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开篇诗词中的警世箴言

纵览四大名著的开篇诗词,各以一字以蔽之:《三国》曰空,《水浒》曰隐,《西游》曰修(修成正果),《红楼》曰梦。四大名著以历史的兴衰,社会的炎凉,事件的传奇,人物的悲欢等等故事或撼动人心、或悦人耳目、或破人愁闷,其所蕴含着的世道人生之理,更是给人以警醒和启迪。尤其是在开篇诗词中,蕴含着作者对世事人生的感悟,荟萃着一些精彩的醒世恒言,读来颇有兴味。 1、《三国演义》 词曰: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据说这是明代的一位状元唤作杨慎的写的词,有分教:纵然是千古英雄,也终将在历史的长河中随浪逐流一逝而尽。秋月春风相续,人世转换不停,唯青山常在,夕阳依旧。所谓是非成败,其实转瞬成空,均免不了化作笑谈。即便是千古传奇,亦不过付之一笑而已。 此词调寄《临江仙》,词人真可谓临江之仙人了。这首《临江仙》词教人看空:是非成败转头空;教人看淡: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该词用长镜头大视角,横观天地,纵论古今,有很强的历史沧桑感,更兼参透功名勘破富贵,属大手笔。将此词拉来给《三国演义》这部鸿篇巨制做开篇词,无论是意境还是格调都是与之相吻合的,其宏伟的气势也是能够压住全篇的。 2、《水浒传》 词曰: 试看书林隐处,几多俊逸儒流。
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谈笑看吴钩。
评议前王并后帝,分真伪占据中州,七雄扰扰乱春秋。
兴亡如脆柳,身世类虚舟。
见成名无数,图名无数,更有那逃名无数。
霎时新月下长川,江湖变桑田古路。
讶求鱼缘木,拟穷猿择木,恐伤弓远之曲木。
不如且覆掌中杯,再听取新声曲度。 《水浒传》讲的是江湖豪杰的传奇故事,而这首开篇词,却大有笑傲江湖的味道。按词中所论,称王称霸,攻城略地,不过是扰扰之人作乱而已。世上成名求名及埋名者,终将被沧海桑田所掩埋。而求鱼之路、穷猿之路,只怕最后走成了惊弓之路。唯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谈笑看吴钩者,隐匿于书林之中,方才是俊逸儒流。所以世上之人,不如握着掌中的酒杯茶杯,听一曲新鲜的曲目。 此词蔑视厮杀争斗的七雄,冷眼旁观熙来攘往的图名逐利者,笑看那些为名利而剜门子捣洞寻找门路的人,羡慕那些笑傲江湖的俊逸儒流,倡导一种隐逸恬淡的生活态度。 3、《西游记》 诗曰: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预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西游记》的开篇词颇具广告意味。天地仁而覆载百姓,万物生皆由善而来。斯人当以感天地之仁,待万物以善。要悟彻天造地化之机、修持大道之功,还是从这部西游中遇到各种灾难的破解中来寻求答案吧。《西游记》讲究因果报应,劝人守命待时,与人向善,鼓励人们要修成正果。 4、《红楼梦》 诗曰: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宴终散场。 悲喜千般如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漫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都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红楼梦》开篇诗说得更直白,好像就是耳提面命,直对大众而言的,和文中的《好了歌》紧紧呼应。浮生着甚苦奔忙,人生悲喜如同幻渺,古往今来不过一梦,岂止是一梦,是极尽荒唐的梦。可惜,有人入梦太沉,死守着盛席华宴,不愿散场;有梦不醒,为名为利苦奔忙。 《红楼梦》开篇词教人别入梦太深、太久。死守着盛席华宴的人,到梦醒之时,就该失落了。(注:甲戌本《石头记》在第一回有回前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