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定方唐朝最低调的战神 大器晚成 一生功勋卓著

苏定方是唐朝杰出的军事家,以其非凡战绩和正直为人深受唐高宗的赏识与信任,多次被委以重任。苏定方征西突厥、平葱岭、夷百济、伐高句丽,“前后灭三国,皆生擒其主”。然而这么一位铁骨铮铮的唐代名将为何被后世一些不明就里的小说“黑化”成是一个阴险狡诈之徒呢?

苏定方这个名字尽管为许多人耳熟能详,但往往是作为白脸奸臣的形象出现的。拜《说唐演义》、《说唐后传》两部演义名著所赐,在作品里暗箭射死罗艺、乱箭伏杀天下第七条好汉罗成、逼着罗成之子罗通四门冲杀的苏定方在民间显然没有什么好评价。但是,历史上的苏定方虽然早年并不得志,却在生命的最后阶段里大放光彩。

1、不正确

苏烈,字定方,冀州武邑人,生于公元591年,卒于公元667年。不正确的阴云,曾长期笼罩在他头上。隋炀帝大业末年,天下群雄并起,诸侯逐鹿,地方也是小的起义不断。苏定方便跟随父亲苏邕征讨当地的贼寇。少年苏定方在史书里评价是:骁悍多力,胆气绝伦!仅仅十余岁就能驰骋沙场,先登陷阵。在父亲死后苏定方接替父职,带领数千乡勇大破张金称、杨公卿等贼寇,乡亲皆依靠他。

之后,苏定方投奔起义军领袖窦建德,被窦建德大将高雅贤收为义子。窦建德被李世民击败后,苏定方跟随高雅贤一起转投窦建德好友兼旧部的刘黑闼帐下,继续与唐朝作战。苏定方在刘黑闼攻陷城邑的战斗中常有战功,刘黑闼、高雅贤败亡之后,苏定方便返归故乡。

考虑刘黑闼和唐朝作战的过程中先后攻陷唐朝大量州县,击败唐军包括李世绩、李神通、罗艺、薛万均在内的诸多初唐名将。连作为后世演义小说里罗成原型的骁将罗士信也死于和刘黑闼的洺水围城战,其他诸如李玄通等唐朝将领更是死伤无数。所以以唐朝的立场来看,每有战功的苏定方肯定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所以,在唐太宗的时代,他一直不得重用。

2、大器终成

公元657年,苏定方终于能在唐军里独当一面的机会。唐高宗任命他为伊丽道行军大总管出征西突厥。在曳咥河之战中,苏定方带领仅仅万余名唐军,对抗西突厥沙钵罗可汗集中起来的十万大军。是役,苏定方命令步兵占据高地,采取唐初唐军常用的超长矛方阵战术对抗西突厥骑兵的冲击,自己亲率汉族精锐骑兵在北方平原列阵。唐军趁着西突厥军多次冲击唐军无果的队形混乱时刻,发动致命一击,大败西突厥,追杀三十里,斩首数万。

第二天,西突厥各部纷纷投降,只有沙钵罗可汗阿史那贺鲁继续逃窜。苏定方率部追击,一路追击到今吉尔吉斯和哈萨克境内楚河边上的碎叶城。彻底击垮了阿史那贺鲁的抵抗力量。苏定方副将萧嗣业抓住了阿史那贺鲁,西突厥旧有的领土全部被大唐化为中华州县,大唐疆域直抵今天的咸海。

仅仅两年后,西突厥阿悉结部落首领都曼,联合了疏勒、朱俱般、葱岭三国,掀起了新一轮的反唐朝战争。从地理角度来看,阿悉结部在今中亚楚河以西,叛乱三国皆在中国最西部的帕米尔高原附近,地形易守难攻。他们随后还攻占了唐朝在西域的重镇于阗,就相当于控制了半个大唐在南疆的政权。对此,唐朝必须采取强而有力的措施,尽快平定这场叛乱。稀老将苏定方便披挂上阵,在659年冬季担任安抚大使,西征平叛。

苏定方这次的对手并不容易对付。都曼率领的主力是西突厥的军队,突厥人自古以锻铁闻名,曾经向东罗马兜售铁用以炫耀,盔甲兵器自是制作精良。与一般人印象中来去如风,轻衣角弓的游牧民形象不同,突厥多盔甲防御精良,在文物中甚至有大量的人马俱铠的甲骑具装形象。定方则在军队中挑选了10000人,3000匹战马。以步多于马的状态,沿着伊塞克湖西端,并冒着生命危险,亲自带队翻越海拔3000米的帕米尔高原多朗山口,一昼夜奔袭数百里,清晨即抵达距离马保城西十里的地方。

都曼对于唐军在高原上的突袭可能根本没有任何准备,仓促在城门之外的狭窄地形和唐军作战,难以发挥机动性和冲击力的突厥骑兵被训练有素的唐军轻松击败。唐军随即堵住马保城的城门,到晚上,唐军云集城下,开始伐木制作攻城武器,摆出攻城的姿势。迫于唐朝军队的攻城能力,突厥人只能投降。

当然,苏定方的军事生涯并不会因此结束。公元659年,吐蕃帝国宰相大论东赞前去西部吐谷浑。同年,在措那冬日之地,受到吐蕃人增援的吐谷浑军队同苏定方的唐军发生激战。80000吐蕃与吐谷浑联军被苏定方的1000唐军击败。仅仅过了不到1年,苏定方又动身前往东方的朝鲜半岛。率唐军渡海远征百济国,并于660年灭亡百济国。661年,苏定方又征讨高句丽,在大同江大破高句丽军,围困平壤。663年,因吐蕃与吐谷浑交战不止,苏定方以72岁的高龄任安集大使,抵达那片他曾经征战过的高原,在那里度过了他戎马一生的最后日子。

3、老将的成功之道

苏定方的早年并不顺利,却在晚年大放光彩,这样的大器晚成不是大部分人所能做到的。苏定方的成功,除了因为他有先登陷阵的骁勇,攒槊骑突的谋略,一无所取的清节,以及敢于大雪直进的果决等优秀将帅品质外,和他指挥的唐军本身素质极其优秀也是关系密切。一想到唐军,很多人都会联想到:如墙而进,人马俱碎的唐代神器陌刀。或者随逐水草,驰骋射猎的轻骑兵。但是唐军在大唐初期东征西讨,足迹遍布从漠北草原到越南丛林,朝鲜半岛到中亚山谷的广大区域,却并不全是仰仗此二物之力。

中国古代兵书浩如烟海,但涉及到具体编制、战术细节、平常训练的却不多。这些兵书大都是战略学而非战术学。即便有几本试图涉及实际战术的兵书,例如《吴子兵法》和《齐孙子》,也都是残缺严重。如果脱离出土文物,人们对中国古代战争就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

但幸运的是,在杜佑所著《通典》中记载了《大唐卫公李靖兵法》的部分内容,其文详细务实程度足以称得上是一本唐军战术教科书。其细致程度堪比后世戚继光的《纪效新书》与《练兵实纪》,使得我们能一窥唐军的真实面目。

如此厉害的一员猛将,为什么民间小说却偏要把他塑造成一个卑鄙小人的形象?苏定方在早年间曾转投多主,他最早效忠窦建德,窦建德失败以后,苏定方又转投刘黑闼,后来才成为唐军将领,随李靖四处征讨。这种转投多主的经历,尤其在投靠窦建德、刘黑闼时,先后曾与小说中的正面人物罗艺、罗士信交过手,因此受到不少人的质疑。《说唐》中说苏定方既是射杀罗艺的凶手,又是杀害罗成的凶手,也不是毫无影子的。虽然历史上,罗艺并没有真正死在苏定方手上,但这样交手的史实,却为后代小说家、评书家们留下了发挥和想象的空间,以致于虚构出一个少年英雄罗成,让他残忍地杀害,于是苏定方的形象被彻底,遭受了千年奇冤。老年成名的苏定方本来该是一个大器晚成的例子,不抛弃不放弃,本来是个正面英雄,反而从此背上了反面人物的大黑锅,成了一个杀害虚构人物罗成的刽子手,和大英雄曹操一样成为众人唾骂的白脸长髯的奸臣贼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