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海军的潜法则

 

 

风水,曾经是原始社会对自然环境的朴实诠释,在我国,风水术数,源远流长,到底有没有效果,是一个无法验证的玄学命题。现在,在风水的外衣下,一种新型的溃烂正在悄然滋生。
风水利益链
6月初的一天,在位于北京五棵松附近的上岛咖啡馆里,记者终于见到了“风水大师”密坤乾(假名)先生。密先生和记者是老乡,在此之前,记者曾约了他四五次,他一直顾虑重重,在记者再三保证发表时一定用假名,涉及详细人物和情节都作技能处置的条件下,他才勉强承诺了。
“我之所以结合自己的经历告诉你这行当里的一些黑幕,是因为我已计划收手不干了。我从事这行已10个年头有余,几许也算积攒了些家业,在北京我置下了两套房产,家乡有三套;另有,好像也混了不小的名声,走到哪儿,人家言必称‘密大师’,虚荣心曾获得了很大的满意;但随着年纪一天天大起来,越来越以为自己不再适应这种走江湖的角色。最近我在家乡盘下了一个门脸儿,准备回去做点踏踏实实的正经交易;此次接受采访,也算向这个行当的辞别赠言吧。”
“风水大师”密先生向记者打开了话匣子,“为了让你了解得更清楚些,我仍是从头讲起吧……”
“风海军”靠的就是一张嘴
密坤乾是1999年才混进风海军这个行当的。说是“混进来的”一点也不过度,按他的话说“自己纯粹是半路出家,半瓶子醋”。
在此之前,他在一家镇办企业当了六年办公室主任。后来企业破产了,他摆摊卖过皮鞋,租房搞过加工,到外地贩过奶牛……也许是时运不济,不但没赚到钱,连从亲戚密友那边拆借的40多万元都快赔光了。
就在他贩奶牛赔了本,险些是走投无路的时候,密坤乾碰到了自称曾在九华山过的“风水大师”廖先生。
“最近是不是正在走霉运呀?”廖先生一句话就说中了密坤乾的心思。接着,他从剖析密坤乾的运势开始,上到天文,下到地理,海说了一通,话语中央杂着密坤乾半懂不懂的术语,滔滔不绝,像—个优秀的演说家,这让连连走霉运的密坤乾非常钦佩。他面前一亮,好像溺水时抓到一根救命稻草,非要拜廖先生为师,学习算卦相面看风水之术。
“风水大师”廖先生说,“想学可以,学费5万元。”
在上个世纪90年月末,5万元的学费可谓天价,但密坤乾铁了心想学。他内心真正的设法是,大概自己从此会找到一个发达致富、挣脱逆境的终南门路。
廖大师给他找来一堆历代方士写的有关堪舆之术的书籍让他看,并让他重点背诵周易里的某些章节。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密坤乾读得相当艰难。碰到好多不懂的问题,廖大师也不诠释,只是告诉他多记人名、书名和一些看似高深的术语就行了。—个月今后,廖大师就让他进入实践阶段,追随自己去给人看阴宅、阳宅,替人算命、指点前途。
在给师父当跟班的半年时间里,密坤乾慢慢明白了,所谓的风水大师,其实当起来也不难。除了背诵一些必要的口诀,学会某种固定的推断演算和画画草图,剩下的主要靠嘴皮子工夫。
不但要学会察言观色、掌握揣摩别人心理的本领,适时奉上一些别人爱听的捧场话,还要学会给别人挑漏洞。正所谓应了那句老话,“风水先生进了家,不是墙倒就是屋塌”。再就是学会画一些连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有没有效的符咒,让客户藏于房子的某个角落。这么一来二去,故作神秘的背后好像真就产生了某种神秘气力,最后连自己也相信了。
“风水之术在中国繁衍盛行了两千多年,肯定是一门高深玄奥的学问,历代也出过不少高人,但我人行这十年多来,见到的真正高人却少之又少,大部分都是一知半解,把这行当当作了发家致富的扣门砖。”密坤乾告诉记者。
“风海军”要织出一张网
虽然花了5万元没学到啥实际的东西,但密坤乾从没以为自己吃了亏。让他以为自己一点也不亏的原由是,他学到了一些更为有用的东西。那就是怎样尽快在社会上织出一张包装自己、虚构某种神话的关系网。在这一点上,和没有本质不同。
这究竟是如何一张网呢?密坤乾慢慢发现,环绕在师父周围的这张网主要由以下这些成员构成:大巨细小的官员、房地产研发商、企业老总、大学教授……总体数量大体有20多人。只要这些人呈现的地方,都会把廖大师捧得特别高,他们的话题始终以廖大师为中心,每人脸上都有着一种近乎虔敬的脸色,就像一失事先排练了无数次的戏,无形中会把人带到一种顶礼跪拜的气氛里。
密坤乾还惊异地发现,每一个发展的新客户都好像与这张网的某个成员有联络,而这张网里的每一个成员都与廖大师有某种利益上的撕扯不清。
某一次,密坤乾亲眼瞥见他的师父廖大师,从一家大型企业方才交来的30万元风水参谋年费里,拿出15万元给了和他来往甚密的另一个企业家。显然,这个客户是那个企业家拉来的。
不停有新人被拉进来,进来的人都会得到某种利益,每个成员都成为这张网里不可匮乏的链条,最终形成一个雷同于组织的格局。在这个利益交错的食物链里,大家都在遵守着某种看不见的法则,谁也不去挑明和打破。
当密坤乾把个中的种种玄机弄明白之后,他也开始留意发展自己的人缘,搭建自己的网络。三年今后,他也像师父廖大师一样,周围同样蜂拥着这样一批人,而他险些每出去一次,都能提回一密码箱的钱。
笃信风水的官员越来越多
“这些年,我给几许人算过命看过风水,已经记不得了,但其中占很例的肯定是大巨细小的官员。这里面不乏市长、县长、局长、科长、镇长啥的。久未获得提拔的,会找我占卜官运,看何时会获得擢升;政界不顺的,会请我去他家的祖坟看风水,指点迷津;贪污受贿的,也会找我画符作法,以保佑他安然无恙。”密坤乾向记者透露。
“纵然我称不上一个及格的风海军,但我至少是个及格的心理师。”密坤乾说。
常年和形形色色的官员打交道,使他很轻易就能揣测出各级官员心里想啥,需要啥。一旦摸清官员的心思就好办了,利用给他们算卦和看风水的时机,说些他们愿意听的话,再煞有介事地布布阵,画画符,就可以了。“好多时候其实就是给别人一个心理暗示的作用,让他们以为,已经有符咒的作用和风水的加持,信心就有了,很大概促成了一件事的成功。”密坤乾以为。
“给官员算命看风水的好处是,看不准他也不会找你麻烦,因为本身也没有准与不准的详细标准可a,风海军好多时候说的都是含糊其词的话。”密坤乾说,“假如一旦偶尔被你预测准了,那这名官员就会从此迷信你。碰到事就会主动找你拿主意,求你帮其剖析,久而久之,你就会成为其座上宾。甚至他还会带着邀功的心理把你推荐给他的上司,上司再推荐给上司,从此为你趟开一条在政界畅通无阻的风水之路。”
密坤乾就这样靠着自己头脑活泛,投机经营,结识了不少官员。他不但常常受邀加入各种官员的私人集会,还成为官员埋没的时事高参。从某上司那边容易得来的关于人事安排上的点滴消息,被贩卖到下级那边,再通过一张风海军的嘴巴说出来,就当即会被当做至宝,风海军也被奉若神明。
“要说官员特别热衷风水,并成为一种愈演愈烈的政界民风,应该仍是从2005年开始的。”密坤乾说,“别看有的领导在公开场所说话一本正经,私底下却对风水很痴迷,对我也是毕恭毕敬。”
时下的某些官员为何迷信风水呢?按密坤乾的观点是,这些人其实既空虚又自私,他们聚在一起,根本不谈工作,独一关心的是他们各自的前途,怎样让头上的纱帽翅更大。
随着官员对风水的热衷,密坤乾的“神通”也渐渐被夸大,被追捧,款项源源不停地进来,2000、3000,2万、3万,20万、30万……有一段时间他自己甚至都以为,家里就像开了印钞机。
记者听了密坤乾的爆料后随便在百度上搜索了几门风水网站,发现他们担当风水参谋的企业名单上有七八家赫然是国内有影响的大企业。“给这些企业当参谋的风海军,年费不会低于百万,”密坤乾说,“一些话只有从风海军嘴里说出来才有用,一些生意人正是看准了这一点,他们要想拿下某个工程,往往会采取曲线方针,从风海军那边下手,让风海军去影响决议者。一旦工程拿下来,风海军的回报当然也是很高的。”
“风水溃烂”中风海军不过是帮凶
说起自己计划收手,彻底脱离风水这个行当,密坤乾对记者说,“我最初入这行当是因为生活所迫,靠一张嘴周旋着糊口。但此刻越来越以为自己慢慢被卷进一个官商结合的漩涡。”
“我之所以从新选择职业,并不是对风水的否认,相反,我今后也许会布满乐趣地去把风水作为一种传统文化来好好研究研究。因为我坚信风水是藏在我们每人内心的机密。”密坤乾说,“我不肯意就像一枚被随意掷来掷去的骰子,在一张看不见的网里受人摆布和控制,无意中成为帮凶的角色,这大概是我计划脱离这一行当的真正原由。”
风水往往成为官员与生意人之间来往和沟通的一种媒介;在风水的外衣下,一种新型的溃烂正在悄然滋生。“在官员和生意人之间,我们风海军有时候也仅仅是充当了一个道具,在风水的遮掩之下,埋没着很多潜法则。”密坤乾告诉记者。
潜法则之一:
官员看风水,生意人来买单
“与生意人和企业家比,官员们好像更相信风水。”密坤乾说,“但相信归相信,他们却不肯为外人所道。所以官员险些会不约而同地遵守一个原则:那就是尽量找远地方的风海军给看。本地人太轻易走漏风声,作为一个官员,谁也不肯意给人留下个搞封建迷信的印象。”
“出面联络风海军的一般是和官员友情甚密的某个生意人。他会以谈交易的名义把风海军约到茶楼品茗,然后再把那个要算卦看风水的官员引过来。”密坤乾说,“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我们这行当从不主动问官员的名字,就是熟悉也会装作不熟悉。”
“假如需要到官员的宅子里去看风水,主人一般是避而不见的。看完后,还要将所有的演算、草图当面撕掉,以免主人担忧外传。”密坤乾说。
由于官员隐讳与风海军过多地打交道,一般是算完卦看完相后就匆忙脱离了,相关的报酬,自然由出面邀请风海军的生意人来支付。
潜法则之二:
风水当媒介,官商相勾搭
“利用风水来奇妙地促人缘、人脉,以疏通好和某位官员的关系,是那些聪明的生意人真正的目标所在。”密坤乾说,“作为一个风海军,我明显自己的角色,我只是他们之间的媒介,看起来很重要,但又与无关,不会容易留下什么把柄。”
那些生意人和官员显然都很明显这一点。他们通过风海军这个媒介,承上启下,左右逢源,形成了一张精密的政商关系网。
网络一旦形成,作用是多方面的:譬如运作某个人的升迁和企业等等。当然这种作用都是台面下的,绝不会摆到台面上来。
潜法则之三:
利用风水参谋,插手工程招标
“其实干这行要讲来钱最快的,还不是靠给人占卜官运,而是介入建筑设计或者城市规划。”密坤乾说,“混得比较好的风海军一般都会在本地的周易协会挂个会长副会长啥的,于是常常以学会的名义加入县里或市里的各类建筑规划设计;一些有权有势的单位要盖办公楼,因为单位领导特别迷信风水,所以就会被请去看看,一次收取个3到5万元的咨询费会很轻松;另有的单位干脆通过周易学会以签定合约的方式冠冕堂皇地礼聘风海军当设计参谋。而一年的参谋费会高达10万元甚至50万元不等,而划款的名头则变成了规划设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