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幌子

 

 

传说汪士慎和李鳝第一次碰头,不是写字,也不是画画,是给一家酒家写了一幅酒幌子,竟让这家旅店关了门。
汪士慎是安徽人,很早就来到扬州。在扬州,他同八怪中的另外画家都有交往,惟独李鳝一直在外面做官,从未见过面。
李鳝也早已仰慕汪士慎。他罢官回乡经过扬州,便和汪士慎见了面,还一起外出游玩。二人走到冶春园一带,瞥见一家小旅店高挂着一条酒幌子,很别致。别处的酒幌子都是白布上写个大”酒”字,但是这幅酒幌子在”酒”字旁边还写最很多小字,仔细一看,上面写的是:”太白仙亭,酒价廉平,乘兴儿一沽三斤,打开瓶后,滑辣光馨。教君顷刻饮,顷刻醉,顷刻醒。
这几行小字就把二人骗进旅店去了。汪士填要了些酒菜和李鳝对饮。突然,旅店老板从店后走到柜台里,低声问店员:”君子之交淡怎样?
这话说的声音很低,仍是被李鳝听到了,他感到希奇,就问汪士慎:”你也算是老扬州了,这老板怎么对店员问这么一句文诌诌的话?
汪士慎笑笑说:”这是旅店里的行话,是问酒里有没有掺水,君子来往淡如水嘛。
正说着,又听见店员回店老板说:”北方壬癸已调和。
这一句话,李鳝倒听明白了,金木水火土五行中”北方壬癸”是指”水”。店员是告诉老板:水已经掺进去了。李鳝来气了,这不是坑害人吗?他站起身来,拦住了要到店后去的老板。
他把酒杯一举,对店老板说:”我有钱不买金生丽!
老板楞住了,他说行话可以,说隐语可不行了。汪士慎一旁见了,也以为有趣,便笑着对老板说:”你没读过《千字文》吗?上面不是有一句:”金生丽水,玉出昆岗吗”?”他有意把”水”字说得很重。
老板听了,马上脸胀得通红。李鳝可不放过他,硬要拉老板到柜台里看个究竟。汪士慎见李鳝动了真火,怕吵起来反扫了游兴,就上前拉住了李鳝,指指对面几家旅店说:”对面青山绿更多!
汪士慎的话里隐去了”青山绿水”中的”水”字,李鳝和老板一听就懂了。李鳝见汪士慎打圆场,也就不言语了。
老板见汪士慎解围,心里非常感激。有个店员熟悉来客,就上前告诉老板,他们就是鼎鼎大名的大画家汪士慎和李鳝。老板一听惊住了:这可不能冒犯!我这小店不就是请名流写了个酒幌子,才这么引来主顾的吗?
老板笑眯眯地奉上好酒好菜,凑上前,先是赔不是,接着又提出,要把门前酒幌子换掉,请汪士慎和李鳝为他重写一副酒幌子。
李鳝二话没说,一口承诺,立即提笔写了个大”酒”字,接着又在”酒”字旁边写了一行行小字:”怨煞渊明,气煞刘伶,把瓶儿畅饮三斤,君若不信,提秤来称,定有一斤水,一斤酒,一斤瓶。
老板一看李鳝在揭旅店的丑,气得脸刷白。汪士慎怕闹下去,只好再出面打圆场:”这是我密友酒后嬉闹,来来来,我重写一幅。
说完,汪士慎提笔在新拿来的白布上写了个篆字”酒”字,又在”酒”字上方写了”酉园”二字,这”酉”字写得像酒坛,”园”字写得像菜盘,像字又像画,倒很别致。连李鳝也在一旁连声赞”妙”。老板蛮兴奋,立即落下旧幌子,换上了这幅新的,临走时还干恩万谢感激汪士慎。
你晓得李鳝为什么说”妙”呢?本来”酒”字偏旁是三点水,写在篆字就成了六点,这是暗指酒中掺水。起名叫”酉园”,”酉”是隐了水的”酒”字,也是暗指店里掺水的意思。
据说,这新酒幌子刚挂出来时,这家旅店的交易还好,不少人都想来看看这幅离奇的酒幌子。到后来,酒客们琢磨出里面的意思了,哪个还想化钱买水喝啊!就再也不到这家旅店来了。没有多久,老板只好关门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