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周的兴衰建立与灭亡

于北汉灭亡。

 

刘崇,原是一个嗜赌无赖的小人物。直到后来因为其兄刘知远的关系,才有了他的仕途之路。他先是成为河东马步军都指挥使,后被任命为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掌管河东地区。然而,随着郭威灭亡后汉、建立后周,刘崇又赶上了个主角儿。他毅然称帝,在太原建立了北汉,继续使用后汉的乾祐年号。尽管领土仅有十二州之地,他却仍有叛汉复朝的奋斗目标。为此,他向辽国乞援,与辽国结成父子之盟,互封为侄叔关系,成为辽国的藩属国。但由于军力不足,在与后周交战中失利居多。

在乾祐七年,即公元954年,刘崇利用郭威去世之机,联合辽国南下进攻后周。高平之战中,他却被后周将领柴荣击败,被困于太原城中两个多月。北汉因此元气大伤,没有资本再度南下抗战。刘崇忧愤成疾,不久便病逝,结束了他舞台剧般的人生。北汉也由此草草灭亡,成为历史上一个很特别、也很短命的政权。

任为河东节度使。

刘崇,又庙号世祖,当年可谓是玩世不恭、言行放诞。二十岁左右就追随哥哥刘知远行军征战,身上带着一股英气。后来,他混迹军令堂皇,历任虢州军校、河东步军都指挥使。天福年间,从河东节度使刘知远的庇护下,他先后担任了麟州刺史、马步军都指挥使兼三城巡检使等职务。镇守河东有眼光的他,暗中耕耘,日积月累,逐渐赢得士兵和民众的支持。

天福十二年,刘知远在太原称帝,建立后汉,时年刘崇已经成为了特进、检校太尉、太原尹。此时,刘知远带兵南下,夺取汴梁,刘崇被留守太原,又获得了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等职位。不过,这并不是刘崇晚年最想要的名声。他更愿意为自己的事业留下一笔不朽之作,建功立业。

  刘崇以开拓河东为己任,最终接任河东节度使、同平章事。但是他才刚刚坐上这个位置,便面临了前任刘知远去世,其子刘承祐继位的局面。刘承祐年幼无权,实际朝政被宰相杨邠、枢密使郭威等大臣所掌握。而刘崇又与郭威水火不容,因此心怀不安。在节度判官郑珙的建议下,刘崇抓住了以防御契丹为名义,从选募勇士,招纳亡命,修缮兵甲,充实府库,大肆扩充兵力等方面,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他还停止对朝廷上供财赋,并在很大程度上抵制了朝廷诏令,表现出强烈的反对态度。

不久,刘承祐逼反郭威,结果却在郭威叛乱中被乱兵杀害。郭威完全控制了后汉朝政,但因未得到朝中大臣的拥戴,不敢立即称帝。于是,他便命令宰相冯道去徐州迎接节度使刘赟入京,准备立其为新帝。而刘赟恰好就是刘崇的儿子。当得知此消息,刘崇既高兴又忧虑,曾经计划举兵南下,但听取了其他官员的劝阻,最终停止了这样的行动。最终,郭威经过一系列的努力,在澶州军变中被拥立为帝,建立了后周。而刘赟则被降为湘阴公。刘崇也派遣牙将李鋋入京,劝说刘赟归降,想将刘赟接到自己的阵营中来。

时北汉局势日渐危机,刘崇为了挽回颓势,开始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

   刘崇在乾祐四年(951年)终于称帝,不再继续沿用后汉的国号,而改称北汉。他即位后,命令自己的次子刘承钧率兵攻打后周的晋州和隰州,却没有取得任何战果。北汉地广人稀,民贫力弱,根本无法与后周抗衡。面对这种情况,刘崇不得不依附于辽国,并赠送高额的贿赂来获取辽国的帮助。辽国特地授予他大汉神武皇帝的尊号。然而,在攻打晋州的行动中,北汉只获取了五千辽军的援助,却无法攻破晋州城。最终,在得知后周大军即将开过来援助时,刘崇只好放弃了进攻,烧毁了营寨,率领军队撤离晋州。当时正值隆冬时节,雪花纷飞,北汉士兵疲惫不堪,连退带逃。晋州城民闻讯后都欢呼着迎接自由。这次进攻以失败告终,刘崇和北汉民众的情绪都陷入了低谷。

> 军情危急,粮草短缺,北汉军沿途抢劫粮草不成,导致士兵们食不果腹,面色憔悴,许多人不幸丧生。返回太原后,北汉军已损失将近四成。

乾祐五年(952年),刘崇再次派遣军队攻打府州,但府州防御使折德扆不仅成功抵御了北汉军队的进攻,还顺势夺取了北汉治下的岢岚军。自此之后,刘崇开始主打防守,不再轻举妄动。由于北汉既要供养军队,又要向辽国进贡,国内赋税沉重,导致百姓生活困难,许多人纷纷逃往后周境内。

在乾祐七年(954年)的正月,郭威逝世,他的养子柴荣继位,成为后周世宗。刘崇决定趁机南征,并向辽国借兵。随后,辽将杨衮率领骑兵一万、部族军五六万,共十万之众前来援助北汉。同时,刘旻也率领三万北汉士兵,以张元徽为前锋,和辽军一起南下攻打潞州。张元徽在太平驿打败了三千守军,然后围攻了潞州。但是,柴荣听到北汉入寇的消息后,决定亲率军队前往战场。

> 3月,柴荣率领士兵北上,来到泽州的高平城与北汉军队交战。刘崇以张元徽为东偏,杨衮为西偏,自己坐镇于中军,将士兵分成三个阵列。他看不起周军兵力,不听杨衮的警告,急于进攻。当时南风刮得很猛烈,这对于北汉军队来说是非常不利的。王得中认为这个时候不宜出战,但刘崇不听,赶走了他,让张元徽逆风而上猛攻周军右翼。由于北汉军队爆发了势如破竹的攻势,周将樊爱能和何徽带领的部队溃逃了,这些士兵多数加入了北汉军队,并高喊着万岁的口号,声势浩大,震撼了整个川谷。柴荣非常惊慌失措,亲自率领亲兵上前指挥战斗。此时,周军借助顺风迅速反击,北汉军队士气急剧下降。

刘崇获知柴荣出击后,命令张元徽继续进攻。但是,张元徽的战马踉跄一下,被周军斩杀。此时,北汉军队的士气已经疲惫不堪。而南风的刮劲越来越强,使得周军更加得心应手,很快就大败了北汉军队。刘崇亲自挥舞旗帜收兵,但是溃败的情势已经无法挽回。直到傍晚时分,北汉军才能够收集到约10000名逃兵,临时营地已经建在了河涧边。与此同时,由于刘崇没有听取杨衮的建议,北汉国内的民生问题也变得越来越严重。赋税已经很重了,百姓的生活遭受了极大的影响,很多人开始逃离北汉,投奔了后周。

> 杨衮一直试着警示刘崇,让他保持兵力,不要贸然出击。但是,刘崇并没有听取建议,蔑视周军。这个时候,周将刘词率领后军迅速赶到,利用战果的优势,紧随其后,重创刘崇的军队,缴获了备战物资、装备和车马等。刘崇历尽千辛万苦才逃回到太原。

刘崇深感忧愤,从此心理阴郁,无法解脱。柴荣在潞州待了一段时间,除了打败樊爱能、何徽等败军之将,没有再取得实质性的胜利。他率领士兵围攻太原长达两个月,但一直无法破城。当时,周将符彦卿、史彦超驻军忻口(今山西忻州),负责防御辽国的进攻。但是,在一次战斗中,辽国轻而易举地击败了他们。于是,柴荣在同年六月撤退。北汉王国因此元气大伤,再也无力南下。刘崇因心绪不宁染上了患病,这一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他去世。

乾祐七年(954年)十一月,刘崇的健康状况恶化,不得不命令他的侄子刘承钧为国监察。但他的病情恶化得太严重了,在不久之后就去世了。刘承钧继位成为北汉新君。

乾祐九年(956年)四月,刘崇被葬在交城北山(今山西交城),庙号世祖。这也标志着北汉王国的一个重要时期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