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玫瑰

 

 

楔 子
那个地方,开满了玫瑰花,赤色的、白色的、的、蓝色的,甚至另有黑色的。而每个出生在这里的孩子,幼年时身体里都会被植入一颗花种,不然,这个孩子活不过20岁……
出奇的死
假如不是那朵开在山涯上的玫瑰花太漂亮,萧微也不会死。
陆林是个富二代,却没有大多富二代具有的狂妄,和另外男生一样盼望恋爱的到来。在开学时他看到萧微的第一眼,就被对方清纯的美貌与脱俗的气质给吸引了。
这个来自四川一个小镇上的姑娘,像朵待放的玫瑰,区别于任何一个城市里的女孩,以至于让帅气的陆林死缠烂打了半年,才追得手。
那天的气候异常爽朗,吹着初秋的冷风。陆林开着车,载着萧微一起到学校后面的山顶上野餐。
“你看……”两人方才支好帐篷,萧微就指羞对面的山崖, “蓝色的,野生玫瑰花。”说着,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你之前不是说不要玫瑰的吗?只要你喜欢,要什么花我都保证每日给你……”
“温室里培育出来的哪能跟野生的比?”萧微打断了他,眼光却还牢牢地盯着山崖, “陆林,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缺。但来往了这么久,我也没送过你什么,那朵野玫瑰,我一定要摘来,一直养着,见证我们的恋爱。”
“可那边太危险了。”
“我能摘到。”萧微笑着打断他,跑了过去。她穿戴白色的裙子,像朵清纯的白玫瑰。
陆林看着萧微奔驰在草地上的背影,完全被这漂亮的一幕迷住了。
他呆呆地看着,脑海里刹时闪现出两人在一起将来的幸福向往……直到,萧微的那声尖叫将他惊醒过来。
但什么都晚了,这是本市最高的地方。
警员来了,120来了,但都只是摇了摇头: “全是平滑的岩石,救助工作很难施展。”
于是,陆林的幸福在那一刹时破裂了。
萧微的尸体在当全国午才被搜救上来。
警员封锁了现场,将尸体装车,陆林拥上去,哭着喊着要见萧微最后一面,却被几个警员拦了下来。
“年青人,振作点儿。尸体我们是不会让一般人看到的。”这是负责搜救工作的警员王靖的原话。
“我怎么大概是一般人?萧微从小就是孤儿,我们结业就计划成亲,我是他独一亲切的人,怎么会是一般人?我要看……”陆林忽然停了下来,他睁着满是泪水的眼睛看着王靖手里的东西。
一株蓝色的玫瑰花。
“找到尸体时,她手里还抓着这株玫瑰。萧微跌下去的时候恰好抓到它,下落的气力将它连根拔起。”
陆林哭着接过来,发现这株玫瑰不仅不带刺,还披发着一股奇特的香。
警员见他的情绪已稳定下来,开始散开去进行清理工作。陆林趁机爬了起来,朝装运尸体的车厢扑了过去。几个警员反映过来阻止,却已经晚了。陆林拉开了车门,一手拉开笼罩在尸体上的白布,马上,满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里面的萧微,依然是齐腰的长发,白色的裙子沾满不少土壤,脚上穿戴和他脚上配款的情侣鞋,只是——为何裙子中包裹着的是森森白骨?
没错,只是一具骨架子。
为何几个小时前萧微那洋溢着幸福的笑脸现在变成了冰凉的骷髅?
还未下山的太阳将微弱的光芒射进车厢,把这惊悚的一幕照得如此真实。
陆林瞪大了眼睛,张开的嘴里叫不出半个字,满身无法动弹,好像意识在这刹时由于极度的惧怕暂停了!
背 景
生活仍是要继续的,作为陆家的独子,家里人自然不希望陆林为了一个女孩而萎靡不振。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那是一个周末,陆林照例回到家里。
“陆宝,大家都在等你呢!”一开门,母亲就迎了出来。
“等我……”还没等陆林说完,“嗨,陆林。”一个甜美的女生争先跟他招呼道。
他朝里探了探,居然是霍雨洁,萧微的室友。
她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他迷惑的脸色,母亲兴奋地笑了: “你这孩子,小洁和你一个班你都不告诉我们。”说着,陆妈妈将头转朝霍雨洁, “要不是这次陆宝他爸和爸签合约谈起来你们的学习,我们还不知道你也在这儿念书呢。”
“没关系的,陆林肯定和我一样,不知道相互的身份。”霍雨洁灵巧地笑着答道。
陆林有些惊奇,霍雨洁莫非就是母亲常向他提起的“小洁妹妹”?
“我先上楼了。”他和睦地和屋里的两个女性打了招呼,快步走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没有健忘每个周末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给那株蓝色的玫瑰花浇水施肥。当然,他也没有健忘小时候母亲就告诉他的话:爸爸有个交易上的好密友姓霍。霍叔叔家,有个灵巧的女儿,陆宝长大后一定要把她娶回来。
富二代果真不好做,爹妈赐与了他奢侈的生活,同时也为了家族能够恒久地富有下去,赐与了他不自由的婚姻。
只是陆林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是霍雨洁。因为萧微,两人的关系也还良好,但也还没到娶她的地步。
陆林看着眼前开得娇艳的玫瑰,叹了口吻: “微微,我想你了。”
蓝色花朵好像听懂了他的话,微微地颤了一下。他的手传来稍微的,像蚂蚁咬到似的刺痛,花上有东西?
没有,什么也没有,连刺都没有。
陆林一愣,又回过神儿来,责怪自己太神经质了。这么多天了,这株玫瑰只这么一朵,层层的花瓣往外开放,却怎么也看不到花蕊——这朵花,何时能力完全开放呢?
“陆宝?”母亲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轻轻地扣了敲门。
“母亲。”陆林立马站了上来。
“你也看到了,雨洁不仅美丽,仍是个懂事的姑娘。”陆妈妈开门见山, “我知道,大概是有些为难你,但情感是培育出来的。毕竟,当初你霍叔叔一直在资助爸。”
“但是……”
“没有但是!”陆妈妈毫不踌躇地打断了陆林, “你知道我们就你一个孩子,虽然并不是我亲生的,但这么多年来,家里对你的付出你也是知道的。”她把脸落了下来, “你好好想想吧!”
说完,便走了出去。
幻 死
陆妈妈和陆爸爸,相互相爱,却都是不孕症的患者,不能生育。这对一个女性来说,是极度悲痛的事情,终于在各方求医无果后,心灰意冷的陆妈妈有了轻生的动机。
那是一个大水泛滥的季节,当这个女性正计划跃入滚滚大水之中时,她看到了河岸边的泥汤里有一个蠕动着的东西。
她走近,发现了一个婴儿,被大水冲到了这里,满身裹满了泥浆,居然还活着。
她伸出了双手,于是,陆林就这么参加了这个家庭。
现在,他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整个房子,出奇得静。也就在这时候,一阵诡异的“吱吱”声传到了陆林的耳朵里。
陆林回过神来,四处看了看,发现那株蓝色的玫瑰花正在开放,速度快得惊人,花瓣在急切地向四周翻腾, “吱吱”的声音就是来自那边。
陆林忽然被面前的这一幕吓倒了,愣了两秒后,他忽然反映过来,欣喜地捧起玫瑰: “微微,是你吗?”
就在他的手接触到花瓣的刹时,他的手臂如同被电击似的,一阵发麻。同时,脚忽然失去了控制才能,动弹不得。然后,他的面前一闪,耳朵里传来了婴儿惨烈的抽泣声。
“天哪……你们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接着,是一个女性的哀哭。
“听我说,我们这是在救这些孩子。”这个男性的话音刚落,婴儿的惨叫声由之前的一个变成了一群。
陆林看到了,那个男性一只手里拿着一把怪异的刀,另一只手按住眼前抽泣的婴儿,然后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一刀撬开了婴儿脆弱的头盖骨。刹时,那个婴儿停止了哭叫,桌子上白色的,赤色的液体流了一地。
男性不紧不慢地抓起一颗圆形的小球,扔进婴儿现在还在蠕动的脑髓组织中,再将拿下的头盖骨盖了回去。
陆林终于叫了出来,双手死死地捂着耳朵。婴儿的哭喊声更大更闹,他的脑壳将近炸裂了。
“陆林……你怎么了?”霍雨洁的声音在楼下响起,同时传来高跟鞋急切上楼的“啪啪”声。
接着,门开了,然后是霍雨洁的惊叫声。
被这么一惊,陆林的身体一抖,面前的情形忽然消失。
在他眼前的地板上,装玫瑰花的花盆摔得四分五裂。
陆林的脸上,血红一片,血液从他的鼻子,嘴里,耳朵里涌出。眼睛方才适应光线的那一秒,他忽然看到玫瑰花蕊里呈现了萧微的脸: “萧……”他的“微”字都还未喊出口,面前一黑,便晕倒在了地上。
死一样地痛过
“陆林……陆林……”这是一个黑暗的房子,一个怪异的呼喊声来得若有若无。
陆林睁着眼睛,却看不到任何东西。忽然,脑壳传来一阵刺痛,险些要晕过去,好像有万万张嘴,在不断地啃食他的神经。他想叫,却发现嘴被什么冰凉的东西堵住了。他扭动着身体,想坐起来,却发现身体基本无法动弹。
他满身透出了盗汗,脑壳里的痛楚险些让陆林失去了意识,现在的他异常无助。
“别动,熬过这几天就好了,否则你会像我一样死掉的。”
声音如此之近,好像对方就在耳边。
他想叫,嘴仍是被堵着的。
“记着我下面的话,”声音继续道,“今年,在每个月月圆的时候,都不要外出,更不要被月光照到自己。不管在你身上发生了何等诡异的事情,都不要去追究。我已经死了,我回来是为了不遗余力避免这样的事情在你身上发生。”
陆林忍住脑壳里的剧痛,用尽满身气力,想挪起程体,虽然没有成功,他却感受到是那个说话的东西将他压着。之所以说是东西,因为,对方的身体没有一丝温度,好像出奇得瘦,对方的骨头将他的身体硌得生疼。
陆林停止了挣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状况不就是常说的——鬼压床吗?!
就在这时候,传来一个锋利的惊叫声。
同时,陆林感受压着他的东西消失了。
他的眼睛一眨,看到霍雨洁瘫坐在地板上,眼光死死地盯着现在还在颤抖着的窗户。
陆林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以为满身发麻,翻开衣服一看,他的身上全是一条一条的纹络,很深,好多,很怪异,很像是骨头压在上面留下的陈迹。
“我一直陪在你床前,不小心睡着了,然后我听到有人说话,抬起头就看到,就看到……”
霍雨洁忽然停住了。
陆妈妈闻声立马跑了上来: “发生了什么事?”
霍雨洁立马站起来: “方才看到一只蟑螂,吓倒了。”
“蟑螂?”陆妈妈反复了一句,看了霍雨洁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脱离了。
他们三人都知道,在这豪华的别墅,绝对是没有蟑螂这类东西的。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陆林说完,脑壳的猛烈疼痛又一次袭卷而来。
“我……我……”霍雨洁见此状况,说不出一句话, “我方才看到一具尸骨架子压在你的身上。”
“骨……”陆林话还没说完,面前一阵含糊,晕了过去。
出走的骨架
“感受怎样?”守候在一旁的霍雨洁轻轻地问道。
“我晕了多久了?”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表,“对了,你一直陪着我?”
霍雨洁没有答复,但表情忽然涨红了。
“是我让雨洁留下来的。”陆妈妈快步地走了进来。
陆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忽然想起了他的玫瑰花: “我的玫瑰花呢?”因为房子里的香味变了。
“我让李阿姨拿出去弃掉了。”母亲安静地答道。
“什么?”
“我不知道那花你是从哪儿弄来的,养在这里,弄得满房子的臭味。张大夫还说,那气味会麻木神经让人产生幻觉,能刺激大脑……”母亲还说了什么,陆林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他的脑壳里只有一个动机,那是萧微留给自己独一的东西,扔了的话,萧微就彻底地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了。
“您能先出去一下吗?让我静一静。”他打断母亲,无力地叫道。
“陆……”霍雨洁的话还没说完,“请你也出去。”陆林再次打断道。
房子里恢复到了他认识的死寂,就在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一个生疏的号码。
“请问是陆林先生吗?”对方的声音很认识。
“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公安局的王靖。”对方急切地打断道, “是这样的,关于上回萧微的案子,出了一点儿小意外,能不能麻烦你亲自到公安局来一趟?”
一听是萧微,陆林想都没想,当即说道: “我顿时过去。”说完就出了门。
萧微是孤儿,尸体原本是顿时就要送去火葬的,只是……
“什么?失踪了?!”陆林一听尸体不见了,脑壳里忽然闪现出失事那天的那具骨架。
“你听我说。”王靖尽量压低语气,“萧微的事情实在诡异,事到现在,我们也不想对你隐瞒什么。首先,尸体在崖下面找到的时候就只剩下一堆骨架,被一种雷同寄生的生物啃食掉了肉体,但我们至今还没弄明白,是什么样的生物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不留陈迹地吃掉整具尸体的肉;其次,对于那具骨骼的检测,我们发现了慢性神经抑制成分,就是说,萧微大概在死前就服过毒:再者,我们联络不到萧微的家人,她对密友同学说自己是孤儿,而学校的档案里又没有她家庭情形的纪录;最后,也就是最玄乎的事儿,尸体是放在停尸间的,房间,楼道,都装有摄像头。”说着,王靖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启动了陆林背后的屏幕——时间显示是在后夜里2点,夜视的摄像头里,整个停尸间异常暗淡、沉寂、冰凉,陆林看着这种情形,就不由得后背发凉。
忽然,录像中的第三个床位上的白布动了动。
陆林觉得看错了,揉了揉眼睛,白布已经被什么东西拉开了一大截,露出了一具诡异的骷髅。接着,那具骷髅头左右转动着,好像在试探地形。
陆林屏着呼吸,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突然床架“吱嘎”响了起来,白布滑到了地上——整个骨架,居然像僵尸一般,站了起来。
这场景陆林只在电视电影里见过,现在透留宿视镜头的拍摄,显得愈加得诡异。
就在陆林满身汗毛都快竖起来的时候,萧微,精确地说是那具骨架,得心应手地打开了门,“吱吱嘎嘎”地响着,走了出去……
王靖封闭了屏幕,缓了口吻: “我们那时看到这视频的时候,也差点儿吓得魂都没了。可是身为警员,再诡异的事情我们都得弄明显。今朝来看,你是萧微生前最亲切的人,所以,假如你知道什么情形的话,一定要告诉我们。”
陆林喘着粗气,还没有从方才惧怕的情绪里缓过来。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对萧微的了解真的太少了。
“陆林,你必需配合我。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你说什么?”陆林诧异地看着王靖。
“在三年前,我方才来到这里任职,接管的第一个案子里的两个青年男子,一个下半身皮肉全部消失,另一个上身皮肉全部消失。因为两人都是孤儿,我们无从下手,两具残破的尸体都还躺在停尸间里。所以,此刻假如能解开萧微的答案,我们大概也能将此案侦破。”
人面玫瑰
这几天的生活恍如梦乡。
一从公安局回来,陆林就虚脱地躺在了床上。
霍雨洁应该是回学校了,因为之前的事,母亲也没有多问什么。
这一觉,陆林睡得出奇得深。
他梦见了萧微,她穿戴失事那天的白色裙子,在草地上奔驰着。
“微微,你回来了?”梦里的陆林欣喜地追了上去。
刚拉到对方的手,他的脑壳就如同触电了一般,疼痛忽然袭卷而来,痛得他抱住头瘫坐在了地上。
萧微好像停了下来,回身,将什么东西递到他的眼前。霎时间,一股奇特的香味透了进来,沁人心脾,将那股疼痛一点儿一点儿地驱散开。
慢慢恢复了意识的陆林这才睁开眼睛,却看到摆在面前的是那株蓝色玫瑰,只是这花瓣,片片都是凹凹凸凸的,全都出现出一张脸——萧微的脸!
这无数的人面花瓣,都睁着大大的迷人的眼睛,对着他的脸吹气——那种能够治愈他猛烈头痛的香气。
然后,陆林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眼光顺着面前捧着蓝玫瑰的手慢慢移了上去,移向了萧微的脸——那刹时,他的心“略噔”一下——那不是脸,是骷髅!
陆林大叫了一声,猛然坐了起来,满头大汗的他发现此刻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当意识到这只是个梦乡的时候,他才长长地松了口吻。梦里那种猛烈的疼痛感让他记忆犹新,同时,那种沁人心脾的香气好像也还残留在空气里……不,不-是残留!陆林下床的时候,发现了地板上有片蓝色的玫瑰花瓣。
他小心翼翼地翻过来,花瓣凹凹凸凸地出现出一张脸——萧微的面貌惊心动魄!
陆林的手哆嗦了两下,花瓣掉落在地,迅速地枯萎、脱水、变干、溃烂、消失……这一系列变化在他眨眼间便完成了。
陆林惊呆了,就在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陆林匆忙地拿起电话,居然是王靖。
“快到你们学校来!”对方的声音很焦虑。
“发……发生什么事儿了?”毫无准备的陆林语气打着结。
“一个叫霍雨洁的女存亡了,死状和萧微一模一样,昨晚还和室友一起用饭的她在一夜之间古怪灭亡。”
“什么?霍雨洁!”陆林的手机吓得掉在了地上,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
死 状
霍雨洁的睡房已经被封锁。王靖正在抚慰一个恐慌万状的女孩,见陆林过来了,他立即站了起来: “她叫冰雅楠,和死者同一个睡房,也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
“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昨天雨洁回来的时候出奇地兴奋,晚上还拉我一起去用饭。她好久没有这么兴奋过了,但是今天凌晨我叫她起床,她没反映,我翻开被子就……”
陆林没听下去,直接去了里间。
这里有一股奇特却又认识的香味……
霍雨洁躺在床上,下半身用被子盖着。他轻轻拉开——下半身没有了皮肉,只剩下森森白骨。
没有任何迹象,床单上没有血迹,空气中没有腥味,假如不拉开被子,所有人都觉得霍雨洁在熟睡。
忽然,在床单上有一个东西进入了他的视线——蓝色的玫瑰花花瓣,除了没有人面之外,香味、巨细、颜色,都和萧微留下的后来被妈妈弃掉的那株的花瓣一模一样。
昨晚梦里的景象一下在陆林的脑海划过——花瓣怎么会呈现在霍雨洁的床上?
毫无头绪的一桩灭亡案。
忙活了一天,陆林除了以同学的身份抚慰了两位女孩,其他什么忙也没帮上。
回到家的时候,母亲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这是一个不眠夜,霍雨洁的尸检汇报下午就出来了,死因是失血。就是说,霍雨洁在死之前,身体里的血液全都消失了,一滴不剩。接着,有什么东西才将她的下半身啃食得干洁净净。
很快.22点到了,方才脱下衣服的陆林脑壳忽然“吱吱”地晌了两下,接着即是如大水般袭卷而来的疼痛——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停在他的脑壳里穿梭。陆林一下子失去了理智,抱着头满房子乱闯。忽然,他愣住了,衣橱倒了,透过里面广大的镜子,他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整个头部的血管暴起,粗的,细的,全都呈紫色,而且还在快速地往脖子蔓延……
陆林的惧怕被抑制在喉咙中,连一声叫唤都未能发出就失去了意识。
活不过20岁
陆林不知道自己昏厥了多久,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里。夜很深,高级静养房异常平静,隐隐约约传来母亲边打电话边抽泣的声音。
“当初你就是不信,过不了多久就是陆宝20岁生日了。你看最近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我真的畏惧……”
“你不相信大夫,却相信20年前一个僧人骗钱的说辞,荒谬!”陆爸爸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先这样,古老板过来了,我先挂了。过几天我就回来,有什么情形到时候再说。”
陆林睁开眼睛,满身酸痛无比,身上插满了大巨细小的管子。稍微地一动弹,脑壳就一阵刺痛。
这时候,门外的母亲挂断了电话。
“雅楠同学,这几天真的很谢谢你陪我照顾陆林,要是学业紧张,就不劳烦你……”
“没事儿的,陆妈妈。”这是冰雅楠的声音, “我们宿舍的几个姐妹一直都和陆林的关系很好。对了,陆妈妈适才说,陆林的生日到了,担忧……”
“哎,这……”陆妈妈踌躇了一下,“陆林还未满周岁的时候,一个算命的僧人告诉过我,这是个中了谩骂的孩子,养在我们家,是活不过20岁的。我们都觉得这人是骗钱的,都不相信,可此刻……陆宝时常地晕倒,这次还不明原由地脑出血……”
自己居然活不过20岁。听到这话,陆林的心“咯噔”了一下,满身没有了任何力量。自己到底中了什么样的谩骂,活不过20岁?这种状况,让他想起了自己被鬼压床的那一晚。同时,也让他想起了那一晚听到的话:今年,在每个月月圆的时候,都不要外出,更不要被月光照到自己。不管在你身上发生了何等诡异的事情,都不要去追究。我已经死了,我回来是为了不遗余力避免这样的事情在你身上发生。
对了!陆林忽然如梦初醒。霍雨洁那时说,看到一具骨架趴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王靖就告诉他,萧微的尸体失踪了,难道——是萧微?莫非死去的萧微知道自己身上的谩骂?她又是怎么活过来,要如何救自己呢?
蓝玫瑰!
陆林想起来了,自己每一次头痛,只要闻到那朵玫瑰的香味,疼痛立马就消减了。
莫非……
还未等他想明显,脑壳里“吱吱”两声后,死一般的疼痛又袭卷了过来。
现在,又到22点了。
陆林的叫唤惊动了门外的人,陆妈妈,冰雅楠,另有保姆李阿姨一同冲了进来。
“玫瑰花,玫瑰花……”陆林双手捂住脑壳,挣扎着冲母亲叫道。
“玫瑰……什么玫瑰花?”陆妈妈一边按警铃,一边匆忙地问道。
“养在……我房子里的那株蓝色的玫瑰。”
陆妈妈匆忙地转过身问李阿姨: “你把那玫瑰扔哪儿了?”
“那时我要扔,霍雨洁小姐说很罕见,被她拿走了。”
玫瑰齐心咒
“花?对!那天雨洁回来是拿了什么东西,藏着不让我看,但我闻到了香味。一种描述不出来却又很是好闻的香味。”校外咖啡店里,冰雅楠坐在陆林眼前,笑容甜美,长相可人, “也就是那几天,雨洁的行为很离奇。整夜地说梦呓,那晚,我听得清明显楚,她说,我给你血液与生命,你给我美貌与恋爱。我还没来得及问她到底怎么了,第二天雨洁就……”
陆林听完后叹了口吻。
“那花是萧微留给我独一的东西,不管如何,我都要找回来。”他想知道,那花到底藏着什么机密。
萧微和霍雨洁,两个都接触过花的人,死状又如此相似。更重要的是,那花的香味为何能驱散自己每晚莫名的头痛?
“对了,你的头,真的没问题了?”冰雅楠的问候打断了他的思绪。
“嗯!”陆林存心千笑了两声,这是他第一次和冰雅楠走得如此之近, “没问题了,爆发时莫名其妙,好得也莫名其妙。”其实,头痛依然会在每晚的22点后发生,只是陆林每次在这一刻到来之前会给自己打针满身。一来,他想脱开身,找到那株蓝玫瑰;二来,如果自己真的活不过20岁,他不想把剩下的时间挥霍在医院里:再者,他不想让母亲伤心。
“你没事儿了就好。”冰雅楠的语气里透着高兴, “另有,我能不能告诉你一个机密。”
“什么机密?”
“萧微和雨洁的关系,并不像平时大家看到的那样,她们一直很不好。”
“这是为什么?”这倒让陆林有些惊奇。
“我也不知道,萧微是后来自动申请更换到我们睡房的。进来今后,她就开始养花,也就是在当时候,你开始疯狂地追求她,忽视了其他女孩对你的暗示,囊括雨洁。”
陆林摇了摇头: “我的确只爱萧微……”
“机密就在这里!”冰雅楠毫不踌躇地打断了陆林, “为什么你看到萧微的第一眼,就那么无法自拔,彻彻底底地爱上了她?”
“这……”陆林从来没有想过这种问题。
“因为,萧微给你下了一种齐心咒!”
“荒谬!”陆林一下来了火。
“等等!”冰雅楠一把抓住已经站起来的陆林, “这是雨洁在萧微的枕头下发现的。”说着,她拿出包里的东西。
是两张黄纸,上面分别用碎小的玫瑰花瓣拼着陆林和萧微的样子,陆林是黑色的,萧微是蓝色的。
旁边都用血红的颜料写着两人的生辰。两人的身体,由一个大大的八卦圈住。两张纸由一颗希奇的被针穿过的玫瑰,连在了一起。
“什么东西?”
“这叫玫瑰齐心结。”
“这是什么?”陆林注意到在黄纸的后面,分别写有两个日期。萧微的是:9月15日。这不正是她失事的那天吗?
陆林翻过自己的:11月15日——明天!
花吃了,这女孩
“萧微并不爱你,她只是利用你……”
“不大概。”陆林甩开冰雅楠的手,打断她的话, “此刻已经不早了,我们都应该回去了……”他此刻不想讨论任何事情,如果这真是什么谩骂,那么写在自己画像背后的数字,一定就是自己的灭亡日期了。
“你只是不肯接受对过失?”冰雅楠再次抓住他的手, “我虽然没有萧微美丽,家里也没有霍雨洁那么富有,可是我比她们任何一个都愈加爱你。”
“雅楠,你……”这话倒是令陆林很是惊奇。
冰雅楠也站了起来,眼光里闪现异常的光芒: “你不接受我对过失?你的眼里只有萧微对过失?”还不等他反映过来,冰雅楠一把将他抱住, “只要你承诺和我在一起,我就告诉你是谁杀了萧微,她和霍雨洁的尸体又为何会变成那样子,另有只剩下骨架的她又怎么会从公安局里逃出来。”
“我不想听,我不想知道!”陆林一把推开冰雅楠,他已经猜测到了却果,一个令他心灰意冷的。
“你不是不想听,你只是不肯接受!”冰雅楠步步迫近, “你应该知道,萧微是来自一个叫玫瑰谷的地方,那边的人,都是以种卖玫瑰为生。每人出生的时候,脑壳里都会被植入一颗玫瑰花种。只要一脱离山谷,到了二十岁的时候种子会立马苏醒,并快速地萌发,生长,开出花朵。而这个人身体上的皮肉,血液,都会随着玫瑰的生长,被看成养分完全接收,在极短的时间里只剩下一具骨架。”
“你……”陆林难以想象地看着对方,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因为那天晚上,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陆林忽然以为面前的这个女孩那么诡异。
冰雅楠怪异地笑了笑: “我看到霍雨洁是怎样被那株蓝色玫瑰花吸干了血液,下身皮肉又是怎样一点儿一点儿被吃掉的过程。”
陆林一下跌坐在了地板上: “雨洁,是被那株玫瑰花……不大概,不大概……”
现在的咖啡店里,稀稀落落坐着的几个人全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两人怪异的行为。
“怎么不大概?那时霍雨洁发现那株玫瑰死死咬住她的时候,向我呼救,但我没有救她,反而用枕头捂住了她的嘴。她和我讲过你们之间的婚约,只要她死了,我才有时机获得你。”
顿时就要到22点了。
陆林忽然站起来,抓着冰雅楠的肩膀: “这么说来,那株玫瑰一定被你拿走了对过失?”
“没错!”冰雅楠笑得异常自得,“但我是不会交给你的。”
“为什么?”
“因为那是由种在萧微脑壳里的种子生长出来的,这么怪异的东西,相信另有好多我没有发现的价钱。更主要的是你不爱我,我相信,只要剪下这株玫瑰的花瓣,来结一个你和我的齐心结,应该足以让你死心踏地地爱我了吧!”
“你简直……简直就是个疯子!”陆林恐慌地看着冰雅楠,跌撞着冲出了咖啡店。
就在陆林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的时候,冰雅楠的电话响了。她收起笑容,按下接听: “接下来看你的了。”
“呵呵……”电话那端干笑了两声,“我就知道,你能完成。”
“可是王靖警员,用这个方法,我真的可以获得陆林的心吗?”
“你说呢?”
残 食
陆林在学校的林阴小道上不顾一切地跑着。他忘了,今天是11月14日。
天空,万里无云。虽然还未满月,但月光也足够洁白,照在陆林身上,他满身禁不住一阵痉挛。
“陆林。”这时候,忽然有人叫住了他。
他没有停下来,眼光在夜色里四处搜索。22点就要到了,他得回到宿舍去,他不想因为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再度晕死过去。
正这么想着,拐过角,他一头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王靖?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陆林客套地问道。
“我是来找因为我看管失误而失踪的尸体。”
“尸体?”陆林反映过来, “你是来找……”毫无防范的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王靖的手一抬,后脑一热,陆林整个人就晕倒了下去。
陆林是痛醒的。
脑部那种炸裂般的痛席卷而来,让他刹时恢复意识。但他无法动弹,地上是一个大大的五芒星,每一个极点上,都放置了一只大大燃烧着的蜡烛。他的身体毫无力量,被死死地固定在正中的位置。现在正值月光肆虐的时刻,照下来,他的疼痛感变得愈加清楚,又晕了过去。
“他已经饿了一天了,此刻会痛死的。”冰雅楠看着地上的陆林,担忧地叫道。她想冲过来,却被一旁的王靖抓住了。
“顿时就要到1 2点了,等萧微呈现后,五芒星的能量会先困住她。你就得乘着陆林恢复意识前取出他的心脏。将那株蓝玫瑰放在星阵正中,把陆林心脏内的血液灌溉其上。然后等玫瑰将他心脏接收后,会立马结果。你再把结出的果实当心脏放在陆林的胸腔内。苏醒过来的他,就会像爱萧微一样爱你了。”王靖一副胜券在握的脸色。
“我凭什么相信你?假如萧微知道你在设置陷阱害她,还怎么大概呈现呢?”
王靖嘴角抽动了一下: “她会来救陆林的,这是玫瑰谷赋予她的责任。此刻的她只是一堆骨架,没有任何其他意识。”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冰雅楠诧异地问道,忽然她瞪大了眼睛——王靖一把捂住她将要尖叫的嘴: “她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萧微真的来了。
一具上半身只有骨头,而下半身完好的尸体朝挣扎着的陆林跑了过来。
“不要过来,微微你不要过来啊。”这时候,恰好1 2点,无数记忆忽然在陆林的脑壳里涌现:
他也是玫瑰谷出生的孩子,被大水冲到了这里,参加到了陆家。
他和萧微一样,脑壳里也有一颗玫瑰花种。每晚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就像种子在脑壳里萌发钻噬。每两个区别性另外孩子就会被植入两粒特定的种子,一方脑壳里种子萌发的时候,只要滴上另一个人的血,就能抑制种子的抽芽。所以,两个孩子的运气从种下种子的时候就被绑在了一起,如果一方死了,另一方也就会死在种子的萌发中。所以,萧微留下的那朵蓝玫瑰会发出治愈疼痛的香味。
这时候,五芒星角上的蜡烛刹时燃得更猛了。
已经是骨架的萧微方才接触到陆林的身体,就被阵式具有的强盛能量定格住了。
“快去,在蜡烛熄灭前,你必需完成你的任务。”王靖一把将冰雅楠推了出去。
虽然冰雅楠早有心里准备,但现在仍是禁不住满身发抖。一想到今后陆林就会死心塌地地爱着自己,她就又有了勇气,拿着东西,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陆林还没来得急叫出来,冰雅楠手上的剖解手术刀就划开了他的胸腔。
但陆林只是惊奇,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这时候的冰雅楠,像个疯狂的杀人狂。医学专业的她迅速地割开了他的皮肉,除掉内部组织,切掉血管,眨眼间就将陆林还跳动着的心脏捧在了手心里。
但陆林没有死,他很想叫唤,让冰雅楠住手,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冰雅楠带着对美妙恋爱向往的笑,将他的心脏放到了她带来的那株蓝玫瑰的根部。
只在那刹时,玫瑰的花瓣急速盛开,一层又一层,一层又一层,却永远也开不到花蕊。冰雅楠眼光死死地盯着花: “快结果吧!结出果实,陆林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忽然,她以为脚下一阵刺痛。
低头一看,凋落在地面上的玫瑰花瓣居然像有生命一般,全部朝她汇聚了过来。现在她才看明显,那每一片花,都是一张脸——萧微的脸!而那刺痛,就恰似这张脸上的嘴撕咬着她的皮肉带来的。
怎么会这样?
冰雅楠还将来得及思考,一阵风吹了起来,人面花瓣全都朝她的脸涌了上来。她连叫唤都没能发出,嘴就被花瓣完全堵住了。接着,她听到了无数张嘴品味时发出的“吱吱”声,那是品味人肉时的声音……
真 相
怎么会这样?
陆林看着面前这一幕,完全惊呆了:无数的人面花,逐渐将冰雅楠的身体啃食得血肉含糊。而另一旁原本只是骨架的上身,开始呈现了皮肉。
冰雅楠每被啃食一点儿,萧微的上半身就会被补满一点儿。
这时候,五芒星角上的烛光激烈一闪,不断绽放的玫瑰花终于开出了花蕊,一个硕大的,黑色的东西露了出来。陆林一惊——这东西,他的家里也有两个,除了颜色以外,另外一摸一样。陆林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胸腔,忽然间以为这个世界不真实了。
一个身影忽然跑了进来,匆忙取下玫瑰花心的果实,放进陆林的胸腔里: “妹妹,快一点儿,烛火就要熄灭了,快一点儿,就要成功了,就要成功了。”
“王,王靖……”在果实填人身体的刹时,陆林头部的疼痛加倍发作了出来。“你叫萧微妹……妹……”他的话还没说完,满身忽然抽搐了一下,他看到自己身上的血管,忽然爆裂了出来。由脑壳开始,慢慢蔓延,脖子、手臂、胸膛、腰、腿……
不!那是有什么东西在顺着他的血管生长。
惊异的同时,他看到冰雅楠的上体现在已经完全被啃食光了——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而一旁的萧微,现在却拥有了冰雅楠的上身,冰雅楠的脸,并正用冰雅楠那大大的眼睛看着他: “嗨,亲爱的陆林,我又活过来了!”
“萧微……你真的……”不等陆林叫唤出口,他身上的血管忽然间由之前的凸出凹陷了下去。接着,他看到自己的身体急速地变瘦,所有的血肉都顺着血管网向他头部搜集。
他看到了,现在在自己血管之中的,是他体内玫瑰花的根。每一根根尖上都长出了一张嘴,不断地啃食着他的身体。
陆林闭上了眼睛,他知道,下一刻他就会变成一具冰凉的骨架,而在他的头部,会长出一株玫瑰。
结 局
等烛火完全熄灭的时候,已经没有陆林这个人了。
冰雅楠,不,应该说是萧微,她看了看地上两具怪异的骨架和两朵希奇的花,长长地叹了口吻: “表哥,感谢你帮我复生过来。也感谢你在我死去的这些天帮我照顾陆林。”
“呵呵……”王靖笑了笑, “这是我应该做的。只是,不知道霍雨洁的下身,冰雅楠的上体这个组合你是否习惯。”
萧微无奈地看了看自己,苦笑了一下: “真劳烦你了,还好!只是这两具尸体要怎么处置啊?”
“交给我,和我上回复生时用的那两具尸体一起放在公安局里吧!横竖也不会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另有个问题,霍雨洁和冰雅楠两个生辰符合我复生的人,自我刻意搬到她们睡房就知道她俩都不是好对付的人。你是怎么让她们接触玫瑰,又成为我的供体的呢?”
“冰雅楠,我存心将你的复生典礼说成是对陆林下的齐心阵,她当然同意做了。至于霍雨洁,我们当然另有别的的同伴了。”
萧微一惊: “谁?”
“是我!”这时候,第三个人从漆黑中走了出来。借着月光,萧微看到对方居然是——陆林的妈妈!
“我和陆林的爸爸也是从玫瑰谷出来的人,所以在河岸上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将他抱了回去。我们的族人太少,将种子种在每个孩子的脑壳里,一是使每人都忠于山谷,再者就是赋予我们第二次生命。我们死后,用我们的血肉长出的花,只要接收两个和死者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人的身体,就能够活过来。只是,这样复生过来的人,会丧失好多东西,比方生育才能。”
“那你找到符合陆林要求的人了吗?”萧微急切地问道。
“没有。”陆妈妈叹了口吻, “他是闰月出生的。这样的人极少,但不代表没有。”
萧微看着陆林尸体旁边的花,想了想,站了起来: “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后 记
一周今后,学校里新开了一家玫瑰花店。东家是不久前才失去两名室友的冰雅楠,确切来说是拥有冰雅楠的脸的萧微。
好多人都诧异,一直不显山露珠的冰雅楠忽然变美丽了,另有一双和失去的室友霍雨洁一样修长的双腿。并且,她卖的玫瑰花品种多样,另有好多种类的稀少花种。每个惠顾她小店的女孩,她都会给她们推荐那种火红颜色的玫瑰花: “买一朵送给你的男密友吧!这种火红玫瑰的花香味会让他一辈子都死心塌地地爱着你……”
当然,她每卖出一朵火红玫瑰都会叹一口吻,有人偷听到她叹息后的话语:陆林的生辰太特别了,这么卖下去,到底什么时候能力找到那两个适合的人呢?
你的女(男)密友送你玫瑰了吗?你手中的玫瑰是不是刺了你的手心一下?
不!你不是被刺了一下,你是被那株玫瑰咬了一下。她在品尝,你是不是她的人选。
不要觉得你不是闰月出生的人就没事了,因为从玫瑰谷逃出来的人数目众多。说不好,有一个人恰好和你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而他,在刚满20岁生日时死掉了……看一看,你手中的玫瑰,看获得花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