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书简中国书信媒介的历史透视与传承

法国思想家雷吉斯·德布雷(Régis Debray)认为,与人与物之间的关系不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存在着某种确定的、普遍可以理解的东西。 因此,古人通过文字记录的情感和记忆,可以被现代人解码和理解。 这就是人文历史纪录片《图书简评中国》背后的媒介理论原理。

《书简阅中国》:以信为媒的历史透视与传承/

书信,书信的雅称,是古人人际交往的载体。 根据社会生产力水平的不同,可以是木简、竹简、丝绸或信纸。 当它们沉淀在历史深处,成为一种考古发现时,也成为历史纵向传承的载体。 从这个角度来看,作为媒介的字母就像针眼或窗棂。 通过它的中介作用,我们可以看到古人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 古人的30封信不仅是关于世界的,也是世界本身。 他们从不同的角度细腻温柔地传达了世界的方方面面,小人物、爱情、友情、人生智慧、家风、家国等。

过去不是既定的,而是不断被唤起、重新呈现和重建的。 历史总是伴随着不同的记忆方式。 一场战争、一段政治史、一次创伤经历、一段家族史的片段……不同的记忆框架或模式呈现出不同的意义,传达出不同的品质。 纪录片中,秦国统一的战争史被还原为一部黑父、靖因黑父木简的解读而向兄弟、母亲、妻子表达思念的家史; 康熙在曹寅祭奠红花上的小花,是对封建政治帝王将相勾心斗角历史的“逆转”。 看到了王将之谊,看到了人性深处对友谊的守护; 李商隐去掉了晚唐著名诗人的文学作品标签,他对爱妻王燕玉的思念是一个人的朴素感情,是爱情最动人的形式……在《书》平淡朴素的叙述中《中国简述》,历史上大大小小的人物的爱、恨、离、深情、浅情都变换了。 正如信纸上舞动的音符,一一还原成烟火般的人。 纪录片以标志着人际关系的字母为媒介,用小切口进行叙述,在故事的细节中切入生活的质感,关心字母两端相连的个体的生活,摒弃宏大叙事历史本体论的构建。 这种内生性、生活化的轻叙事很容易与当下人们的生活和情感实践产生联系。 一堆旧纸里,散发着新鲜的气息。

“让文物活起来”,让厚重的历史变得轻盈起来,让优秀传统文化与当下文化热点对接起来。 《蜀见越中国》破圈在豆瓣获得9.3分,不仅因为叙事主题上对共性人性的探索,还在于叙事手法上互联网气质的表达。 总之,借助三维动画、演员剧情表演、文化和文化的游戏化呈现等媒介手段,将“言传真、视言如面”的人文情怀转化为现代人熟悉的电视艺术语言。历史知识点。 影片开头的驿马、鱼、大雁的动画可爱生动,运用了“鱼传尺”、“鸿雁传信”的历史典故; 每集开头在广阔的文具空间上移动的小人物设计,在一大一小之间,传递出一种穿越历史的深度感; 尤其是漫画版的古代宜川的知识展示、西汉的边塞、唐朝的裙带纠葛,运用了现代游戏或电影的时尚元素,为《古今中外》的重新表达增添了精彩。现实语境是历史传承过程中典型的再思考、再表达、再改造。

纪录片《图书简评中国》的历史轻叙事,是一种互联网语境下的再创作。 当然,这种混杂着简单叙述、剧情表演、漫画游戏的视听语言并不完美。 尤其是这五个字母的叙事结构紧扣一个主题。 虽然迎合了当下互联网受众碎片化、组合化的接受习惯,但却不得不牺牲每个故事的系统性和完整性,故事讲述也只能流于表面。 另外,当游戏化的知识讲解嵌入到整体平和舒缓的叙事节奏中时,带来了风格的错位,偶尔会感觉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