
胡浩半躺在床上,面色疲惫。瞥见叶可,黯淡的眼神有了些许亮光。
“我想知道,周远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可一进来,便直截了本地问胡浩。
胡浩望着前方,深深地叹了口吻。
明罗古城,在历史上并没有任何纪录。它和楼兰文化一样,是流散在黄河沿岸一些失散民族的源头。考古队一行人路过半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找到了明罗古城的遗迹。但是,就在他们欣喜万分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古怪诡异的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姚乐乐迫在眉睫地想知道谜底。
“我们,见鬼了。不,是鬼魂,他们穿戴古代的衣服,他们唱着亡灵之歌。啊,不,不要……”胡浩的情绪突然冲动起来,不断地挥动着双手。
旁边的林子成赶快按住了他,“快,把桌子上的药拿过来。”
叶可匆忙把药递给林子成。
吃过药的胡浩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他此刻比前天刚回来的时候很多了,看样子受过很大的刺激……你们先回去吧,等他完全恢复了再说。”林子成招招手,又说,“另有,整个事情透着离奇,没弄明显之前绝对不能扩散出去,知道吗?”
叶可抿了抿嘴,点头承诺。
两人刚走到门口,却听胡浩沙哑着声音说道:“等等……假如你真的想知道周远的处境,我可以带你去明罗古城。”
这下不光叶可和姚乐乐,连林子成都呆住了。庆幸逃生的胡浩,为什么还要再去冒一次险?
静默的房子被夜色迅速沉没,掩盖了每人脸上的千回百转。
“好,我去。”叶可打破了缄默。
“那,我也去。”姚乐乐附声说道。
“……我也去。”是林子成的声音。
“林老师,你说什么?”叶可有些惊奇。
“我也想知道思雅的下落,我……”林子成说着,脸上有亮晶晶的东西在暗淡中闪光。
“思雅老师,莫非,你们?”叶可怔了怔,恍然道。
“是的,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们原来说好等她回来便成亲的。谁知道……”林子成没有再说下去。
3.西域奇花 天空飘起了蒙蒙小雨。远远望去,暮色苍茫,遮掩住了整个山峰。
“那边就是宛村,我们曾经在那边投宿过。”胡浩指了指前面,那是一个依着坡势而建的乡村。隐匿在暮色的夕晖下,有种水墨山水的味道。
姚乐乐擦了擦脸上的汗,气喘吁吁地说:“都走了一天了,累死了。”
“那我们就去宛村休息一下吧,顺便打探下考古队的事情。”林子成提议道。
叶可没有说话,提步往前走去。虽然警员对这里进行了大范围的搜捕,却并没有找到考古队的任何行踪。关于考古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胡浩却执意不说。为了避免再引起胡浩的情绪反常,林子成和叶可没敢再问。
走到宛村的时候,天完全黑了下来。“前面是宛村的祠堂,我们去那边休息吧!”胡浩分辨了一下方向,说。
“我们为什么不去村里投宿啊?”姚乐乐有些不解地问道。
“宛村的人有些希奇,最好别让他们知道我们来了。”
宛村的祠堂已经成了一座破旧的宅子。宅子的门面上的朱漆已经被风霜腐蚀得只剩下些许。两个锈迹斑斑的门环垂在上面,像是两只狰狞的怪兽。
林子成伸手推开了门。
门好像很沉。带着难听的声音,缓缓地开了。门内一个狰狞的佛像竖在里面,两只铜铃般的眼睛凶神恶煞地盯着他们。
“那是宛村的图腾。”胡浩熟门熟路地率先走了进去。
姚乐乐吸了口吻,牢牢跟在叶可背面。
林子成从附近找了一些干柴,堆到祠堂中间,点燃。四个人围着火堆坐成一圈。叶可从包里拿出吃的东西分给大家。
“其实,宛村人即是明罗古城的后代。”胡浩咬了一口面包,突然说话了。
“什么?你不是说明罗文化早已经湮灭了吗?”叶可一愣,抬起了头。
“是秦教授发现的。那时考古队也是在这里投宿的。你们看,宛村的图腾近看就像是一个即将满月的月亮,而它的顶端即是明罗古城传说中那朵可以了人心愿的许愿花。”胡浩说着,指着对面的佛像头顶说道。
叶可顺着胡浩的手势望去,果真,和胡浩说的一样。莫非这就是周远日志中提到的许愿花?另有那个月亮挂饰,那个图腾一样的挂饰是周远在明罗古城发现的?
“我听思雅说过,明罗文化湮灭的时候,分化成了好多族落。有人说,当年西域的大宛国即是属于明罗文化。他们那边独产的汗血宝马,之所以能日行千里,是因为服食了大宛国独有的国花。”林子成拿着树枝捅了捅中间的火堆。
“莫非就是胡浩说的许愿花?”姚乐乐问道。
“不知道,不过,思雅曾经给我发过一个短信,说他们碰见了一个诡异的原始典礼。”
“啪。”突然,门外传来一声稍微的响声。
“谁?”胡浩一惊,警惕地走了过去。
外面静静的,只有咆哮的风窜进来,肆虐而张扬。
“莫非是风?不应该,那响声分明是撞击声啊!”胡浩迷惑地说道。
哗,一个黑影猛地从门前窜过去,然后钻进了门外的草丛中。
胡浩吓得往退却了一步,差点跌倒在地。
“大概是狗,或者是什么动物吧。”林子成说道。
“吓死我了!”姚乐乐颤声说道。
胡浩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长线,然后往上面绑了几个铃铛,拴在了门后。这样,只要有什么动静,铃铛便会发出声响来。
夜渐渐深了。
4.夜半歌声 叶可听见有人在耳边稍微地歌唱,声音一低一高。她醒了过来,发现篝火已经灭了,月光从破旧的窗户里钻进来,泛着鬼怪的光影。
叶可猛地愣住了。
她瞥见窗户边站着一个人!定睛一看,本来是胡浩。
“怎么了?”林子成也醒了。
“你们听。”胡浩没有转头,指了指窗外。
窗外隐约有歌声传进来,好像是一群人在叫嚣。声音时高时低。叶可这才明白,适才自己在梦里听见的歌唱,竟然是真实的。
“是宛村的人吗?”林子成皱了皱眉头问。
姚乐乐也被吵醒了,坐起来茫然四周张望。
“应该是吧!”胡浩说着,走了过来。
“要不,我们去看看吧!也许,会有什么发现。”叶可提议道。
“这,这不太好吧!族落里的祭奠一般是不喜欢别人的。”胡浩有些迟疑。
“去看看吧,也许真的能发现什么。假如被他们发现,我们就说是迷路了。”林子成跟着说道。
“那,好吧!不过,我们要万分小心。”胡浩犹疑着点了点头,他的潜意识里有些抵触这种设法。
夜黑如墨,站在祠堂门口,能瞥见远处有一排火光。歌声就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他们悄悄出发,两边全是百年树木,把原来就看不清的夜幕遮掩得严严实实。走着走着,林子成忽然有种很希奇的感受,他以为身后好像跟了一个人。他几回猝然转头,却什么也没瞥见。
林子成心里有些忙乱,他忽然顿住了脚步。前面的人也都停了下来。
沙沙声依然响着,渐渐地在接近。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望着黑暗的背面。
一个人踉跄着脚步走了过来,走到林子成眼前,一下子栽倒在地。
林子成拿起手电慢慢照了过去。
“秦教授,是秦教授!”胡浩惊声叫了起来。
林子成匆忙把秦教授扶了起来。秦教授头发蓬乱,表情苍白,他望着上空,嘴唇哆嗦着喃喃地说着什么。
“秦教授,其他人呢?你振作点。”林子成拍了拍秦教授的脸。
“鬼魂祭。”秦教授用力说出了这三个字,然后头一歪,不再动弹。
5.鬼魂祭 “鬼魂祭,什么意思?”叶可看了看胡浩。
胡浩也是一脸渺茫。
“这个宛村一定有问题。叶可,快,和警员联络。”林子成把秦教授放到地上,仓促地说道。
“不要,我们还没搞明显。万一警员来了,岂不是打草惊蛇。”胡浩赶快摆手阻拦。
“那,那我们此刻怎么办?”姚乐乐看了看胡浩问。
“秦教授说的鬼魂祭,会不会就是宛村的祭奠?不如我们先去看看,再做磋商。”胡浩想了想说。
“那,秦教授怎么办?”叶可问道。
“这样,林老师,你和乐乐先把秦教授安顿到祠堂里。我和叶可去看宛村的祭奠。你们把秦教授安顿好了,便来找我们。”胡浩说道。
“好,你们一定要万事小心。这个手机你拿着,上面有GPRS定位器,会保证你们的平安。”林子成说着把手机递了过来。
林子成背着秦教授和姚乐乐走了。
“我们走吧!”胡浩看了看叶可。叶可的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一路压抑的不安感,却在这时急速地膨胀。
火光越来越近,面前的风景渐渐光明起来。胡浩向叶可使了一下眼色,然后蹲到了旁边的树林里。叶可也猫腰蹲到他身边。
透过树叶的裂缝,叶可看到了一个独特的局面。
那是一个十多米的空隙,中间架了一堆庞大的篝火。火堆的背面摆着一张一米多高的石桌。石桌上摆放着一个希奇的花坛。两边立着两个人,他们都戴着狰狞的面具。
七八个人围着火堆在喃喃自语,忽而,高唱一句听不懂的歌曲。
架子上的火渐渐小了,围着火堆的人慢慢地都站了起来。
叶可的瞳孔突然收缩了一下,她瞥见夜幕的上空竟忽然多了一个月亮,而那个石桌上的花坛里,慢慢地长出一朵花来。
白色的花蕊,粉色的花瓣,如同脱俗的仙女,披发着诱人的蛊惑。
底下的人开始跪拜起来,月光越来越亮,直直地照下来。那朵花,突然发出了刺眼的光。
跪拜的人们好像中了邪术般跳跃起来,他们痴笑着,双手胡乱地挥动,脸色动作十分诡异。
原本立在石桌前戴着面具的两个人,现在也跳了起来。随着体态的晃动,他们脸上的面具掉到了地上。
叶可看清其中一个人的样子,满身险些僵直。她冲动地站了起来,促声说道,“周远,是周远!”
“是周远,另一个是思雅老师。”胡浩接口说道。
“周远没有死,我们快去救他!”叶可冲动地说道,突然背后一痛。她慢慢转过头,瞥见胡浩站在她的身后,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微笑着看着她。
叶可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面前一黑栽到了地上。
6.明罗古族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叶可醒了过来。耳边有稍微的滴水声,潺潺畅响。她撑了撑眼皮,睁开了眼。四周是黑糊糊的山林,夜风吹过,树影重重。这是在哪里?她挣扎着往前走了几步,穿过浓密的树林,瞥见一个深潭。水声,就是从深潭里传出来的。
“瞥见了吗?这就是明罗湖。”突然,旁边传来了说话声。叶可一惊,转头一看,发现胡浩竟然坐在湖边。
“胡浩?我们,我们怎么会在这儿?你为什么要打我?周远呢?”叶可问。
月光洒在胡浩的脸上,他的嘴角微微翘了翘,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盯着叶可的眸子里闪灼着寒仄的寒光。
“胡……浩,你到底怎么了?”叶可看得有些畏惧。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胡浩说着把头转向了明罗湖,“在好久好久以前,这里是一座荣华的古城,人们过着安静悠然的生活。
“突然有一天,古城外面的湖里长出了一朵奇特的花。每当月圆的时候,那朵花便会绽放,如同仙女般漂亮脱俗。假如有人碰见了,便可以向它许愿,而且许的愿一定会实现。
“这个传说越来越玄乎,最后吸引了另一个族落的眼光。在一个黄沙漫天的夜晚,那个族落侵袭了古城。就在他们凯旋胜利的时候,古城的湖里突然涌出一群身披白衣的女子,她们风一样冲向人群。霎时间,杀光了所有侵略古城的人。
“古城的人获救了,他们把那个湖尊称为圣湖。他们相信是那朵花救了他们。后来,因为种种原由,古城成了一座空城,古城的族人也四散离去。只有少数的人留在古城,看管着圣湖。”
“这就是明罗古城的故事?”叶可问道。
胡浩点点头说:“没错,他们的族人为了庇护自己的遗迹,用尽镑种方法阻止一切外来者的入侵。警员之所以一直无法找到考古队的行踪,就是因为受了他们的误导。”
“你说够了没有?我们应该和林老师联络。”叶可有些愠怒了。
叶可话音刚落,对面的湖上突然泛出一层刺眼的光。接着,湖里浮现出一朵花来。
白蕊粉瓣,浮在水面上,波光粼粼。
“叶可,你瞥见了吗?那就是许愿花。此刻,我想告诉你,我爱你。”胡浩痴痴地说道。
“胡浩,你疯了吗?”叶可以为头有些眩晕,耳边好像有面大鼓在轻轻地敲打着。
“……在你知道前,我不能让你对着许愿花许一个错误的愿望,所以我才把你打晕。周远,他爱的人不是你。你知道吗,真正爱你的人,是我。所以,当我据说考古队要寻访明罗古城的时候,我便极力报名加入。我希望找到那朵传说中的许愿花。其实,考古队里每人的心里都埋没着一个不肯别人知道的机密。周远心里藏着的女性叫清灵,不是你。而我许的愿,是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我能力回到现实……”
7. 尸香魔芋,又名天主的使者。生长在极度阴暗的坟墓里,故有人称它为坟花。它能披发一种鬼怪的香味。这种香味可以让尸体不腐不烂,同样会让人的中枢神经媒介物质调节神经系统发生混乱,产生幻觉。
林子成和姚乐乐发现叶可和胡浩的时候,他们正晕倒在一个黑水潭旁边。叶可的手里牢牢地握着一个月亮挂饰。
警员在天亮的时候赶到了宛村。在那边,他们找到了考古队的其他职员。除了秦教授,其他人都昏厥不醒。
叶可在医院躺了两天,醒了过来。
大夫说,在她和胡浩的体内发现了一些花粉。路过鉴定,那些花粉具有严重的致幻作用。同样,在考古队其他职员的体内也发现了这种花粉。
很快,省里研究所的鉴定结果下来了。那种花粉正是来自尸香魔芋。
这种绝迹几百年的花的呈现,令整个考古界大吃一惊。甚至惊动了外洋的专家。
宛村的村民却众口一词,拒不答复尸香魔芋的来源。
叶可出院的那天,好多人来了。
林子成说,幸好那天多准备了个GPRS定位手机,要否则,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叶可不知道那天瞥见和听见的哪个才是真实的,可她记得胡浩说过一句话,每人的心里都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机密。周远一样,胡浩亦是如此。
那朵曾经拯救了整个古城的许愿花,也许再也不会呈现。
叶可突然想起小时候,妈妈对她说,你要永远记得,是许愿花救了我们的族人。
只是岁月翩跹,所有的一切终是抵挡不住扁阴的流逝。
想到这里,叶可的眼泪流了下来。为自己,为明罗古族,亦为了那朵被带去研究的许愿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