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宫女与宝珠7

 

 


佟师傅八点正到了珠宝店,一位老店员热情地接待了他。当佟师傅把东西一交给他,这老先生大吃一惊,眼睛瞪得比蛋蛋儿还大,连忙把佟师傅请到会客室,询问了姓名和工作单位,就说:“佟师傅,你稍等一下,我马上进去请一位老专家鉴定,一会儿就出来告诉您!”说罢,小心翼翼地捧着蛋蛋儿进了内室。佟师傅等啊等,从八点等到了八点五十分,只差十分到九点了,就走过去敲内室的门,老店员出来解释说:“同志,这东西十分宝贵,要好好鉴定,一个钟头不够用,您既然来了,弄清楚再走也不迟,麻烦您就再请一个钟头假吧!”佟师傅一想也对,就说:“好吧!不过请您们快一点,我还要上班哩!”老店员忙说:“一定!一定!”说完又进了内室。佟师傅去打了个电话,向厂里续了一个钟头的假,又接着等。等啊等,一直等到九点五十分,还不见出来。佟师傅又着急了,他走过去敲门,敲了半天,门开了,从内室走出俩老头,头一个就是老店员,他指指身边的白胡子老人说:“这是我们的老专家。”佟师傅说:“老专家,您们的工作效率也太低了,如果鉴定时间还长的话,能不能先把东西还给我?”老专家一摆手说:“现在还不能给您!”佟师傅急着问:“那……那什么时候能还给我?”佟师傅看了看表接着说:“我还要去上班哩!东西先放在这儿吧!”说完转身要走,可老专家一把拉住他说:“佟师傅!您走不了。”佟师傅“啊!”了一声问:“这为啥呀?不给蛋蛋儿,又不让走,你们还讲不讲理了?”老专家笑了说:“佟师傅!因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宝贝,您不能走!待会鉴定结果出来了,我们还要问您个情况呢!”佟师傅忙着问:“那咋办呀?”老专家说:“佟师傅!麻烦您再请一个钟头的假吧!”佟师傅又问:“再请一个钟头的假,可以告诉我鉴定结果吗?”老专家说“佟师傅!我保证告诉您鉴定结果!”佟师傅问:“一定吗?”老专家回答:“一定,一定!”说着俩老头又进了内室。
佟师傅向厂里又打了个电话,续一小时的假,等啊等,人一直不见出来,看看表,快十一点了,佟师傅来气了,心想:什么鉴定啊?说不定看我老实,跟我开玩笑吧!他走过去,攥紧拳头,朝门上“咚”地一下,嘿!真巧,拳头刚挨上门,门“吱”地一声开了,只见俩老头一前一后地走出来了,前面走的老店员是笑容满面,后面跟的老专家是满面春风。
佟师傅气呼呼地问:“喂!鉴定结果出来了没有?”老专家笑笑说:“佟师傅!您先别问我鉴定结果出来了没有,我先问您一句话。”佟师傅问:“啥话?”老专家说:“我问您,蛋蛋儿是几个?”佟师傅心中来气了,故意说:“就这两个!”老专家一捋胡子,又笑了笑说:“佟师傅!您撒谎了吧!快把您家里那两个也给我拿来吧!”“啊!”佟师傅一听此话大为惊异,连忙问道:“老专家,您真厉害!哎!您咋知道我家里还有两个了?”老专家微微一笑说:“佟师傅!我要不知道您家里还有两个,就不干这一行了!嘿嘿!我告诉您,这蛋蛋儿不出世便罢,要出世就是四个!对不对呀?”听得佟师傅连连竖起大拇指说:“老专家!您真了不起!快告诉我,您咋知道它是四个?”老专家问:“佟师傅!您想听这个故事吗?”佟师傅急忙回答:“想听!想听!”老专家说:“想听?那您愿不愿意再请一个钟头的假了?”都这会了,佟师傅这个假啊!是非请不可了。于是,他就高高兴兴地摇了个电话,干脆上午不上班了,他拉着老专家的手,请他讲故事。
佟师傅问:“老专家,您咋知道这蛋蛋儿一出世就是四个呢?”老专家先给佟师傅沏了杯茶,然后反问道:“佟师傅!你读过《中国近代史》吗?”佟师傅厂里平时学习抓得紧,他马上回答:“读过!”“那一九零零年北京发生了什么大事?”佟师傅答道:“八国联军侵略咱北京!”老专家说:“对!八国联军进了北京后什么人逃到了西安?”佟师傅用铿锵有力的话语说:“那我知道!是光绪皇帝和那个老妖婆慈禧太后。”老专家随声附和的说:“对!就是那老妖婆——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这件事就出在咱们西安城!”
听着听着,佟师傅刷地一下站了起来,他问:“老专家,您说这小爆女当年多大岁数?”老专家回答:“刚才我说过了,十七岁呀!”佟师傅问:“那您记不记得她姓什么?”老专家答:“我们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弄清楚了,她姓李!”佟师傅“啊!”的大叫一声,一把拉住了老专家的手说:“一九零零年十七岁,现在是一九六三年,十七加六三,刚好是八十!我院子里的李奶奶也是八十岁,老专家,会不会是她了?”老专家大喊一声:“什么?”,同时激动的拉住了佟师傅的手问:“佟师傅!您说什么?这……这小爆女住在您们家?”佟师傅喘了口气,眼泪汪汪的说:“妈!妈她老人家已经过世了!八天前就走啦!”“咳!”老专家也长叹了口气说:“佟师傅,您知道吗?咱们政府寻找李奶奶,整整找了十四年啊!”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解放以后,外地文物单位找到了慈禧太后的凤冠,发现少了四颗珠子,曾经通告收购单位,让他们注意珠子的出世,所以,佟师傅拿来了两颗蛋蛋儿,俩位老同志就猜出了七、八成。佟师傅听到这儿也纳闷了,他问道:“老同志,既然您们晓得这个故事,也接到过通知,蛋蛋儿一拿进来就告诉我得了,干吗叫我等了仨个钟头啊?”老专家笑着答:“佟师傅!您知道在这三个钟头内发生的故事吗?”佟师傅回答:“不知道!”老专家说:“那好!我来告诉您。在这三个钟头里,我们把珠子送到碑林博物馆,得知有一位权威考古专家也到了西安,我们就坐上汽车找他:钟楼没遇见,又直奔大雁塔;大雁塔没碰上,又奔半坡村;半坡村没找见,马上又寻到华清池;后来,在华清池的九龙汤,终于找到了这位老权威。经过他老人家的亲自鉴定,证明正是当年慈禧太后凤冠上失落的四颗宝珠中的两颗,所以刚才又给咱们送回来了。”
听到这儿,佟师傅万分激动的说:“好啦!老同志,什么也别说了,这珠子我献给国家啦!”老专家摆摆手说:“不!要按价值给你奖励。”佟师傅问:“给我钱?我侍候妈——李奶奶不是为了钱,钱!我是一分也不要!”老专家生硬的说:“不要不行。”佟师傅一看老专家态度挺坚决,就问:“那您给我多少钱?”老专家说:“很少,很少!”佟师傅又问:“很少是多少啊?”老专家伸出一根手指。佟师傅问:“噢!一块钱?”老专家“咳!”了一声说:“这样的宝贝就值一块钱?我告诉您,不多不少,一万元!”佟师傅又问:“一万元还很少?我不要!不要!”老专家说:“不要?那您就走不了。”
佟师傅回不了家,佟师母在家可急了。吃完了中午饭,还不见佟师傅回来,心想出事了,急忙装上了那两颗蛋蛋儿,领着俩孩子,直奔珠宝店。她一进门,就看见俩老头正拽着他的丈夫呢,于是,她急忙把那两颗蛋蛋儿递过去说:“咳!老同志!这两颗蛋蛋儿也给您们,您们放了我丈夫吧?”俩位老人“嘿嘿!”两声问:“您是佟师母吧?”佟师母回答:“我就是。”俩老头说:“佟师母!您别误会,我们不是抓他,国家要奖励他一万块钱,您快帮我们劝劝他,收下吧!”佟师母说:“不!不!我们全家商量过了,把它献给国家。”老专家问:“什么!不要钱?”佟师母说:“对!不要!一分也不要!”老专家说:“不要?不要那您也别走了。”佟师傅一家奉养了可敬的老人,在保护国家文物上,做出了重大贡献!柄家奖励了他家一万元,佟师傅、佟师母推辞不过,把钱存入银行,直到今天还分文未动,依旧存在国库里。
正是:
宫女爱国走终南,长安寻宝起波澜。
奶奶略施掉包计,心机费尽胡。
小枕头里藏宝珠,好人最终有好报。
宝珠捐献给国家,护宝精神美名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