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锦镛

办完公务,天近黄昏,谭锦镛走在一座大桥上。一个与谭锦镛擦身而过的美国见谭锦镛留着长辫子便对谭锦镛出言不逊:“中国人,黄猪!”并抬手掀掉他的帽子肆意侮辱:“哈哈,长辫子,猪尾巴!”谭锦镛强压怒火,拾起帽子,用英语说:“请先生自重,中国人也是人!”“中国人是人?”美国警官嚎叫着打了谭锦镛一记耳光。谭锦镛忍无可忍了,当即回敬了这个家伙几拳。

不料,这家伙吹响警笛,召来几个巡警,将谭锦镛按倒在地,一阵毒打;打完后,拖到桥下,将他的辫子缚在篱笆上示众。面对这群如狼似虎、骄横跋扈的美国,堂堂的中国武官谭锦镛,竟无力捍卫自己国家的尊严、民族的尊严,甚至连自己个人的尊严也捍卫不了。谭锦镛的心碎了。

美国对谭锦镛百般戏弄侮辱后,将他扣上,押进旧金山局。

谭锦镛出示使馆武官证件后,美国狂叫:“凡是中国人都得挨打,谁也破不了例!”折腾到深夜,一位当地华侨商人花钱疏通,谭锦镛才被释放。

平白无辜遭此,有何颜面见江东父老?谭锦镛越想越颓丧,终于走上高桥,投水自尽,在中国近代外交史上记下了沉重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