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的纸人

 

 

1
沈夜白死后第七天,我在街角看到那个男性。
那天我正坐在咖啡屋靠窗的位子上等人,对方迟迟不来,百无聊赖,我四处观望,这一望就望到了那个男性。
他背对着我,仿佛在吸烟,肩膀一动一动的,那清瘦的背影、站立的姿势,以及吸烟的动作,都是我再也认识不过的了,那是沈夜白惯有的动作。
我的心提了起来,紧张让我的视线凝固,然后,似有感应一般,那个男性慢慢转过身来!
是一张跟沈夜白一模一样的脸!
不大概是沈夜白,我亲眼见到他的尸体被推入太平间,封在冰柜里!
但是,那个男性在看了我一眼之后,一边嘴角上扬,鼻子皱皱的,笑了,他连微笑的脸色都跟沈夜白一模一样,然后,他大步朝我走过来!
看着他推开玻璃门,离我的座位越来越近,我咬紧嘴唇,死命遏制住自己夺门而逃的激动。
他没在我对面坐下,而是径直走过来,伸手搭住我的肩膀:夏真,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的脑壳轰地一声炸开了!
2
那天我被沈夜白拉回家时,在楼下见到一个人,只管他戴着大墨镜,棒球帽的帽檐也压得很低,我仍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蹲在墙脚,偷偷摸摸朝五楼观望的家伙,正是我找了一个多礼拜也没有消息的林东旭。
有时候人的情感很希奇,我曾经觉得我对沈夜白八年的爱很牢靠,牢靠到足以延续一辈子,但是,半年前,当我第一次见到林东旭的时候,我那座筑了八年的情感墙,霎时就坍塌了。
当时,沈夜白已经丢下我,持续一个月吃住在尝试室里,他对那些科研数据的亲昵程度,已经跨越了我这个老婆。
在又一次被他的副手在电话里奉告:沈工正在尝试室,不利便接电话之后,我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做一件让他懊悔终生的事。
其实,在踏进酒吧之前,我只是想找一个能发泄郁闷的地方,我并不忍心真的伤害沈夜白,但是,我碰到了林东旭,他有一张能让所有女性着魔的脸,笑容痞气,言行举止却像个名流,他静下来不说话的时候,像极了纯真善良的大学生,但是,当他动起来的时候,又像个老谋深算的政客,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希奇的人,一下子就被他吸引了。
后来,当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具备这些特质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3
那天我要见的人,是挚友萧萧介绍给我的,听说是颇有名气的一个私家侦探,我原想让私家侦探帮忙找到林东旭,没想到私家侦探没等来,先是等来了死而复活的沈夜白,接着又撞见自己奉上门来的林东旭。
在确定是林东旭的第一时间我就扑了上去,他恐慌地瞪大眼睛,然后飞快地回身,豹子一样,一纵一跳,人就窜出去老远。
我牢牢追上去,明知无望,仍是拼尽满身气力,跑得飞快,即便追不上林东旭,能甩开这个沈夜白也是好的。
林东旭早就没了影子,我继续飞驰,直到肺要炸开了才停下来,拐进一个小胡同,一边大口地喘着气,一边紧张地转头望,沈夜白没跟上来,我松了一口吻,想起他的微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出胡同口我就换了一张新的电话卡,打给萧萧,电话刚接通我就大哭起来,我说我撞见鬼了,沈夜白的鬼回来找我了。
萧萧的声音无比惊奇:夏真,你说的话我怎么一点儿也听不懂啊?你这一个礼拜都跑哪儿去了?沈工找你都快找疯了,你此刻在哪儿?我顿时过去!
萧萧所说的沈工,就是沈夜白。她的话险些让我溃散,那晚我亲眼瞥见林东旭夹在指间的薄刀片狠狠划过沈夜白的脖子,沈夜白的脑壳立即歪向一边,脖子险些全断了,只在颈后连着一块皮肉。
后来,仍是萧萧请了个高超的遗体美容师,用了很长时间才把沈夜白的脖子缝好,又仔细把伤口处置得只剩下一条线。
是我的神经出了问题,仍是萧萧疯了?
楼道口响起脚步声,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是萧萧仍是沈夜白?
没容我多想,萧萧和沈夜白一起呈现在我眼前,他们两个跑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沈夜白扯开衬衫领子,路灯的光打在他的脖子上,那边项链一样环抱着一条黑线,清楚无比。
疲劳与惧怕一起袭上心头,我面前倏地一片黑!
4
天可怜见,我睁开眼睛时只看到萧萧,沈夜白不在!
萧萧担忧地望着我:夏真,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摇着她的胳膊:萧萧,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一个礼拜前的晚上,我们家进了小偷,沈夜白被小偷杀了,是我们两个亲自把他送进太平间的,就是这家医院!
萧萧满脸困惑:你乱说八道什么呀?沈工不是好好的嘛!
我一把拉住她,直奔地下一层。
太平间的看门人是个慈眉善目标老头,当初我和萧萧送沈夜白进来时,他还很贴心地慰藉萧萧,劝她不要太伤心。
那时我吓呆了,只是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一切,仿佛自己是个局外人,反倒是萧萧张罗一切,看着沈夜白的尸体被推进太平间,灰尘落定之后,她高声痛哭起来,在外人看来,萧萧应该更像是沈夜白的妻子吧!
老头仿佛全然不熟悉我们似的,翻出来的挂号簿上也没有沈夜白的名字,我被萧萧推出去的时候,恍惚间,仿佛看到老头朝我眨了眨眼。
5
曾经,我在这座城市里,除了沈夜白和萧萧,再没有另外亲人,可此刻这两个人一个变成怪物,一个发了疯。
而将这一切变成过去式的罪魁祸首林东旭却抛下我一个人跑了。
在与我来往三个月后,林东旭的真实面目渐渐袒露出来,他靠近我的最终目标,本来只是沈夜白天以继夜研究的那些数字。
可当他拉着我的手,深情地望着我说,只要把沈夜白电脑里那些数据拷贝出来,交给上面的人,我们顿时就可以拿到三百万,有了三百万他立即退出江湖,辞别特工生涯,跟我找个小城,朝朝暮暮在一起的时候,我立即就软化了。
我谎称得病,把沈夜白骗回家,他果真既担忧我又放不下工作,索性违反单位规定,把尝试室电脑的数据复制进U盘,想在家里的电脑上继续工作,而当他在卧室照顾我的时候,林东旭已经把他U盘的数据复制进自己的笔记本。
这一切原本筹划得天衣无缝,惋惜,在林东旭复制完数据想走的时候,却被沈夜白逮了个正着,沈夜白还没来得及发问,林东旭已经扬起手来,他的动作又快又准又狠,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沈夜白在我眼前倒下,然后,林东旭看也不看我一眼,回身就跑。
我找林东旭,并不是为了那三百万,我只想他亲口告诉我,他对我,其实是有情感的,并不是纯真地诱骗,曾经他那些深情的凝视,贴心的抚摸,一个没动心的人怎会伪装出如此真切的情感?他的逃走,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所以,我一定要找到他,跟他分担一切苦痛!
6
我在对面租了一间屋子,透过望远镜,可以明显地看到我和沈夜白的房间,那天在楼下碰到林东旭后我就知道,他一定另有事没办完,或者是想回来找我,却被沈夜白吓跑了,可无论怎样,我相信他一定会再回来的。
我守了三天,无数次地瞥见沈夜白像个无头苍蝇一样进进出出,有时候萧萧跟他在一起,他们一定是在找我,但是,林东旭却一直没有呈现。
然后,第四天,一个人闯进我的镜头里,是太平间那个老头。
他仿佛能看到我一样,对着镜头微笑,扬起一只手,手里有一团白色飘飘摇摇的,看得不太明显。
我想起那天他在医院朝我眨眼睛,看来不是我的幻觉,难道他有事儿想对我说,又不想给萧萧听见?
我跑下楼,看清他手里拿着的,本来是一个纸人。他笑呵呵地望着我:姑娘,买纸人吗?只要五千块!
我当真地看了看他,他虽然笑得很神秘,可看样子并不像在恶作剧!
他看我困惑的样子,又凑过来,轻声说:姑娘,五千块钱买一条性命,值了!
7
老头的诠释是,人死后七天之内,灵魂不会消失,只要有人用鲜血浸透纸人,招来灵魂,死者就会死而复活,这活转过来的人一切都跟以前一样,只是不会记得自己灭亡的事,而保存他生命的惟一媒介就是那个赋予他生命之人的爱,假如有一天那个人对他的爱消失,他的生命也会随之磨灭。
能对沈夜白这个呆头呆脑的工程师动心的人,除了跟他旦夕相处的助理萧萧之外,还能有谁呢?
我早就该想到的,萧萧每次提起沈工,神情都很希奇,有点儿专注,有点儿肃穆,又有点儿羞涩,那是暗恋一个人时才会有的脸色。
只是,这些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我此刻满身心关注的,只有一个人:林东旭!
老头好像已经看穿我的心思,再次伸出手来,掌心托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林东旭闭着眼睛躺在一条肮脏的胡同里,身上的血已经风干成了酱紫色。
老头的声音布满:只有你的血能救他的命,因为这世上真正爱他的人只有你一个!
8
看着无名指流出来的血慢慢浸透纸人,纸人轻轻地立起来,像个充气娃娃一样渐渐扩充出眉眼,我的心也跟着一点儿一点儿充实起来!
当活脱脱的林东旭站在我眼前,惊奇地瞪大了眼睛望着我时,我的泪水哗啦一下就喷了出来。他一直定定地望着我,忽然扑通一声跪下,声音颤动着:夏真,是我对不起你,可我真没想过要杀你的,我只是失手,你就放过我吧!下辈子我一定娶你,好好疼你!
我听得云里雾里:你乱说什么?你什么时候杀了我?我这不是好好的!
他抬起头:你忘了那天在你家楼下,你追我一直追到一个胡同里,你说假如我不跟你走,你就检举我,跟我一起死,那时我一着急就……
我想起那天在胡同口我见到沈夜白脖子上的伤口就吓得晕了过去,本来那不是晕倒,而是一次灭亡,我是被林东旭杀害了,又被谁招了魂,附体重生,而这世上真心爱我的人除了沈夜白还会有谁呢?
我重重地叹了口吻,低头看着林东旭,他兀自絮叨着:后来那些家伙食言了,不仅不给钱,还要杀我灭口,我懊悔没听你的话,假如然跟你找一个小城,过平平淡淡的日子该有多好,但是,懊悔有什么用呢,你已经做了鬼,而我还要继续过这种逃亡的生活……
我轻轻抚上他的脸,告诉他,以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只要我们此刻真真正正地拥有着相互,这就足够了。
我不知道萧萧对沈夜白的爱会连续多久,也不知道沈夜白对我的爱会连续多久,愈加不确定我对林东旭的爱会连续多久,但是,这些已经可有可无了,假如有一天,连这世上最爱你的人都不再爱你,生命也就没了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