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麻纸唐代朝廷专用纸图

南唐画家周文矩《琉璃堂人物图》,描绘唐代诗人握笔托腮、凝神构思的神态。诗人左手拿着的,可是珍贵的蜀纸?

早在唐代,成都产麻纸已冠绝天下。浣花溪边,集中了近百家造纸作坊。蜀纸是皇家贡品,更是朝廷专用公务纸。唐、五代时,王公贵胄写诗作画,都花费重金从成都购买蜀纸。英国学者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纸和印刷》也认为:“四川从唐代起就是造纸中心。”成都纸家深刻影响了我国的造纸业。
长翻蜀纸卷明君
歌星郑姬来到洛阳,全城纨绔子弟无不为她的美貌和歌声倾倒。唐室外戚许公子更是一掷宫锦千匹,先是送鲜花去助妆,又赠黄金以资用,终于得到郑姬邀请,一同欢宴。一次名流的酒会上,郑姬感叹:东都人文虽盛,但像司马相如一样的文坛大腕难寻。众客便推举风华正茂的诗人李贺,郑姬兴奋地请李贺一展才华。于是李贺挥笔写下《许公子郑姬歌》:“长翻蜀纸卷明君,转角含商破碧云。”意思是郑姬用长幅的蜀纸抄写吟咏王昭君的名曲,郑姬的歌声醉人心骨、响遏行云。李贺之所以言明郑姬用蜀纸抄曲,旨在表现郑姬非等闲之辈。唐代,蜀纸乃是皇家贡品,尤其是成都麻纸,被指定为朝廷公务专用纸。古纸以原料分五类:以麻为主料制成的麻纸;以青檀皮、桑皮、楮皮等原料制的皮纸;竹纸;混合多种原料制浆纸;用废旧纸加新料为浆的还魂纸。成都麻纸最佳,有白麻纸、黄麻纸、桑麻纸、麻布纹纸。唐人李肇《翰林志》说:朝廷的诏令、章奏等各种文书均用白麻纸;抚慰军旅,则用黄麻纸。《唐六典》记载:中央图书馆集贤院所藏古今图书共125961卷,“皆以益州麻纸写。”《新唐书·艺文志》还记载:朝廷每月耗费“蜀郡麻纸五千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