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仁杲:薛秦帝国的悲情皇帝

在隋炀帝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四月,正值岁荒民饥,盗贼蜂起,金城县令郝瑗为讨灭贼寇而募兵数千人,并交由当时担任金城府校尉的薛举统领。 然而,等到分发铠甲之日,薛举却与儿子薛仁杲及其党羽以及他们的人马发起兵变,劫持上司郝瑗,正式走上了举兵割据之路。薛举为收拢民心,下令开仓散粮以赈济贫弱,由此深得民心。随着薛举占据金城后自称西秦霸王,并以郝瑗为首席参谋,一边招降周边的群盗,一边在四方扩张领土,达到了极其强盛的地位。不久,薛仁杲继承权位,成为西秦霸王的继任者。薛仁杲及其父亲的所作所为在当时极为震惊,也是历史上不可避免的悲剧。薛举被其部众的推崇所接受,于兰州登基称帝,其国号仍为西秦(注:后世史家为将该政权与两晋十六国期间的西秦区别开来,因此又称其为薛秦),并册立薛仁杲为太子。

薛举僭号称帝后,并不满足于占有陇西一隅之地,曾试图向西夺取凉州(此时为大军阀李轨所占据)却失败了。接下来,他开始将注意力东移,想要攻占长安,夺取关中。然而,这时关中的主人已经从隋恭帝杨侑换成唐高祖李渊,后者为完成统一大业而试图先解决西边的威胁。在这种情况下,西秦与唐朝成为难以协调的死敌,唯有通过战争方能解决双方的利益冲突。

武德元年(公元618年)六月,就在李渊称帝后的次月,薛举率领国中精锐东侵,倾全力发动进攻。1个月后,西秦与唐朝在高墌城(今陕西省长武县东北)附近的浅水原遭遇,两军大战一触即发。由于唐军主将李世民身患重病无法指挥战斗,而奉命指挥军队的行军长史刘文静、司马殷开山接连不听从主帅的告诫,擅自发动进攻。最终,在混战中被敌军追击。在经历着一番偷袭后,薛举最终大败亏输。

经过这场大战,唐朝的八位行军总管都被打得节节败退,牺牲率高达50%-60%。就连骁勇善战的大将军慕容罗睺、李安远、刘弘基也倒下了,可谓全军覆没。战后,李世民狼狈逃回长安,薛举则乘胜占领高墌,并将唐兵的尸体堆成京观——一个古代用于聚集战胜敌人的尸体,并封土而成的高冢,以夸耀胜利。

浅水原之战后,薛举计划再接再厉,一举击败唐朝,然后出关作战,最终完成统一海内的伟业。可惜,他没能实现这一计划。在准备再次出兵时,他突然患上了重病,卧床不起。随军的巫师说是战死的唐朝士兵的怨灵在作祟,这令他非常讨厌和恐惧。没过多久,薛举便离世了,死亡时间在同年八月。距离浅水原之战仅过去一个月而已。

薛举病逝后,薛仁杲登基称帝,并继续与唐朝进行战争。根据正史记载,薛仁杲身材魁梧雄壮、勇猛善战,在军中被尊为“万人敌”。但是,他的性格严苛残酷,喜欢对俘虏进行酷刑折磨,令人憎恶。薛举的酷刑如断舌、割鼻、舂斮等手段使他受到国人的反感和厌恶,称帝后对臣属同样残忍暴虐。稍有不满意就将他们处死,国人对他的统治普遍不满。更不幸的是,薛举和他的儿子最倚重的大谋士郝瑗很快便病故,导致西秦国势迅速下滑。

西秦政局的变动为唐朝提供了良机,同年十一月,李世民率军西征,在高墌城大败由宗罗睺指挥的秦军,斩杀数千人,史称第二次浅水原之战。战事结束后,李世民继续追击,将薛仁杲所驻守的泾川城围得水泄不通。由于薛仁杲的统治使他失去了军心和民心,因此在半夜的时候,守城将士纷纷下城投降。尽管薛仁杲采取了大肆杀戮的行动来阻止,但这终究无济于事。

  同年十一月初八,自知无力回天的薛仁杲放弃了抵抗,亲自率领文武百官出城投降。

西秦帝国在成立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便遭到了覆灭。薛仁杲在投降后被李世民押解至长安,并连同数十名心腹党羽在闹市被斩首示众。随着西秦的灭亡,新生的唐朝解决了后顾之忧,自此便放眼于出关作战,仅用了七至八年的时间便陆续削平各个群雄,实现了海内一统的局面。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薛仁杲与薛仁贵之间的关系,两者之间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充其量只是远房亲戚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