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忱

一次王忱去见舅舅范宁,在范宁家遇见素不相识的张玄,范宁便要王忱与张玄说话。不过张玄整饰好衣服,就相对着等待王忱发言,而王忱竟一语不发,令张玄失望离去。范宁于是向王忱说:“张玄,是南方的优秀人物,为什么不和他说话?”王忱答:“他若果想结识我,大可直接来我家见我呀。”范宁于是说:“你才智出众,真是后来之秀呀。”王忱又回应:“没有你这舅舅,哪有这个甥子。”及后范宁便告诉张玄,张玄就亲身去拜访王忱,行宾主之礼,毫不因在范宁家之事而尴尬。

 

王忱好饮酒,到后来就更加严重,可以连续数月都仍在酒醉之中,甚至行走。又曾叹道:“三日不饮酒,觉形神不复相亲。”可见其对酒的依赖。一次岳父遇丧事,王忱竟乘醉去吊祭,与十多名宾客手牵手,披头散发并裸身而入,围绕伤心痛哭的岳父走了三圈就走了。在酒醉之时,王忱又自称“上顿”,所以日后人们就以“上顿”来形容豪饮 。

苻朗曾经这样形容王忱及王国宝:“非一狗面人心,又一人面狗心是邪?”以王忱貌丑而有才,王国宝有美貌而心狠。

王忱信佛,他任荆州刺史时高僧释僧辅正在荆州上明寺,王忱因为释僧辅贞素,于是请其为“戒师”,一门人都信奉。

王忱与王恭曾经十分有友好,一次王忱到会稽扫墓,时随父亲王蕴在会稽的王恭去探望王忱,竟因倾谈而在十多日后才离开。王蕴听后预言二人将因爱好不同而做不成朋友 。后来王恭顾虑晋孝武帝与会稽王司马道子两派的朋党之争,向王忱表示忧虑,并希望两派能够和好,同心为国。王忱虽然同意,但由于怕自己所言不被司马道子所纳,于是请司马道子宠信的袁悦之传话。然而袁悦之却一直想离间王恭与王忱的关系,竟在司马道子面前怒斥王恭“妄生同异,疑误朝野!”王恭于是以为王忱陷害自己,而王忱亦无法说明自己清白,于是关系破裂 。

一次王恭与王忱一同到何澄里作客,但他们在席间闹得不和谐,王忱劝王恭饮酒,但王恭不喝,王忱坚持并强来,并各自拿起对方裙带。王恭府中近千人都被叫来何澄处,而王忱虽然随从少但仍上前,两边似乎要打起来。何澄见此没有办法,只好坐在两人之间分开他们。因着权贵和财富而结交,古人认为是羞耻的。

桓玄被召为太子洗马,停了船在荻渚。而王忱去探望桓玄,其时他服五石散后已有少许醉意。桓玄为王忱备酒,而王忱因服五石散而不能喝冷酒,于是频频命人“温酒来”。“温”是桓玄父亲桓温的名讳,王忱犯了桓玄的家讳,桓玄于是呜咽的哭了起来。王忱见此打算离去,但桓玄却以手巾擦泪,说:“犯的是我的家讳,与你何干呀!”王忱因而感叹道:“灵宝(桓玄小字)你这么旷达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