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报复

 

 

李光之死
李光是农村人,爹妈历尽艰辛才把他送入大学。
大学之前,他一直觉得只要好勤学习,别人就会看得起他,但是到了大学,他很快发现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大学跟中学简直是天壤之别。
到了大学,大家不再把学习放在第一位,成绩好的也得不到足够的重视。相反,各方面前提差的人就会受到藐视。
也就是这个时候,李光才注意到,自己的身高只有一米六,板寸头,上面另有几块因为小时候长癞而秃掉的部分。镜子里面的脸算得上丑的了:蒜头鼻、芳华痘、小眼睛、翘起的上嘴唇。再把目光放到室友王植的脸上,他立即就明白了什么叫天壤之别,王植的脸长得像明星一样,也因为如此,他老是最受欢迎的一个。
那天,他终于无法忍住相思的煎熬,向一个心仪好久的女生流露了自己的心迹,但是获得的却是无情的拒绝。尔后,他居然瞥见那个拒绝他的女生每日死皮赖脸地缠着王植,而王植却基本就不肯意搭理她。按王植的话来说,他基本就看不上她。
李光不明白,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就这么大呢?
睡房一共五个人,四个都带了电脑,每日都窝在家里上网,除非上茅厕,他们基本不动地方。甚至睡觉,他们都是趴在电脑桌上,眯一会儿起来之后再继续上网游戏。
为此,李光曾经劝过他们,让他们多出去运动运动,要爱护自己的身体,李光也以身作则,每日都早起出去跑步磨炼身体。
室友没有搭理他。
其实他明白,自己这么做有点堂而皇之的意思。假如给他一个电脑,他也许也会像他们一样。只惋惜他家里没钱,买不起电脑。
有的时候他也会去网吧玩玩,一玩就止不住瘾,直到钱没有才下机。
室友建了个五人的群,李光也加了进去。可是大家讨论的话题,他基本插不进去。
李光的情绪一天比一天差,最终,他受不了了,他选择了死。
那天,他一个人在课堂呆了好久,直到所有的同学都走了之后,他用皮带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第二天,第一个打开门进入课堂的同学发现了他的尸体,他的脖子被勒紧,双眼暴出,舌头微微探出,每个瞥见他尸体的人都吓得连做好几晚的恶梦。
身体要哗变
李光的死没有影响到任何人,地球照样转,他的四个室友照样每日趴在电脑前面玩游戏。
这天,五个人的群忽然闪动起来,有群消息。
苏星星习惯性打开群消息扫了一眼,正准备封闭,忽然,他发现了群消息的发出者,他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快看群消息,快看,快看。”他敦促着别的四个人。
四个人都惊得叫起来,群消息竟然是李光发出来的。
李光说:亲爱的室友们,我回来了。
四个人面面相觑,情不自禁地朝着李光的床铺望去。李光的爹妈还没有赶来收拾他的东西,他的行李都还在那边,看起来就仿佛他基本没走一样。一阵阴寒的感受慢慢爬上了四个人的心头。
李光的消息又来了:怎么不说话呀,我亲爱的室友们。
陈奇壮着胆发了条信息出去,骂道:是谁在那边装神弄鬼?
李光:我没有装神弄鬼,我真的是李光哦。
这种原本看起来很幽默的语气,在四人看来却显得如此冰凉阴森。他们看了看自己的四周,生怕李光就站在自己的身边,而自己却不知道。
陈奇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光:问得好。还记得我当初跟你们说,让你们好好看待自己的身体,没事的时候应该出去磨炼磨炼吗?他们真的会找上你哦。
王植:什么意思?
李光:你们的身体因为不满你们持久对他们的忽视,持久宅在睡房里导致他们开始缠身各类病痛,所以委托我,这个历来喜好身体的人,来找你们讨债。
苏星星:讨什么债?怎么讨债?身体原来就是我们的!
李光:错了,身体不是你们的,只有魂灵是你们的。你们老是一厢情愿把身体也当作你们的,所以才对他们毫不在乎。此刻,你们的身体决定离开你们,以免在几十年后被各种疾病缠身。身体庇护你们的魂灵,做你们魂灵的保护所,直到他们百年后衰竭。而你们却如此不爱惜他们,照这样的速度,他们不到六十年就要衰竭完完,所以他们想放弃你们了。
张达天:你乱说八道!
李光:是不是乱说待会儿就知道了。那么,谁想先试一试呢?
宿舍里一片沉寂,好像连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
有人打破了这片沉寂,在键盘上敲打着。
苏星星:来吧,我倒想看看我的身体怎么放弃我。
苏星星的字刚发送出去,四台电脑的屏幕同时发出莫名的闪动,继而一阵强电流发出,苏星星被电得满身发亮,像个大灯泡,身体不断地抽动着。别的三个人都惊惶地跑到一边。苏星星还在继续被电,众人已经可以闻到焦糊的味道,苏星星的身体也已经开始发黑,他也不再叫了,好像昏迷了过去,只是因为电流的缘故还在抽动着。
“快报警!”
电流停止了,苏星星身体一软,倒在地上,却没有人敢过去碰他。
救护车很快咆哮着赶来,大夫检查苏星星并没有死,急忙送他去了医院。
下一个就是你
路过急救,苏星星活了下来,但是因为电击产生的高温,他四肢的绝大部分肌肉组织都已经坏死,为了保住他的人命,大夫不得不采取了高位截肢的措施。
过后,陈奇、张达天另有王植都去医院探望了苏星星。
那时苏星星住在重症监护病房里,三人只能透过窗户往里面看。
三个人只看了一眼,就受不了了,不断地喘着气,蹲在地上。苏星星的身体变得跟个小孩一般巨细,跟不倒翁一样没了手脚。
“这算什么?”张达天问, “这就是身体的报复吗?”
王植说话的声音带着哭腔: “我此刻最担忧的是,下一个会是谁,莫非也会跟苏星星一样没了手脚?不,我宁肯去死!”
陈奇恼怒道: “不管他是人是鬼,我一定把他给揪出来,他怎么对苏星星,我就怎么对他!我要把他做彘,让他生不如死。”
“嘀嘀嘀”有人的手机QQ响了,是陈奇的。陈奇拿出手机,显示QQ信息的发送者竟然是李光。李光的头像闪动着,陈奇的心好像被一只手勾了起来,好久都不敢打开信息看里面的内容。
他颤动着按下接受键:下一个就是你。
陈奇的手机“啪”一声掉落在地上,惧怕在他身上蔓延,他慌张地盯着四周,试图找出惧怕的来历,他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他越什么都看不见,就越惧怕,仿佛李光就站在他的身旁,怪笑地看着他。
陈奇再不敢在医院呆下去,发狂一样逃离了。
车祸就发生在他回宿舍的路上,一条无人的路段。
他在慌不择经过马路的时候,一辆奔驰而过的车把他撞飞了,车子只刹了一下,然后便从新启动逃逸了。
事实上,不是陈奇没瞥见车。他瞥见了,只是他躲不开。而他之所以躲不开,是因为他的腿不听话。那时他准备等车过去了再跑,于是他站在路边。就在车子开过来的时候,他的腿忽然迈开了步子,径直朝着开来的车子撞上去。
他能够感受到,他的腿一直在避免受伤:在撞向车的时候,他的腿忽然往后一缩,导致他的身体前倾,车子撞到了他的上身。他被撞飞砸向地面的时候,他的腿居然又翘起,避免了与地面的碰撞。
而当他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时候,一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感受到大腿根部开始猛烈地疼痛,好像有人在用力撕扯他的腿。他越来越痛,越来越痛,终于,他的腿竟然被拔出他的身体。可是他始终看不见有人。
猛烈的疼痛让他昏死过去,所以他没有瞥见背面的景象——他被拔出的大腿,居然像有生命一样,快步朝远处跑去。仅仅只有两条腿在跑。
取你的身体
陈奇失事的当天晚上,苏星星在重症监护病房里清醒过来。他感受不到自己四肢的存在,他不明鹤发生了什么事。他想起身,可是却使不上任何的气力。他想叫人,但是他连喊了几声,也只是跟寻常吐气一样,也就他自己听得明显。
“别费劲了。”一个声音凭空响起。
苏星星环视四周,并没有在房间里找到声音的源头,他觉得是自己幻听。可是下一秒,他很快反映过来,那声音听起来仿佛是李光的!
他无比恐慌,就连旁边的心脏仪器都快速跳动起来。
“平静,平静,否则会把别人吸引过来的。”苏星星感受自己的胸口处阵阵冰冷,然后他的心脏仪器果然恢复了正常。
“你到底……是谁?”
“李光呀。我说过,你们的身体要哗变,要报复你们恒久以来不爱惜他们的行为。”
“你想干什么?”
“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你们的身体……他们想干什么。”一阵阴森的笑回荡在小小的病房里。
苏星星很快就察觉了异样,有人在撕扯他的脖子。确切地说,有人试图将他的头和身体分散。
“你在干什么?”苏星星恳求道。
“是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决定跟着我。因为他以为,我比你们都要爱护自己的身体。”
苏星星想叫起来,但是他的嘴巴不听使唤,牢牢地闭着。他无法张开自己的嘴巴大叫,仿佛嘴巴并不是他的。
“唔——唔——”在一声声沉闷的嘶吼中,苏星星的身体和头颅完全分散。只见他的身体像有生命似的忽然立起来,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啪啪啪啪,有两条腿走了进来。只有两条腿,就是陈奇白日被撞后跑掉的腿。两条腿“啪啪啪啪”地来到苏星星的病床旁,苏星星的身体跳下,正好和腿接到一起。半具身体就那么完成了。
把你的手给我
自从苏星星被人发现只剩下一个头留在医院以及陈奇的腿不翼而飞今后,王植和张达天就开始惶惶不可终日。
由于陈奇的事故,两人险些不敢再跨出睡房一步,在他们看来,外面处处暗藏着足乃至命的危险。
只有到了薄暮,两人才会轮番出去买吃的。
这天,轮到张达天出去买饭了。
宿舍和食堂有一段距离,中间是水泥路,两边却是荒草丛生。
从宿舍出来,张达天就马不断蹄地跑向食堂,他始终都以为,荒草丛中好像埋没着什么东西。
他的神经因为之前的事已经绷得牢牢的,假如草丛中真的有东西,就算不抨击他,只是忽然窜出来,他恐怕也会被吓死的。
在回来的路上,张达天试图像之前一样跑过这段路,可是希奇的是,他的腿不听使唤了,他的腿竟然朝着荒草丛中跑。
“救……”他只喊了一声,嘴巴就闭上了,而这一切基本就不是他的意愿,他的身体被人控制了。
“你想干什么?”张达天这句话不是从嘴巴出来的,他闭着嘴,这句话是从他的鼻子出来的,迷糊不清,可是仍然有个声音答复了他。
“我只想跟你打个招呼。”声音是从他的前方传来的。前方的草丛中“哗晔”响动了一会儿,一个东西走了出来,确切地说是半具身体!只有两条腿和上半身的一半。
看到这个场景,陈奇吓得差点晕过去: “你是……怪物……”他的嘴巴仍然闭着,惧怕让他一边说话一边大叫,声音愈加迷糊。
半具身体告诉他: “你的手不肯意跟你了,他要跟我。”
话音刚落,陈奇的手忽然像僵尸一样伸了出来。继而,一股撕裂的疼痛从陈奇的胳肢窝处席卷满身,好像有两个人,分别拉住他的身体和两只手,正在用力撕扯,试图将他的手从他的身体里扯断!
“晤——”陈奇疾苦地嚎叫着。
他的疾苦或许延续了十来分钟,可是他的手却一直没有被扯断,然后忽然一下,施加在他身上的气力被尽数收回,他一下就瘫软在地上。
他只休息了一会儿,就跳了起来,马不断蹄地朝宿舍赶去。他要逃离这个鬼地方!逃跑的时候,他回过头,仍然能瞥见那半具让他头皮发麻的身体。
就在他即将进入宿舍大楼的时候,他的腿忽然停住了,他的手又像适才一样伸了出来。他还没有反映过来,大门上方的玻璃忽然就碎了,大块大块的玻璃从天而降,笔挺地将他的双手从他的身体上割断。
倒在血泊中陈奇瞥见,从他身体上被割断的双手,靠着手指,飞速地向外跑去,跑进荒草丛中,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你是最帅的
最疾苦的不是肢体被剥夺,而是像王植一样,眼看着身边的室友一个又一个遭难,而他也知道,自己是不大概躲过的。
王植从最初的惧怕变成了麻痹,他躺在床上,不敢外出,不敢睡觉,甚至不敢动,巨细便都在床上。
几天之后,他的精神就开始恍惚了,满身酸软无力。
而他也知道,李光就要来找他了。
回忆着这二十年来的生活,回忆自己整日只顾玩乐却对身体的健康置之不理,再回忆李光的话。阵阵的悔意忽然弥漫了他。他艰难地爬起床,找了点东西吃,填饱了肚子,恢复了力量。然后去洗了个澡,洗掉身上的污秽。他第一次那么用心地去擦拭自己的身体,一点污迹都不放过。那是懊悔的表现,他终于相信,身体不是属于他的,他拥有的只是魂灵,身体只是他的保护所,就仿佛地球是人类的保护所一样。但是他又是怎么回报自己的身体的呢?
到了今天,他也没有怨恨,这一切都是该死。就像地球用各种劫难报复人类一样。我们都是该死。
一切梳理完毕之后,宿舍的门被轻轻推开。
吱呀——
进门的是一个没有头的身体,假如你那时也瞥见,我保管你会头皮发麻,麻到你会不断地去抠自己的头,试图将那个怪异可怕的情形从自己的头颅里抠出来!
王植却不畏惧,他看着那无头的身体,认出了上面拼凑的部位,认出了是自己别的三位挚友的肢体。
“嘿嘿。”声音凭空响起,听得出来是李光的。
王植没有说话。
“你怎么不怕呢?”声音在王植的耳边响起,听起来仿佛是李光凑在他的耳边说的。
“我为什么要怕?”虽然适才着实被吓了一下,可是王植很快便镇定下来。
“知道你为什么是最后一个吗?或者说,为什么我要的是你的头?”
“你说说看。”
“因为你是公认长得最帅的,我需要你那张脸,嘿嘿。”
“是吗?你想怎么拿去?”
“在陈奇之前,我觉得我可以容易地拿得手我想要的肢体。可是我发现,你们得受点伤,身体受伤,就仿佛一个牢靠的整体呈现裂纹,再要取其中一部分就简单多了。”
李光的话说完,王植的手就动起来,不是他自己要动,他的手不听自己的使唤。
王植没有在意自己的手,他问: “你是怎么差遣我们的身体的,”
“这么多年来,你们摧残他们,不爱护他们,他们对你已经积怨颇深。而我,我从来都很在乎庇护自己的身体,我注意磨炼,所以,他们愿意听我的话,也愿意跟着我。离开你们。”
王植的手摸到一把刀,然后握起刀,慢慢朝着王植的脖子划来。
绝处逢生
王植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那具无头的身体已经走到了王植的眼前,就等着王植的手切掉自己的头,然后他们便取走王植的头。
王植道: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听这个人的话。首先,我们大概此刻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可不代表我们永远不会注意。其次,看看他要求你们对着陈奇、苏星星另有张达天都做了什么吧。先将苏星星的四肢烧毁,再切下他的头:然后撞伤陈奇,再切下陈奇的腿;继而恫吓张达天,用玻璃割断他的双手:此刻是我……”
王植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双手古迹般停了下来。刀子放在他的脖子上,却并没有划下去。
“你们别听他的!”是李光气急败坏的声音, “他这是诡辩。”
“我说的是事实。我们对自己的身体最多算是不爱惜,可是绝对不会像你这样残害我们的身体!”
“你闭嘴!跋快割下他的脖子,然后给我凑出一个身体供我使用!”
“哈哈。”王植大笑起来, “本来是这个原由,本来是个死鬼想复生啊。”
“等我复生,我一定要把你大卸八块!”
王植讽刺道: “像你这种人,有资格跟我们谈爱护身体吗?我们再怎样,也没有吧?你杀死了自己的身体,就因为瞧不起他,以为他长得丑,我说得没错吧?”
“你……”
王植的手慢慢放下了刀子。
“给我一个时机,我今后会好好爱护你们。可是像李光这种人,他的残酷已经证明确他的无药可救。一旦哪天,他再次发现身体的哪个部分不合他意,他必定会毫不手软地丢弃掉,然后选择一个新的代替。”
“你……”
王植感受自己完全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
与此同时,王植正前方的无头身体忽然分崩离析,头、身体、双手、双脚像散架一样掉落在地上,血水从伤口处汩汩流出,慢慢地向四周蔓延着,蔓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