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摩克利斯之剑奥斯曼土耳其悬于欧洲门口

你们好呀,我是奥斯曼,我是小亚细亚的一只传统的“加齐”(Gazi,即“圣战勇士”),因为我在与拜占庭和穆斯林国家的长期战争中表现优异,所以我成为了15至20世纪的强大伊斯兰帝国。1453年,我攻占了拜占庭都城君士坦丁堡,并向中欧、西亚和埃及扩张,最后成为了地跨亚欧非三洲的大帝国。可是,随着西方的崛起,以及巴尔干和近东民族独立运动的发展,我逐步走向衰落,成为了欧洲列强角逐近东和黑海地区霸权的牺牲品。真是辛酸啊。

你好呀各位,今天我们要来简单聊一聊突厥、西突厥和塞尔柱人的“邂逅记”。奥斯曼土耳其人其实属于西突厥人种,而这个族群的祖先最早出现于贝加尔湖以南、戈壁沙滩以北的古代世界,和那些啊叫匈奴人一起在一个大联盟里混。公元前6世纪,其中一个部族叫“突厥”(或“兜鍪”),正式亮相在中国史上,从此以后突厥人开始活跃于长城以北的草原上。为了离中原王朝远一点,突厥部族一路西迁,最后建立了突厥汗国,统领东部的是额尔浑汗可汗,统领西部的是领叶护称号的室点密,这个可不要搞错了,因为后者可是塞尔柱人啊。现在你知道奥斯曼土耳其为什么这么有来头了吧! 听说突厥人可不止是一群爱草原的汉子,还会做生意哦!他们利用地处丝绸之路要隘的优势,开辟了东西方之间的商路,和八方客商建立了密切的贸易关系。不过,之后出现了个伊斯兰教,眼馋突厥族人强大的商业帝国,开始疯狂招募突厥族精英,放进他们的军队里当奴隶,逼迫突厥族人放弃各自的小打小闹,接受正统派伊斯兰教。结果,到了11世纪中期,一个叫塞尔柱人的西突厥部落越过锡尔河南下,竟然在今天的伊朗境内建立了自己的国家。他们成功进入了巴格达,想给自己加个”东西方之王”的称号,结果还真被果汁喝多的哈里发授予了素丹称号。可是,这还没解决塞尔柱人的野心,他们认为自己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后裔,就应该说了算啊!于是他们自称”加齐”勇士,从这时候开始热衷做圣战,打算占领整个东地中海地区和埃及,可把拜占庭皇帝给吓坏了。你们看,这个故事从中可以看出:做生意和打仗可不能掉以轻心啊! 貌似突厥人真的是结交朋友不太靠谱啊!在西突厥人和塞尔柱人的追逐下,拜占庭帝国的边界可谓是一声不响地没了。最恐怖的是1071年,拜占庭皇帝罗曼努斯亲自带领大军在两河地区凡湖附近居然被突厥人惨败了。皇帝被俘,但不久之后被赎回国,大家还以为可以振作起来,结果不给顶上,还是被政敌刺瞎了双眼,可怜兮兮地死去了。突厥人却从此控制了东安纳托利亚,开始在曾经辉煌的古罗马废墟上搭起了游牧帐篷,建立了罗姆素丹国。从此以后,小亚细亚逐渐被突厥化,罗姆苏丹国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文明繁荣的国家。不过看到这里,我又想起来一个问题啊:突厥人真的知道土耳其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吗? 突厥人的出现在近东可谓是惊动了整个西方社会,连十字军都义无反顾地东征去了。结果斗争了两个世纪,建立了四个国家,小亚细亚却因为文化和宗教势力之间的激烈角逐而陷入了动乱,十分危险。特别是第四次十字军到来之后,好像自己刚刚搞定一只狼群,又被一只大饿狼追上了。当时突厥人、拉丁十字军和希腊人各自为政,就连我家老大妈加齐人也吃瘪了。突厥人陷入了低谷,结果蒙古人又来西游,把这个复杂的局势搞得更生猛。塞尔柱人联盟被踹翻之后,罗姆素丹国占据了战略地位,成了蒙古人西进的桥头堡,也与希腊的尼西亚帝国拉屎结盟,结果还是被蒙古人摧毁了。可是哥们没得选择啊,只好投到尼西亚帝国这边了。后来尼西亚的皇帝迈克尔八世光荣地“收复”君士坦丁堡,小亚细亚也又成为了奥斯曼家族展示的舞台啊!多少个加齐小公国中,从此只有奥斯曼土耳其人开始崭露头角,真是命运多舛啊! 假如你现在身处一个酋长国,全国除了你跟你家一大堆兄弟外,就剩干枯的草原和一群好斗的土匪,想必你也不会想过余生都呆在这无边无际的荒漠里吧?所以我很理解酋长奥斯曼当年想要走出草原,占点新地盘,好像并没有啥错。特别是他那号召周边勇士的招数,还耍起了信仰武士这套战术,真是一举两得啊!拜占庭边境被他们不断蚕食,这可不是开玩笑,后面匆匆来的十字军算是看准了这一点。奥斯曼的儿子奥尔汗也非常有本事,率领着自己的们兼并了数个突厥人公国,自称“加齐”素丹,还开始发行货币啦!马尔马拉海周边的伊兹尼克和伊兹密特等重要城镇都成为了他们的骄傲,周围还有黑海和爱琴海,要说奥斯曼人不馋嘴,那肯定是假的。而且扩张的速度竟能让你们下个月去占领巴尔干半岛啊,真是小不点变成了大不列颠。周围的势力都哭瞎了!nbsp; 感叹一声,历史总在那些人才辈出的时刻流向前方。1341年,素丹奥尔汗跟着拜占庭的权臣约翰六世一起打内战,打到一半,就趁机占领了巴尔干的几个关键地方,连达达尼尔海峡岸边的加利波利城都不放过。1365年,他们干脆迁都亚得里亚堡,在欧洲扩张的道路上稳稳脚踩一块土地。从此,他们展开了一场西征东伐的战争,就像钟摆一样,左右摆摆。摆向东方时,便瞄准了另一支穆斯林突厥人部族卡拉曼人;而当他们摆向西方时,就准备好血染巴尔干半岛,向中欧推进啦!可惜1389年,他们在巴尔干的科索沃平原跟当地居民搞了一场狭路相逢的血战,还真把人家大佬素丹给战死沙场了。虽说战胜了联合抵抗,但也彻底激怒了几个族群,让君士坦丁堡成了被奥斯曼人四面围困的孤城,可怜了它了。p; 整整几十年,欧洲各国一直都在组团阻止奥斯曼人的西向扩张,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然而,1396年的那场战争却是个彻头彻尾的惨败,仿佛打了一场拳击比赛被秒杀了一样。接着,帖木儿在土库曼诸酋长的帮助下,率领大军在安卡拉居然重创了土耳其军队,当时的素丹奉旨投降了可还行。虽然后来挣扎着活了一年,但权利再次内乱引发临时停止了奥斯曼国家的扩张。过了几年,1444年,匈牙利民族英雄约翰·洪亚迪看不上土耳其人耍凶,于是自告奋勇要死拼一次,结果… 史上最惨烈的失败之一发生了。他们像运球一样,没突破到三分线就把球给停了。1453年5月,让奥斯曼人夺得拜占庭帝国的绝代好赌场君士坦丁堡了,收获了绝好的军港和商港,一个扼守欧亚贸易中枢的重要据点,还有一个非常响亮的身份,他们从此变成了自豪地自称为罗马皇帝和 “两块陆地”与两片海域的统治者,这不就是小试身手的开始嘛!哦哦1453年至1566年是奥斯曼帝国的点石成金时期,土耳其军队凭借其先进的火器和大炮,像是用泰森的拳头轮番打过去一样,成功越过了屯垦山脉,把穆斯林名城大马士革和开罗、圣城麦加、麦地那和耶路撒冷纳入了帝国的版图。奥斯曼素丹从此牢牢自认为伊斯兰教的保护人和穆斯林文化的代言人,并飘飘然地使用“虔诚信徒的首领”这封号。苏莱曼二世时期,土耳其人加速向多瑙河上游发展,于1526年在莫哈奇战场战胜了匈牙利骑士精锐部队。3年后,将匈牙利并入奥斯曼帝国版图,就像是圣诞老人送礼物一样容易。此后,从多瑙河上的布达佩斯到底格里斯河上的巴格达,从克里米亚半岛到尼罗河第一瀑布,都被纳入奥斯曼帝国统治之下,簇拥成为了奥斯曼的一片“黄金土地”。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奥斯曼人能在巴尔干半岛上迅速扩张呢?别急,我们来给你分析。首先,巴尔干半岛地势舒缓,没有太多像是绷带一样封锁的绝妙地形,多瑙河及其支流构成可爱无辜的联络通道,进军真是太轻松了;此外,巴尔干半岛上从… 奥斯曼人都有羊驼的容貌,那谁还有办法招架得住呢?哎呀呀,在巴尔干半岛上的种种趣事真是不可多得。一来,这片土地一直都是这个屁股上的小青蛙们斗争不休的地域,拜占庭、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和阿尔巴尼亚等国在这里争得你死我活,也就是因为这,才让奥斯曼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花费获得了”渔翁得利”这个称号。二来,当时的西欧教世界正在各国之间混战之中,英法百年战争,威尼斯和热那亚在地中海上的争斗、罗马教会的内讧都使他们根本无力关心奥斯曼人在巴尔干半岛上的练习,也不可能预见到未来的欧洲版图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说白了,他们都是”视而不见”,这是一种很巧妙的战略,不是吗?

实际上,我们可以从内部看看奥斯曼政府是如何管理征服区居民的。他们不仅实行较为宽松的宗教信仰和税收政策,还鼓励人们改宗伊斯兰教,以减轻税收的负担。另外,奥斯曼人还鼓励不同宗教信仰者之间通婚和融合,使小亚细亚和安纳托利亚地区迅速实现了柿子化,成为了巴尔干半岛进军的不二之选和人才来源。早期奥斯曼素丹宠幸的百般捧场之下,这里吸收了许多有经验的行政人才、各类手艺人、行东和穆斯林学者,他们巧妙地继承了罗姆素丹国的宗教和行政管理传统以及其文化遗产,并使政权的稳定和文化事业的繁荣更上了一个档次。据说,在奥斯曼帝国里,有着完美的统治机制,这真是让人太感兴趣了吧!奥斯曼的国家建立,主要靠三大坐架来支撑:那就是”草原传统”、”加齐”理想以及吸收自波斯和罗姆素丹国的高级伊斯兰传统。说白了,草原传统就是靠家族的世袭制度来统治国家,和早期伊斯兰教由选举来领袖的不一样。奥斯曼的统治者并不仅仅是真主的贵族代表,更是家族的真命天子。在这个家族里,只有素丹本人才是真正的”大财主”,而他的臣民、家人、妻子和儿女只是他的私人助理或小学徒。据说,美国的那个李比耶历史学家在他的《奥斯曼帝国政府在苏里曼大帝时代》一书中,详细地揭示了奥斯曼的奴隶主集团的奴隶制性质。

奥斯曼帝国的统治机构除了素丹本人和他的家庭成员之外,还包括家族中的官吏、政府中的行政官员、常备的步兵和骑兵,以及一大群正接受教育准备参加正规军、法院和政府的青年人。最终,这些青年人成为了统治核心,掌握了所有权力和管辖范围。听说,在奥斯曼帝国,掌握武器、书写工具和权力是一种非常酷炫的事情!除了极少数需要判决的事务和由一小撮非穆斯林和外国人管理的有限职责,其他所有政府机构全部都被他们掌控了。这些人手握强大的权力,他们的身份也非常特别,既是奥斯曼的子孙,又是他们的私人奴隶。无论你是多么有钱有势,无论你取得了多少财富、权力和名声,你一辈子都得当他们的奴隶啊,这可真是够韩剧的!

而且,奥斯曼国家以征服立国为宣言,以”圣战”为荣,积极从非穆斯林那里夺取土地和财富。这种特点决定了奥斯曼可不是普通的军事封建主义国家,而是真正的征战之王,一切以军人至上为宗旨。而在体制上,奥斯曼人继承了伊斯兰教国家的社会、宗教和习俗及财务管理方式,可别以为这就完了,这些所谓的财务管理方式都是当年伊斯兰教征服者从被征服民族(包括希腊人和波斯人)学来的。为了将这些精髓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奥斯曼人可用了不少心思,建立了一个独具特色的新体制。p; 据说,在奥斯曼帝国,为了保障军人的财产、地位以及其卓越战斗力,他们特别实行了一种叫做“古兰”(gulam)的制度,就是培训奴隶充当补充步兵和行政管理人员的。这些奴隶经过精心培养和训练,就成了奥斯曼重要的助手,他们不仅在军队中服役,还为国家机构效力。而且,这种“古兰”制度从养狗、骆驼、马这些动物上得到了启示,再将这些养殖技能应用到建立“修建有品质奴隶”的方面,实在是可圈可点!据说啊,这些奴隶都是在集中地区集中征召来的教男孩,在接受了伊斯兰教割礼、军事和宗教教育之后,成为了近卫军、宫廷侍从及政府机构官员的补充队伍。然而,这些军事用品训练出来的优秀奴隶却是奥斯曼扩张和统治的重要支柱,也是当时反对土耳其的顽固力量,哇塞,比游牧民族的养成狗狗还高级啊!英国的历史学家汤因比对这种制度曾有精辟的评价:“奥斯曼帝国之所以当时和其他游牧帝国不一样,就是它将这样一种较高级的游牧艺术引用在定居的环境中。总之,这是人类养成奴隶的一个巨大成就”!嘘!据说,要想长寿得多,最好就是成为奥斯曼国的奴隶!因为在那里,被培养成人类助手的奴隶们,可都是一等一的好帮手,帮助他们的巴迪沙们维持秩序,管理着好多”人类畜群”呢!同时在不停地对外征战,奥斯曼帝国的非军事和军事体制也越来越够牢固了。素丹他们是不管怎么说都要独霸整个治理政权的,而帝政会议和国务会议更是要为国家大事守护保驾护航。国务会议在素丹宫中的圆顶会议室举行,参与会议的被称为”圆顶官员”,他们是素丹政府的核心人物,听上去好牛x啊!而地方军人、新兵出身的官吏和书吏,以及接受了神学和法学训练的乌莱玛成员,就是要构成地方统治机构的成员,被称为“阿斯喀里”,之中那些头戴将军、帕夏等头衔的官员居于顶层。至于非军人穆斯林、徒和犹太人,那就要成为帝国的纳税人啦,这些被统治者被称作“雷阿雅”。这个时期,奥斯曼国家侵略行动少了,执法也相对公平,没有太多苛捐杂税,所以人民的生活比较平稳。看来,奥斯曼帝国的盛世是在有序管理的情况下锦上添花滴哈!国壮观的建筑和强大的统治力,叫人不得不感叹:这可真是盛世啊!而且在这个时期,奥斯曼帝国还发展出了不少的对外贸易,本国商人和欧洲人商人们交易得还是十分繁荣的,别忘了,欧洲国家还派了好多大使到访呢,见证这个盛世!而《群河总汇》这本奥斯曼帝国的标准法典,也是在苏莱曼的指令下,正式面世的,因为这次指示,苏莱曼就被誉为”伟大的立法者”啦!天啊,这位皇帝可真是造福苍生啊!在苏莱曼的统治下,奥斯曼文化也有了惊人的发展,不仅能融合各个传统文化艺术,并且咖啡和烟草这些新鲜玩意也被引入到帝国,成为16世纪的奥斯曼风情。哦~对了,不要忘记民间的文化活动也是很热闹和显耀的,这都是盛世的证明啊!最后再提一句:1557年完工的那座苏莱曼清真寺,建筑师锡南的传世之作,别忘了它哦!这个苏莱曼清真寺可真是王道啊!这座圣殿的”十”象征着苏莱曼是这个家族的第10位素丹;而”四”就代表着苏莱曼是统治君士坦丁堡的第4位素丹。它的庄严圆顶,比查士丁尼的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圆顶还要高16英尺,嘿嘿,这可是要让你们都知道,我们帝国可是前无古人的!在当时的欧洲世界,啊哈,堪与苏莱曼抗衡的君主可就只有神圣罗马帝国的查理五世、法国的法兰西斯一世和英国的亨利八世了。这位苏莱曼就是凭借这征服者的声威,以有大口的气势来嘴炮,他还在给法国国王的信中这样自夸: “老子乃素丹之素丹,君主中之君主,居然是四海方圆内诸君主王冠的分配者,这纯粹是真主在地球上的投影;再说朕可是管辖着白海(地中海)、黑海、鲁梅利亚、安纳托利亚、卡拉曼尼亚、罗姆国——如果不懂可以翻下历史书哦——还有整个阿拉比亚、也门以及其他崇高先人们让朕征服的一堆其他国家的素丹和君主……” 哎,回归正题,其实在地中海上,奥斯曼人与航海强国威尼斯、热那亚及西班牙人可是争执了好多年,并且玩攻坚战,不过最后,奥斯曼人还是掌握了制海权的!1571年在勒颁多海大战时,他们可是迎来了历史上最后一场决斗!听说有一场名为次大规模的帆船大战,可是偏偏让威尼斯人打了个辉煌的胜利,整个教世界都给欢乐得不行!然而,当他们为收复塞浦路斯而招兵买马,却被奥斯曼人识破,然后给致命KO啦!(1573年)奥斯曼海军再次表达了他们不可小觑的实力。之后,奥斯曼人夺走了西北非的摩洛哥,同时,西班牙的菲力浦二世为了打压英国,于1580年还放弃了对摩洛哥的主权呢!这多亏了直布罗陀海峡的介入啊,它成为了伊斯兰教奥斯曼帝国与教的哈布斯堡帝国之间的自然分界和两大对抗文化之间的缓冲区,安静了好多呢!

16世纪中叶,经过了十代素丹的征伐和统治,奥斯曼帝国成了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但与此同时,西欧国家却经历了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的洗礼,科技文化发展迅速!所以,奥斯曼人叱咤风云的时期就结束了。1566年以后,土耳其人的扩张就被打住了,估计是在印度洋海域的扩张中,遇到了葡萄牙人的坚船利炮。在向伊朗进军时,他们还被新兴什叶派国家——萨菲王朝给卡住了!至于维也纳呢,当真的来了,结果呢……大家自行翻历史咯~听说在纳城下,奥斯曼人的征服之师可是被多次挡住了,他们只能哀怨地停留在匈牙利平原。同时,地理大发现和世界贸易中心转移到了大西洋岸,这使得地中海真正成了一坨死水,土耳其人失去了原有的贸易利润,企业家精神也随之下降了呢!

与欧洲殖民者相抗衡

从欧洲溜走了~ 奥斯曼土耳其人从占领东南欧和巴尔干半岛,将原属于拜占庭人及其他邻国的领土囊括进了素丹版图内时,就将自己推到了面临整个欧洲的敌视和对立中。在他们不大不小的帝国内,民族分离因素也日益增多,巴尔干各教民族开始要求民族解放之路,塞尔维亚人和希腊人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成为了全欧洲范围内都非常注意的中心话题。17世纪之后,中欧强国奥地利和东欧新兴的俄罗斯帝国开始激烈地争夺巴尔干这片“中间地带”,这迫使土耳其人吓得急忙从欧洲缩了脚,还哼唧着“能不能不耽误我们整宫廷呢……”06年,奥斯曼帝国与奥地利签订了西不忒玛罗克条约,这是奥斯曼扩张史上第一次与交战国以平等身份签订的条约哦,素丹承认奥地利皇帝是“罗马皇帝”,这意味着奥斯曼不能再以征服者自居了。但是,奥斯曼增长的强盛还是可以持续了一段时间,他们在17世纪就成功防御过法国人和奥地利人的军事压力,抢走了威尼斯人营养过多的东地中海贸易区,后来竟然还夺取了克里特岛!不过很快呢,奥斯曼人又沉迷于争夺巴尔干半岛和多瑙河流域的冲突,自己闹成了两败俱伤,跟俄罗斯人议和(1681年),最后只占有了基辅及其周围地区。

后来呢,奥斯曼帝国在柯普吕吕家族几代大臣的努力下进行改革,暂时又恢复了以往的强盛和生气!可是这未能阻止奥斯曼大军于1683年被打败于维也纳城下。然后呢,奥斯曼人又在1687年的第二次莫哈奇战役和1697年的山塔之役中相继失败于奥地利人以及它们的盟军,自己任由着被人占领巨大的地盘,奥斯曼怎么还是那么蠢呢?沙皇更是嗅到了可乘之机,把亚速海也给抢了去(1696年)。这时,土耳其人接受了名叫“出卖”的卡洛维茨条约(1699年)后,几乎把全匈牙利和斯洛文尼亚,以及克罗地亚的大部分都割让给了哈布斯堡王朝(完全不讲道理!);还把卡曼尼支、波多利亚和乌克兰都割让给波兰(土耳其人糊涂了,不知道这些土地价值连城!);况且摩里亚及达尔马提亚的一些地区也都被割让给了威尼斯(土豆还不如面条呢~)。后来又割了亚速海给沙皇,沙皇由此进入了本该归土耳其管辖的黑海地区。这个条约是奥斯曼帝国第一次作为战败国签订和约,它标志着土耳其的退出与欧洲大国的竞争和她走向衰落。

1714至1718期间,奥斯曼人和威尼斯人再次冲突,赖在门德内格罗的归属问题上不撤。好心的奥地利趁机向土豆们提出了讨价还价,后者只能硬着头皮接受了帕萨罗瓦茨条约(1718年).这时奥地利抢走了大部分多瑙河流域和贝尔格莱德(土耳其人左右为难,好凄惨!)。在此期间,法国人使用外交“武器”,有力地支持了土耳其人,最后换来的只是对奥斯曼治下东方徒的保护权(土豆并不欣赏)。这一保护权只使法国越陷越深地卷入土耳其和“东方事务”中,必定是土耳其最后绝路的助力(拉着法国人的手一起跳崖)!化改革的主要靠谱力量。

黑海与克里米亚之争,18世纪中期,为了抢夺黑海上的重要战略基地克里米亚并且控制乌克兰地区,奥斯曼人与女皇叶卡捷琳娜打起了两次大规模战争,这被记为俄土战争。其实看看历史,俄土战争真正爆发是因为伊凡四世沙皇扩张东方,向黑海和里海出海口发展的必然结果,然而奥斯曼人土耳其人是阻止这一政策实现的强大障碍。西方海权国家不希望看到她继续在东方扩张,积极支持奥斯曼土豆们。1757年以后,奥斯曼土豆们东边的萨非波斯瓦解了,她们就享受了一个较长时期的和平,成为了欧洲事务的”看客”:坐视欧洲列强的七年战争打得像火山爆发一样;也不闲着,继续观望叶卡特琳娜女皇削弱波兰。谁知波兰事态的进一步发展,竟然将土豆们拖进了欧洲漩涡,于是第一次俄土战争(1768-1774年)就爆发了!

战争一度在多瑙河、克里诺夫的告诉我们中爆发,黄河有几处危桥,似乎除了非洲的大漠,这世界上的每个角落都可以成为英雄的墓。两次战争,最后以奥斯曼土豆们的失败而告终,丑陋而可悲。米亚和高加索三个战场,真是三个战场你懂的。主战场还是在多瑙河,毕竟土耳其人在那里占了大好地盘。最后,傻愣愣的土耳其军被狠狠地虐扁,就这样签订了那个超级害臊的”屈奇克-凯纳尔贾条约”,承认了克里米亚鞑靼人的独立,白白放着人拿一片大好的亚速、克里米亚、第聂伯河和布格河之间的草原地带等地方,废什么话啊。从此以后,黑海就不再是土耳其的内海,而是被俄土两国所共有,还获得商船从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自由进入地中海的权利,就连摩尔多瓦、瓦拉几亚这些土耳其境内东正的地方都成为了她的保护者。这个条约不仅给沙皇提供了梦寐以求的出海口,而且为向巴尔干扩张奠定了基础。至于土耳其,她的坏事变成了好事,开始放弃大帝国梦想,以后一个世纪中逐步走上了民族和近代化之路。

再来说第二次俄土战争(1787-1792年),她是沙皇向南扩张政策的继续,从黑海,到里海,再到地中海,到处都是沙皇的哨子。土豆们就像个大花盆,让她们水涨船高。对于土耳其人来说,这可是一个好时机,成群的土豆纷纷渐渐老了,出现了诸多问题,但她们还是坚定地同她们的土地保持了热恋,并且迎来了岁月静好。克里米亚问题,简单来说就是战争的导火索。开始的时候,俄罗斯军队可真是向着克里米亚和整个库班地区走啊,好像要宣布主权一样。接着,欧洲的各路大佬欲图一块大蛋糕,积极插手推波助澜,把这个争夺克里米亚的小打小闹越搞越大,终于成为一场国际性的区域战争。这些大佬们可真是够玩心眼的,瑞典成为土豆们的队友,奥地利参加俄军打土豆,普鲁士和英法可爱地屁都不放一个,只在势力均衡的天平发生不利变化时才伸出一只不情愿的手。

等等,法国大革命爆发了,欧洲列强都要拔刀相助啦!沙皇机警地抓住机会,一溜烟地结束了这场战争。俄罗斯军队嚣张地在多瑙河下游跳一跳,结果土豆们的全线防御崩溃了。在高加索的进攻被俄罗斯军队遏制,最后土豆们还是接受了屈辱的雅西和约。这个和约把屈奇克-凯纳尔贾条约的条款重新确认,迫使土豆们放弃了克里米亚和格鲁吉亚,沙俄乘机控制了黑海制海权,博斯普鲁斯海峡的通行权也到手了,还获得了奥斯曼帝国境内东正教会的”保教权”。从此以后,土豆们就成为了西方列强与争夺东地中海和黑海地区制海权的棋盘上的一只棋子,被大国所操纵和利用,主权地位日益丧失,一度狂妄不可一世的土豆们也变得越来越像小丑了。一百多年的历史,奥斯曼帝国还没来得及庆祝一下丰功伟绩就成为了真正的”欧洲病夫”,躺在病床上花枝招展地等待解剖。

从那一刻起,欧洲列强们纷纷行动起来,想把她瓜分和宰割。感性的土豆们说一不做二不休,1775年土豆们竟然主动将布科维纳让给了奥地利,真是够憨的。1812年,比萨拉比亚再次被让给了她们。1878年,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被割让给了奥地利,巴统和卡尔斯则被让给了其他国家。土豆们在军事和外交上节节失利,有识之士开始考虑富国强兵之策略,想要把她们的英姿焕发一番。

没想到,不仅外面的表现不行,里面的问题也一个接一个。各民族的独立运动风起云涌,西欧列强们看得眼红红,提出了”不让土豆们灭亡,也不让土豆们强大”的口号,这算是给土豆们一颗定心丸吗?法国人开始进入非洲,蹭蹭地控制了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英国人获得了苏伊士运河和巴勒斯坦的掌控权,跟着凑热闹的德国人修了一条铁路,直接把触角伸到了巴格达,掌握了奥斯曼帝国的经济命脉。土豆们的政府负债累累,主权越丧失越多,走向了最后崩溃的边缘,像是个烂了的果子,让大家轮番削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