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晨象棋七子之道

古老的象棋早就向人们暗示了,人生最难的功夫就是做好配角。诚如一局象棋,下到马炮残局:棋盘空间无限、个中变化多端。

(作者:张晨,张玄弈和邵如凌冰之师、象棋文化传播者)

(一)将帅之道

九宫是象棋之始,九宫乃是王之所居,王原来应该在中宫。但是象棋中的王却居离宫,因何居离宫。离卦上下皆火,意含不和,皆因王有并吞八荒之心。所以,象棋初始之阵即含不和之势。对局一开,岂有罢兵成和之理。

中国王道有言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又有言曰“天无二日、国无二君”。象棋中将帅不可同处一条开放纵线即合此意。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在古代,君王与大将军的关系非常微妙,君王拜将万分隆重。君王与大将军各执虎符一半,大将军出征既是代表君王出征。所以,象棋中的将和帅就是王。如果王过分干预大将军带兵打仗,则多半得到的是败局。比如岳飞和袁崇焕。

反观中国历史,列朝列代的开国皇帝都是戎马一生的战将,江山都是亲自带兵打下来的,倒是后代因为久居宫中享乐太平,将自己的将帅本领都废弃了,最终落得个身败名裂、江山易主的下场。

将帅不出九宫,却能指挥千军万马,此应“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古语。象棋中的很多攻杀都有将帅的直接参与,正是体现了将帅的决定性作用。历史上御驾亲征的战例也不在少数。当然“王不可轻动,动则必胜”也是古代中国帝王之道的重要纲领。

象棋盘中将帅宁死也不出九宫,这一规则饱含了中国古代的信义之道。“头可断、血可流,祖宗基业不可丢”,这是王道,是信义。历史上江山破败,选择自戕的帝王比比皆是。而选择偏安一隅,禅让帝位的皇帝一直都是小说家笔下的调侃对象。而将帅镇守城池,宁死不降的精神也是流芳百世,如文天祥、史可法。此也是王道的体现。

一局象棋,下到残局棋子稀少天地宽,虽然徒增无数空间,但是牺牲许多子力。此中饱含中国古老的劝诫“兵者凶器,不得已而为之”,“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上策。所以“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象棋速胜局常为人们津津乐道,对于“剥光猪”式的棋局并不推崇。中华民族自古就是热爱和平的民族,轻易不起战事、不动兵戎,由象棋可见。

平头百姓喜下象棋,既能满足自己的王道,也能体现信义之道。此诚象棋的魅力所在。所谓棋品即人品,说的就是象棋。

(二)士之道

士是象棋盘中身份特殊的兵种,是唯一终身不离将帅左右的子力。士行斜线而不出九宫的寓意丰富。

士是王的贴身卫士,既能卫王也能陷王,这一点颇似古代的宦官。汉末十常侍乱政就是士陷王的表现,在棋盘上经常会出现驼背士导致闷宫杀。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卫王,双士总比单士力量强一些,比如单士不敌单马,双士却可谋和。

王出宫为将,卫士非常重要,卫士在关键时刻选择牺牲自我给将帅腾出活命的空间是棋盘上的常用技法。这一点也体现了卫士的信义。比如三国中曹操嫖宿导致典韦牺牲的故事。

卫士为何走斜线呢?

古代将帅于中军帐中坐镇,帐外卫士手持长枪或画戟守卫,逢敌方来使需进账面见主将时,卫士标准的显武的方式就是双枪或双戟交叉形成兵器门,胆小的来使面对这种阵势早就吓得失去了锐气。而卫士随将出访,都是将在前坐,卫士二人于身后两旁叉手而立,最典型的莫过于三国早期刘备坐关张叉手利于身后。

因此,棋盘上的士走斜线恐从此演化而来。

九宫之数横竖斜三线相加之和皆等于15,将帅遍访九宫,但路线是走纵横。士走斜线正好弥补斜向缺失。走法设计不可谓不周到。

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在简单残局阶段,走斜线的双士可以守卫同样走斜线的马,对于走直线的车却无能为力只能束手就擒。这岂不是应了邪(斜)不压正(直)之理。

(三)象之道

象棋的象可谓是棋盘中最为独特的一个角色,它是唯一在棋盘的初始状态下按照走子规则可以遍历棋盘四边和中心的棋子。从这种特性可以发现,因为王不出九宫,所以象实际是代表王管理疆域的重要助手。由此可见,象棋中的象从功能上是模拟了宰相的角色。

中国历史上,宰相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很多名相都是名垂青史的,比如姜子牙、诸葛亮、魏征、赵普等等。姜子牙在《六韬》中就已经提出了“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由此可见象的寓意中有包含天下的心胸,纵观宇宙之气概。而在象棋的对局中有句格言叫做“缺象者多势危”,由此可见象的重要地位。

“赵匡胤五步输华山”是象棋中流传很广的一则故事。这则故事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赵匡胤是个自认为水平很高的象棋超级棋迷,宋朝的棋待诏设有象棋,在宋朝象棋也是风靡全国的智力运动。再观宋朝的历史,宰相把持朝政,把武将的地位降得很低。这种文强武弱的政策或许真的是宋太祖从象棋中领悟的王道也未可知。

宋朝的历史跟宰相的关系非常大,有王安石、司马光这样的名相,也有秦桧、蔡京这样的奸相。从象棋对弈中的招数看,高手飞相的妙手被赞为“将军脱袍有妙招”、“天外飞仙”等,而低手飞相的败招又叫做“臭棋乱飞象”。象棋泰斗胡荣华在讲座中就曾经告诫象棋爱好者“臭棋乱上士象”。象棋的象可真的不容易用啊!赵匡胤的确是用象的高手,不过他的子孙后来倒真得变成了“臭棋乱飞象”的低手,低到居然能用自己的象把车给灭了,比如赵构借秦桧之手“莫须有”杀了岳飞,最终导致江山败落。

朱元璋做了皇帝后为了独揽大权,居然废除了宰相,还下了个禁博弈令。禁博是对的,禁弈实在是矫枉过正了。也反映了朱元璋对象棋的精髓是不懂得。结果朱元璋废除宰相之后,发现天下之事自己根本不能处理,自觉废相之举是错误的,不过又不肯认错,然后换了个头衔叫做内阁大学士。其实还是恢复了象。历史巧合的是朱元璋的后代也不会用象,到了最后居然出现了魏忠贤这样“士”不像士、“象”不似象的怪胎,真正应了“臭棋乱上士象”的棋谚。

象之道乃是王之道的延伸和拓展,古代棋人对于象之道认识不足,居然一度把飞象局视为不可行之局。自从胡荣华为飞象局正名以来,现代象棋中的飞象局已经成为了高手的常用布局。这确实是象棋的里程碑式的飞跃。

(四)车之道

车——象棋盘战力最高的一员,车的得与失常常直接左右棋局的胜负。比如三国中的虎牢关大战,吕布不胜后董卓即败。

正因为车的战力高,所以在棋盘上威力巨大的同时也常常遭遇伏击。车的运动形式也的确像古代的战将一样身先士卒。在古代,这样的大将往往被委以重任、甚至戍守边疆。不过,这些大将的命运似乎也和棋盘上的车很相似。棋局到了关键时刻,弃车擒王和舍车保帅是常用的技战术手段。

悲剧的是,在古代这样的大将在被重用的同时也被猜忌和陷害。而陷害他们的往往都是朝中的文臣。从棋盘上来看,单车无奈士象全,车都是直来直去,一往无前,而朝中士象都是弯弯曲曲,斜行迂回。大概古代的名将最终遇害的都是因为过于耿直,不识迂回之术。比如岳飞的下场。而马炮能轻松取胜士象全,正是因为炮直行之中有跳跃、马跳跃之中有迂回。

作为车这样的大将,虽可独当一面,但切忌自以为功高盖世而藐视群雄。三国中的吕布和关羽都是因为自以为天下无敌而兵败丧命的典型。棋谚曰“车不立险地”,关羽就是因为过于自负,立身于险地,被吕蒙偷袭了荆州。

自古外将与内臣不和,表现于棋盘中就是车要入九宫,必然造成士象让位或象路不通,比如贴身车需要士象让路。这种棋盘上棋子的运动居然暗含着这种朝廷的明争暗斗。可是为何失败的都是外将呢,正是因为内臣得了地利,距离王近。而外将直来直去,不能很好的跟王进行沟通,甚至完全不明白王的心思。

千古留名的大将正如棋盘上的车一样,国家安宁时镇守边疆任劳任怨,朝中有难必定千里驰援不辞辛劳。这也是信义忠勇的体现。

棋谚云“车正永无沉底月”,车就是正直的化身,如能摆正与王的位置,连背后的偷袭都不惧(象棋实用残局“海底捞月”)。这反映了古代手握重兵的大将和君王的关系就在一个字“正”。

中国有句古话“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这句话充分体现了车的优缺点。体现于棋盘上,车马的配合变化要比车炮、双车的配合丰富很多,正是因为车马的配合中包含了“直中取、曲中求”的人生哲理。所以当看到另一句话“大丈夫能屈能伸”时,笔者不仅想到总结出这句话的第一人或许是一位历尽磨难的象棋高手啊!

(五)兵之道

兵卒是象棋盘中最弱的棋子,但是也是最富变化的棋子。

很多人都会提到国际象棋中的兵的升变规则,以为可以引入象棋以丰富变化,其实象棋中的兵早就富含了升变的特性,只不过在表现过程中更加考验棋手的水平。棋谚云“小卒过河赛如车”就是升变了。而在象棋规则中,“未过河的兵卒不算子力”和“过河兵卒与对方的任何棋子交换都不算得子”的规定都反映了象棋中兵的升变。

古代战争中,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某个大将的牺牲,而是发生了兵变。三国时曹操与袁绍对抗时,为了防止兵变就曾经干过牺牲粮官的事情。在棋盘上,水平越高,兵卒越重要。比如一代宗师杨官璘就被称为爱兵模范。

兵的命运凄惨而又壮美。

每个兵都有一个伟大的理想,即“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然而更多的都只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冤魂。

中国一直有句话称被利用后就抛弃的叫做“过河的卒子”,其实象棋盘上过河的卒子正凝聚了一种古老的精神“一往无前的大无畏精神”。“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荆轲何尝不是一只过河卒子。

然而兵为什么要被称为士兵,在古代士大夫阶层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士为知己者死”的精神其实是兵卒一往无前的根本性情,没有精神的兵被蔑称为“散兵游勇”,他们的身上没有“士”的精神,当然也就不能被称为“士兵”了。

兵过了河就没有了退路,要么上演“小鬼坐龙庭”,要么战死疆场。“不成功便成仁”的信义永存在兵的心中。

“用兵如神”是古代赞美将帅的最高水平,象棋盘中把看似行动迟缓的兵用得恰到好处,不是一朝一夕所能练就的。所以,“七星聚会”被列为排局之王正暗示了人们对于用兵如神的景仰之情。

(六)马、炮之道

在象棋对弈中,马炮棋最考功夫。象棋也经常被称为马炮争雄,可是从兵种的定型上来看,是先有马而后有炮,可是从象棋棋艺发展的角度来看,却又是弈者先会用炮然后会用马;再从排兵布阵来看,开局之始炮在马前,而对局之中却多是炮在马后了。确实是妙趣横生。因此将马炮合并论其道。

棋盘中的车立马横刀,棋谚“一车十子寒”,然而马炮合力足可抵车,更多的时候是车不能胜的局势马炮可胜,比如马炮必胜士象全,单车却无可奈何。这一个先天的子力组合特征,充分体现了象棋中早就蕴含着合作的思想。常有人批评中国人的合作精神不如西方人,举的最多的例子就是足球,也经常调侃“三个和尚没水喝”。其实,只要会下象棋,这种合作的道理自然就懂了,棋谚“三子归边一局棋”就是高度的概括。看来要提升人们的合作思想,象棋就是一个最佳的抓手。

马炮配合包含着阴阳相合的思想,炮走直线为阳、马走斜线为阴。炮的远程攻击能力强,而马的近身控制强,强强联合变化无穷。

接下来再单说炮,炮是象棋盘上了不起的发明,棋谚云“炮乃军中之胆”。炮在开局之初最大的作用是协助构建阵势,著名的屏风马、反宫马、单提马阵型名虽为马,如果没有了炮的协调就什么都不是。在中局炮更多的时候主要用来制造牵制给其他的子力创造主攻的机会。似乎,炮就是棋盘上的最佳配角。

在对局中,水平较低的棋手经常不能领悟到炮的协调作用,早早的炮位就乱了,结果阵型糟糕很快败局。

接下来再单说马,马在开局之初是最弱的大子,对方的车炮兵很轻松就能给它制造障碍。马的活跃要依赖于其他棋子的帮助,要请炮或象帮助生根,要请车帮助迅速开通马路。所以初学象棋者甚至觉得马是累赘。

马——其实是棋盘上最能忍辱负重的角色。

因为先天的缺陷,在人多的时候,马的表现并不突出。可是,当棋局变得复杂起来,双方阵型犬牙交错,马的多点控制的能力就开始显露出来了。当棋盘的中原地带变得开阔起来时,突然发现马顿时成了“威震八方”的英雄。也正是因为马善于“立足一点、多点开花”的本领,使得马成为了破解象布下的八卦阵的最佳先锋(可以参见笔者的文章“象棋盘暗合八卦阵”)。

马炮配合就是忍辱负重的配角,其实现实世界中配角何尝不是主流呢?

古老的象棋早就向人们暗示了,人生最难的功夫就是做好配角。诚如一局象棋,下到马炮残局:棋盘空间无限、个中变化多端。

人学研究网·中华文明栏责编:紫天爵