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来客(2)

 

 


3、
游泳池里,我惬意地享受着池水的清冷,池边,朝柯用白色的浴巾蒙住脑壳,继续他的非礼勿视。傻得可爱。
近来,朝柯除了在这方面,已经越来越适应现代生活了,会逛超市,会买衣服,对电视中的和马路上的汽车有极高的乐趣,分外喜欢薯片和可乐,没几天的工夫,肚皮已经长了一圈肥肉,越来越不像个传说中的大内高手。
我偶然也会向他打听一些八卦,好比神宗帝王的后宫啊,妃嫔啊。开始他不肯意说,被我磨得久了,也就坦白从宽了,乖乖给我讲述向皇后的和气威严,朱德妃的美艳刁钻,宋贵妃的机关算尽,另有下级妃嫔争芳斗艳等等。
当然,这只限于周末。因为朝柯开始上班了。
来到2010年这么久,神药依然没有着落,而他早就把银子抵押给了我,现在,算是在我这里白吃白喝白住,这就大大地伤了古哥的自尊,他总说:大老公岂能依靠一个弱女子?
我增补:这在现代,叫小白脸!
他不明所以,摇头说:我的脸一点也不白!
我懒得跟他诠释,甩甩手:好吧,你爱出去打工,就去吧!只是,你能干吗?
朝柯想了想:我有一身武艺,可以去镖局押镖!
我无奈地叹了一声:觋在的镖局都用实弹了,你不合适!
那我去客栈当小二!
我简单幻想了一下,现代饭馆里,朝柯将大抹布往肩上一搭,大吼一声:客官,您来咧——实在是不合适,遂摇了摇头!
朝柯有些灰心:亏我一身武艺,满腔理想,在2010年竟无用武之地,唉!
我突然面前一亮:别说,你这一身武艺还真有用处,你去健身中心教武术吧!
我带着他跑到附近的健身俱乐部口试,老板对朝柯外形和体格的关注度更甚于工夫,随意攀谈了几句,就录用了朝柯,还为他单独做了海报,挂在俱乐部的宣传栏里。
一时间,报名的女人学员急剧增多,每个都眼睛冒桃心,只惋惜朝柯不解风情,直接用古代练工夫的要求来看待她们,马步一扎两小时,环绕园地一跑就是几十圈,把姑娘们煎熬得不形。老板也曾找他聊过,可他老人家执拗得狠,洋洋洒洒说了一车话来叙述根本功的重要性,直把老板气得吹胡须怒视。没几天,他就被扫地出门了。
只好再找工作,这一次,他成了建筑工地的一名平凡搬运工,别人能背一麻袋,他能背两麻袋,还一溜小跑,走得贼快,听说那是一种气功,屏住呼吸,提气,可以将体重和麻袋的重量降低,然后移形幻影云云。只惋惜无法被众人所接受,他又开始郁郁不得志。
我见他心情不好,便提议带他出去转转,顺便也找找神药之类的。
火车上,朝柯再次吐得天昏地暗,后来实在受不了,干脆跑到火车顶上躺着,我数落他:早知如此,就不买你那张火车票了!
几个小时后,我们到达坝上草原,对于我来说,放松就一定要远离城市,只有在青山绿水之间能力把寻常积攒的那些恶气一次性疏散。再说,也只有在草原上能力找到荒无人烟的地方,让朝柯好好过把轻功瘾!
我们找到一片人烟稀少的树林,朝柯在林中忽而飞到枝头,忽而踩着树干一直跑到树梢,偶然还会拦住我的腰,将我带到半空中,树林外是一面安详的湖水,他带着我在湖水上擦过,碧绿的水波激荡着,沾湿我的鞋袜……我是第一次感觉到翱翔的快乐,风在耳边呼啦啦飞过,身边是朝柯英俊的眉眼,我突然以为,古代那种剑侠江湖,英雄佳丽是如此浪漫……
薄暮,我们坐在蒙古包前的篝火旁,对着明月一起喝酒,他说:你知道李白的诗吗?有一首放在此刻,倒有些意思。‘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我笑笑,低声哼起王菲的歌: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朝柯仔细地凝听,笑说:这词写得真好!
我抬头看天:是苏轼写的,他和你是一个时代的人!
朝柯诧异:苏轼?我来时,他正与王安石政见不合,自请外任,出为杭州通判去了。
我看向朝柯,总难以相信,他真的来自宋朝,愈加不肯意想起,他终将离去。
而他的眼神中也表露出深深的哀愁。
那一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推开窗看天上的明月,初秋的深夜,微凉的空气缠绕着皮肤,有种淡淡的难过:假如永远都寻不到神药,朝柯是不是就可以留在这里
第二天,坝上草原开那达慕大会,我和朝柯在人群中看跑马和射箭,朝柯总说:若我出战,无人能敌。
我问:你也会骑马射箭?
朝柯笑得有些张扬,好像我问了—个愚蠢的问题:我当然会,虽说骑射工夫多属于游牧民族,可咱们华夏人士行走江湖,也是需要的呀!
那你教我骑马好不好?我存心用无辜的眼神哀求他。果真,他乖乖就范。草原上,朝柯把我放在马背上,坐在我身后,握紧缰绳,大吼了一声:驾!马儿立即跑起来,在广袤的草原上飞奔,树林、山峦、河道在我身边飞速擦过。
我一时冲动,忘了他是个守礼的古人,身体猛地向后靠在朝椅身上,他一惊,整个身体不自主地躲了一下,我就这样从马背上翻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鲜血从小腿上渗出来。朝柯飞身下马,一把将我横抱在胸前,施展轻功,带我去找医生。周围是风景飞速向后跑,眼前是朝柯焦虑的面孔,我的意识渐渐变得含糊。
再次醒来,已经身在医院了,虽说满身酸疼,可我并没有看到自己的脚被裹上石膏,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朝柯趴在我的床边,睡梦中依然眉头紧锁,我轻轻动了一下,他立时睁开眼睛,见我醒来立即变得冲动:你怎样?吓死我了,皇上也是从马背上摔下来,我真怕你像皇上那样,你此刻以为怎样?痛不痛?
大堆问题涌过来,我反映了好半天才理清思路,我说:皇上和我一样?
朝柯分外自责的点点头,然后眼睛突然一亮:这么说,你用的药,就可以救皇上?
我点头:理论上如此啦!
朝柯冲动地说:玄空大师所说的,第一个碰到的人,能够助我拿到神药,本来是这个意思?真是太好了,我总算没有辱没皇恩!
我看他兴奋的眉眼,也跟着欢笑,但是笑着笑着,心却开始隐隐地疼。找到神药,他就会离去吧?
我康复后,大夫给我开了一大堆口服的抗生素、消炎药、止痛药,我都包起来,塞到朝柯怀里,古代没人懂得怎样使用打针器,口服药剂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吧!
朝柯找到神药,却一直没有提回去的事,依然每日为我做饭,然后看我用饭或者做一些无聊的事情。我们开始变得缄默,而且小心翼翼。
我开始厌恶这种感受,大家心知肚明,就算此刻不离去,也只是多逗留几日罢了,又何须拖泥带水,搞得大家都伤心呢?我下定决心,终于说:你的任务完成了,也该回去了!
朝柯正在洗菜,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一声恩低低地飘过来,消散在空气中。
第二天,天空很阴沉,我从卧室出来,看到客堂被收拾得整齐整齐,饮水机旁边放了N多桶农民山泉,冰箱也被塞得满满的,厨房的桌子上还摆着丰厚的饭菜……一个动机油然而生,我大叫:朝柯!
没人答复。沉寂险些让我无法呼吸,我环视处处都塞满东西的家,却始终以为空荡。
朝柯回去了,他会喝下玄空大师的奇药,健忘这里的一切,健忘我。我掏出手机,看他的照片,那是的。古人都畏惧拍照,说是摄人灵魂。想到这里,我笑了,然后又哭了,开始很小声,后来变成嚎啕……
4、
日子恢复往常的流水账,炎热的夏天变成秋老虎,依然晒得我精神恍惚。我用大把的时间窝在家里,用各种措施写下朝柯的名字,留下所有他呈现过的陈迹。但是,这一切不过是徒劳,写满朝柯字样的纸卡不见了,电脑里的文档消失了,刻了文字的墙壁也完好如初,就连手机里那张照片也开始起了变化,人影逐渐含糊,直到全部消失,只剩下后台。
我开始健忘一些事情。
气候预报说,最近将会迎来本年度最高气温。我带着冰镇矿泉水,从早到晚泡在银行里,一瓶一瓶地喝。
也许是那天的高温加剧了我的头晕目眩,恍惚中的光影,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受,我走出银行,突然听到隔邻巷子传来极为惨烈的咣当和哎哟声响。一个身穿古装的人从巷子里跑出来急匆忙地来到我眼前,一把握住我的手,冲动地说.我总算又见到你了
我愣愣地看着他,实在想不起来他姓甚名谁。我说:你赔礼了吧!
他摇头:你只是不记得我了,我回去宋朝之后也健忘了你,直到那日我在密州与苏轼把酒畅谈,他作了一首叫《水调歌头》的诗,你知道吗,他说前一句,我就能接后一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就这样,2010年的一切突然全部涌此刻我的脑海中,我怎么舍得健忘你……
我看着他情意绵绵的眉眼,冷冷地退却了一步:你有病吧!
然后转头,却惊觉自己的脸上挂满了莫名其妙的泪水。
那人跟在我的身后喋喋不休,他说,我放下宋朝的一切,来到2010年找你,就是要永远和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